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地下武斗场
    神意门。

    真传弟子院落,天河院。

    “云天河师兄,我们有要事禀报。”

    两名弟子急匆匆地走进无尘院,来到云天河面前。

    “说。”

    云天河正在院子里面练剑,见得这两人到来,也是停了下来。

    “孟渊师兄已经有一个月没音讯了,我们怀疑,他已经死了。”

    其中一名弟子低声道。

    “死了?”

    云天河眼睛眯了起来,“怎么死的?”

    “不清楚。不过据我们所知,他是因为追踪凌尘才失去音讯的。”

    “你的意思,是凌尘杀了他?”云天河眼瞳微微一缩,旋即摇了摇头,“不可能,以凌尘的本事,怎么可能杀得了孟渊。”

    那两名弟子相对一视,其中一人也是接着说道:“本来我们也是这么以为的,但是凌尘上次回宗门的时候,竟然完成了诛杀邪血刀客的任务。”

    “不仅如此,近来不少弟子在铜人阵中遇到了凌尘,据他们描述,凌尘近来武功大进,疑似至少有了五重境层次的修为。”另一人也是上前禀报道。

    “这小子真是属蟑螂的,居然这么快就回到五重境了。”

    云天河面色微沉,凌尘的成长速度,着实让他有些意外,明明已经被废了经脉,就算再天才,也不该恢复得这么快才是。

    “看来一个月后的武斗台上,我必须解决掉他了。否则还真是心腹大患。”

    云天河握紧了拳头,他可不会坐视凌尘继续成长,一个月后,就是凌尘的死期。

    “还要等到一个月后么?那凌尘现在已经去了武城,他的意图很明显,显然想借武城的地下武斗场磨炼自己,寻求极限突破。”

    “是啊,要是被他成功了,后果不堪设想。虽然云师兄您稳操胜券,但我们还是要防患于未然啊。”

    两人皆是拱手道。

    云天河眉头紧紧蹙着,以他的高傲,自然不愿意这个时候打什么小主意,但是这二人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不得不防。

    沉吟了一会,云天河方才抬了抬手,终于有了决断。

    “传我指令,让冯冲去武城一趟。”

    “是!”

    两人眼中浮现出一抹亮光,冯冲可是云天河的左膀右臂,没想到这次居然会派出此人出手,那这次凌尘十有**是死定了。

    ……

    武城。

    整个风之国内,除了都城之外,最有名气的便是这座武城,都城因为是风之国朝廷所在,所以地位不容撼动,但是武城的背景却也不容小觑,那就是黑市。

    黑市名义上是一个松散的商业势力,但实际上,它背后的势力却错综复杂,有世家,有正道宗门,甚至还有魔门。

    五大国之中,每个国家都有黑市存在,如果说国家是存在于阳光下的统治势力,那么黑市,就是存在于黑暗中的另外一大势力。

    总之,这是一个法外之地。

    武城是风之国黑市的老巢,这里的地下武斗场,更是名闻五国。

    地下武斗场的位置,就在武城的正中央,和名字正好相反,地下武斗场建得极为宏伟,高数十丈,占地数百亩,俨然是武城的标志性建筑。

    当凌尘抵达地下武斗场时,这片地域也是人山人海,随处可见实力强大的武者,当然,大部分武者的修为不高,他们来到此地,单纯为了凑个热闹,观摩学习。

    “请为我安排一下战斗,我要挑战十连胜。”

    凌尘找到了地下武斗场的执事,他准备直接挑战十连胜。要知道从十连胜开始,便是地下武斗场所属的一种荣耀,任何在地下武斗场获得十连胜的人,都会获得地下武斗场的十连胜令牌。

    这十连胜令牌没什么特殊意义,但是在江湖上却是实力的一种证明。

    更不要说,十连胜上面还有二十连胜,五十连胜,乃至于恐怖的百连胜。

    “十连胜?”

    那名执事打量了一下凌尘,而后面色也是微微一凝,问道:“阁下,是六重境武者?”

    “没错。”

    凌尘点了点头,他戴着面具,并不认为别人会认出他来。

    “好,我会尽快为你安排战斗。”执事点了点头,旋即变得郑重其事,“不过在此之前我必须提醒你一下,到了我们地下武斗场,脑袋便悬在腰上了,随时有丧命的危险。”

    “这我知道。你们地下武斗场不也提供了丰富的奖励么,机遇和风险并存,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凌尘依旧淡淡地点了点头。

    这里观战的武者数量少说有数百人,都几乎每场战斗都会进行赌斗,地下武斗场从这些人身上赚了大钱,所以相应的,提供给出战武者,特别是连续取胜的武者极为丰厚的奖励。

    十连胜的武者,能够从地下武斗场得到一坛培元灵液,那是比聚气散更为珍稀的宝物。

    “行,那你在此稍坐,稍后会有专人通知你。”

    说罢,执事也是转身去安排去了。

    凌尘寻了一个较为偏僻的座位,坐下闭目养神,安静等待。

    ……

    地下武斗场内,一名穿着宽松金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首领!”

    地下武斗场的人见到来人,尽皆躬身行礼,一个个态度恭敬的很。

    “今天的武斗台上,可有出现什么优秀的武者?”金袍中年问一名执事。

    “目前没有发现。不过刚刚来了个戴面具的年轻人,说要挑战十连胜,我已经给他安排下去了。”那名执事回答道。

    “哦?挑战十连胜?”金袍男子眉头一掀,点了点头,似乎来了兴致,“走,看看去。”

    巨大的武斗场中央,矗立着一座方形擂台,擂台周边坐着密密麻麻大量的观众,金袍男子在武斗场上搜寻了一番后,便是望向了最中央的擂台。

    只见得在那擂台之上,已经有着两道人影,相对二十米而立。

    其中一人白衣飘飘,腰佩长剑,气质飘逸,脸上戴着面具,赫然是凌尘。

    在他对面的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黑衣青年,修为在五重境上下。

    以这般年纪,能够修炼到五重境,资质也属上佳。

    这第一局,地下武斗场的用心很明显,是要探探凌尘的底。

    派出修为越高的武者出战,要付出的代价也就越高。

    毕竟地下武斗场是商业势力,他们考虑的自然是如何能让利益最大化,以最小的代价达到目的。

    在地下武斗场的执事眼里,试探凌尘,一名五重境武者已经足够了。

    “杨家杨靖,请赐教!”

    黑衣青年拿起手中的战刀,向着凌尘抱了抱拳。

    “出手吧。”

    凌尘双手抱在胸前,没有拔剑的意思。

    “居然这么小看人?”

    杨靖将真气注入战刀之中,他含怒一喝,纵然一跃,一刀凌空斩向凌尘面门。

    自始至终凌尘脸色没变过,直到那杨靖的刀锋杀至于面前的瞬间,他才抬起眼皮,脚掌一点,身形骤然向后飘移而去。

    杨靖的刀锋距离凌尘面前仅咫尺之遥,然而始终却保持着这咫尺距离,伤不到凌尘分毫。

    “可恶!”

    面色一沉,杨靖疯狂提起真气杀向凌尘,他就不信自己连凌尘一根汗毛都伤不到。

    终于,他将凌尘逼到了擂台边缘,击败凌尘的机会终于来了。

    “给我败!”

    杨靖面上满是喜色,这一刹那他仿佛看到了凌尘的破绽,当即拼命刺出手中战刀,欲要趁此机会取得胜机。

    砰!

    刀芒从凌尘身侧擦了过去,下一刻,杨靖连人带刀掉下了擂台。

    “多谢手下留情。”

    杨靖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忙向凌尘投过去感激的神色,从头到尾他连凌尘的衣服都没碰到,后者如果想要他的命,那真是易如反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