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因祸得福
    “拼了!”

    面对这种压迫,唯有拼死一战,方有一线生机。

    凌尘也被激发起来了强烈的战意,事到临头他绝对不怯场,全身一鼓荡,凌天剑经疯狂运转起来,筋骨,肌肉都膨胀了起来,一股浩然剑气释放而出,震慑千山万水的妖魔鬼怪。

    拔出腰间长剑,凌尘反手直刺那魔猿的咽喉。

    魔猿吃了一惊,脸上明显震惊,他感觉到凌尘剑上的浩然正气,这股真气对他的灵魂都有一种压迫感。

    砰!

    魔猿身体虽大,但是反应却不慢,它抡起手掌就是一拍,那股凶猛的劲道直接震飞一切,凌尘的身体倒飞出了十数米远。

    凌尘手中的长剑都险些被击飞,口角溢出鲜血,可怕的力量竟然渗透进入了他的经脉,蛮横地冲入丹田之中,噼里啪啦的乱想,想对他的身躯造成破坏。

    “凌天真气!”

    他暗暗怒吼一声,身躯之中的真气犹如数十条小蛇游走着,化解了经脉之中的暗劲。

    嗤嗤嗤!

    这时候,凌尘的身体发生着惊人的变化,他的经脉在凌天真气的运转下膨胀扩充了起来,不仅仅是经脉,甚至血管,骨骼,都是受到了真气的强化,变得粗大,紧凑,极富力量。

    在这股可怕的逆境压力下,凌尘竟然完成了凌天剑经的第一转“锻筋骨”,这一下子体质大增,身体里面充满了力量。

    如果说之前凌尘拥有一头猛虎的力量,那么现在,那他至少拥有三头猛虎的力量,足足增强了三倍有余。

    “哈哈,真要多谢你这头畜生,若不是因为你,我也无法在短时间里练成第一转。”

    力量成倍增长,凌尘信心也是顿时大增,此消彼长,这魔猿也就是蛮力大,而且似乎还受到了某种限制,发挥不出全部的力量,要不然,刚才那一下他已经被拍死了。

    吼!

    那魔猿勃然大怒,它智慧再低,又如何看不出,凌尘突然间有了突破,非但没死,实力还不降反增。

    与此同时,凌尘的身躯大鸟一般跃起,大风剑歌四大杀招,招招直指要害,攻击向魔猿那庞大的身躯。

    噗嗤!

    剑光飞舞,眨眼间,凌尘便在魔猿的脖子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剑痕,伤口血肉模糊,几乎可以看到脖子上的动脉。

    魔猿似乎觉得从来没有这样憋屈过,凶性大发,竟是将旁边的大树给倒拔了出来,蛮力带动,疯狂舞动,瞬息之间就卸掉掉了凌尘所有的劲道,最后狠狠地和凌尘的长剑碰在了一起。

    铛!

    不出意料,凌尘手中的长剑直接被击的笔直暴射出去,最后狠狠地插在了一棵大树的树干上,深深地嵌了进去。

    “糟糕。”

    凌尘心中刚起不妙,迎面有一股凶猛的劲风狠狠袭来,转眼将他笼罩而住。

    砰!

    魔猿一拳狠狠地甩在了凌尘的胸口位置,当即把凌尘给掀飞了出去。

    身体撞在一棵粗壮的大树身上,凌尘感觉体内如翻江过海,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然而魔猿的攻势却并未就此停下,凌尘的身体才刚稳住,又是一只毛茸茸的巨掌拍了下来。

    “畜生,尔敢?”

    凌尘也是有些怒火上涌,避开了那凶悍的巨掌,右手紧握成拳,狠狠地轰在那魔猿的胸口上。

    这一拳力道刚猛,然而打在那魔猿胸口上却只是留下一道拳印,并没有造成多大的损伤。

    砰!

    一拳未中,凌尘连忙闪避,那巨掌将凌尘依靠的树干直接捶断,力量惊人。

    “这畜生皮太厚了,一般攻击很难奏效。”

    心中如此想着,凌尘脑海中念头急转,他忽然瞥见那魔猿脖子上血肉模糊的剑伤,当即一咬牙,以掌为刀,狠狠轰向那魔猿的咽喉。

    啪!

    这一掌并未彻底落下,便被那魔猿给抓握住,没能击中伤口。

    桀桀……

    那魔猿口中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那模样似乎也是在讥讽凌尘,好像在说,你这下死定了。

    卡擦!

    却不料突然间清脆的一声响起,凌尘在用掌刀没能奏效的情况下,竟然直接对着魔猿脖子上的动脉一口咬了下去。

    这一咬,凶狠无比,直接将那暴露出来的动脉给咬断了。

    霎时间,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而起,震彻大半个天魔林。

    咕咚!咕咚!

    魔猿的动脉断裂,大量的鲜血从断口狂涌入了凌尘的口中,继而被灌入了他的体内。

    凌尘根本阻止不了魔猿鲜血入口,这些魔猿的精血,仿佛犹如滚烫得开水一般,所过之处,体内的肌肤立即传来一阵剧烈的灼痛感。

    转眼间,凌尘的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皮肤变得赤红,像是被人给架在火炉上炙烤一般。

    而且这魔猿精血之中,似乎包含着某种狂暴因子,能够扰乱人的心神,使人变得疯狂。

    “这魔猿血有问题!”

    凌尘感觉身体欲要炸裂,就欲抽身后退,却不料这时候凌天剑经突然运行了开来,一口真气强烈上涌,竟是反而加速了凌尘吸取魔猿精血的进程。

    “完了完了,这次没死在奸人手里,倒是被这功法给害死了。”

    凌尘的心顿时感到拔凉拔凉的,这魔猿精血中蕴含了极为狂暴的能量,哪怕是一口都足以撑爆一名普通武者,这么肆无忌惮地吸收,那不是找死么?

    砰!

    在凌尘的疯狂饮血下,魔猿的眼中最后一丝生机也是慢慢溃散,那两人多高的身体轰然倒下,再无气息。

    凌尘连忙原地盘腿坐下,竭力运起凌天剑经,压制体内欲要爆发的魔猿精血。

    嗤嗤嗤……

    那等狂暴力量,令得凌尘的皮肤都是寸寸裂了开来,而在那皮开肉绽的血肉之中,竟是有着一丝丝青烟冒了出来。

    剧烈的疼痛,就如刮骨削皮一般,差点要把凌尘给痛晕过去。

    另一方面,那魔猿精血中的狂暴因子又在不断地冲击着凌尘的心神,想要令他丧失神智。

    凌尘的眼瞳中,都是有着一丝红光闪烁不定,透露着狂暴的气息。稍有不慎,恐怕将走火入魔,变成一个疯子。

    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凌尘没有被击垮,然而豆大的汗珠,却是不断地从其额头上滚落而下。

    人体最为脆弱的便是体内的皮肤,五脏六腑,这比身体外面的痛苦要凶猛得多。

    换成普通人,非得活生生地痛死不可。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凌尘的痛苦方才开始减弱下去。

    他的心神,也是逐渐趋于稳定。

    “总算压下去了。”

    凌尘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息,心里面暗暗庆幸,多亏他修炼的是凌天剑经,这门强大的功法能够压制住魔猿的精血,否则的话,他必死无疑。

    嗤嗤……

    凌尘体内的凌天真气开始运转,慢慢炼化着体内乱窜的魔猿精血。

    这些狂暴的精血,一部分被凌尘炼化,融入了血脉之中,然而还有着相当一部分,如同顽石一般,却连凌天真气一时半会都无法炼化,只能将其悉数驱赶至丹田之中,汇聚成了一块鸡蛋大小的血色晶体。

    这一块血色晶体,蕴含着魔猿精血十之**的力量,而凌尘现在吸纳的,恐怕不过其中的一两成。

    “没想到居然因祸得福了。”

    凌尘感受着体内澎湃无比的能量,心中也是一阵惊喜,这魔猿精血,简直是堪称顶尖的天材地宝,大补之物,对他的血脉都有着改善的作用,大大提升了身体力量。

    这般提升,比修为的提升都来的重要。

    不过这股魔猿精血的力量,凌尘还不能随意地吸收炼化,那里面蕴含着相当狂暴的因子,搞不好便会形成反噬,让人发狂。

    “得离开了。”

    凌尘不敢再继续久待下去,这个地方太诡异了,要是再窜出来什么个怪物,他可吃不消。

    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慢慢消化这次的成果不迟。

    一念及此,凌尘也是将那邪血刀客的人头取下,然后一转身,离开了这片天魔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