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击杀
    噗嗤!

    剑芒从冯冲的掌间擦了过去,在冯冲瞪大的眼眶映射中,刺进了冯冲的身体。

    鲜血迸射,这一剑直接洞穿了冯冲的身体,在他的身上留下一个血窟窿。

    “居然反杀了!”

    几名执事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神色震惊莫名。

    只是在眨眼间,冯冲的优势便荡然无存,被凌尘一剑反杀。

    “刚刚那一剑实在是太惊艳了,简直是神来之笔,天外一剑。”一名执事脸上充满着赞叹之意。

    “是啊,冯冲在这一剑下毫无招架之力,就已经丢掉性命了。”另一名执事也事感慨不已。

    黑市首领望着那擂台之上,眼神微微一凝,“那冯冲还没有死,刚刚凌尘好像手下留情了。”

    此刻,在那擂台之上,凌尘已经将长剑收回了剑鞘,他走到那冯冲面前,瞥了后者一眼,“今日我不杀你,回去告诉云天河,一个月后,宗门武斗台上,我必取他性命。”

    说完,凌尘也是转身准备走下擂台。

    “废物,给我死!”

    冯冲眼中充满着怨毒之色,竟是突然挥动衣袖,向凌尘后背射出一道毒刃。

    叮!

    凌尘看也不看,反手就是一剑,将那毒刃给击得倒飞出去,毒刃反射回去,正好射入了冯冲的额头。

    这一次,凌尘可没有再手下留情,他已经给过一次机会,就不会再给第二次。

    台下的观众已经沸腾。

    十连胜强者!

    光是这个名号就让人感到一阵热血上涌,而且凌尘的实力他们都看见了,这十连胜中并没有任何的水分,每一战都是惊心动魄,特别是最后几场,那对手可都是重量级的。

    欢呼和呐喊的声音,犹如潮水一般,一波连着一波。

    强者,历来是受尊崇和敬仰的。

    生死战结束后。

    “凌少侠,这是你的战利品。”

    武斗场的执事将一木箱交给凌尘,木箱打开,里面赫然是一个酒坛,凌尘解开坛盖,顿时间,一股浓郁的药香也是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这便是培元灵夜,用于稳固根基,提升武道修为的好东西。

    只有十连胜才会获得培元灵液,这种灵液需要不少珍贵的药材配置,价值不菲,所以凌尘才会选择要挑战十连胜。

    当然,这是一方面原因,还有一方面原因,凌尘是想通过这地下武斗场,来磨炼实战经验,寻求突破的契机。

    风险越大,收获自然也越大。

    此外,那黑市执事还交给了凌尘一面白银所铸的令牌,上面赫然刻着“十连胜”三个字,而在令牌的背面,则是两头猛虎相搏的图案,这正是地下武斗场的标志。

    凌尘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点了点头,便准备离去。

    “少侠请稍等一会。”那位执事却将凌尘拦下。

    “还有何事?”凌尘目光微眯。

    地下武斗场隶属于黑市,而黑市,在整个五国范围内都属于极其强横的势力,信誉口碑一直良好,虽然凌尘并不担心这地下武斗场会因为一坛子培元灵液对自己不利,可还是得警惕防备着点。

    “是这样的,我们武城黑市的首领想见你一面,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执事道。

    “黑市首领要见我?”凌尘神色一动,旋即点了点头,“没问题。”

    这边刚刚应下,那边,在几名执事的簇拥下,一名金袍中年人便缓缓走了进来。

    “哈哈,不愧是神意门的天才少年啊,今天的表现,真是让秦某人大饱眼福啊。”金袍中年人笑声爽朗。

    凌尘眼瞳一缩,立即拱手道:“见过秦山前辈!”

    武城的黑市首领秦山,在整个风之国属于风云人物,大宗师级别的顶尖高手。这样的人放在神意门,那也是等级很高的长老,凌尘表现得尊敬一点是应该的。

    “你们先下去吧。”秦山朝那几名执事挥了挥手,后者几人立即躬身离去。

    “不知道前辈找到在下,可是有何要事?”

    凌尘还不知道这黑市首领是敌是友,不过想来对方应该不大可能是敌人,否则的话,今天在武斗台上,对方完全可以做点手脚,派出更强的武者,乃至于杀手取他性命。

    “没什么要事,只是想和你聊聊你父亲的事情。”秦山笑吟吟地道了,但那笑容之中,似乎又别有深意。

    “我父亲?”

    凌尘愣了愣,旋即眼中浮现出些许的精光,“秦山前辈,难道知道什么关于我父亲的消息?”

    他一直都不相信凌天羽会被人所杀,但是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依然没有任何对方的音讯,如果没有出事的话,为何迟迟不出现?

    “我还正想问问你呢。”

    秦山摊了摊手,神情看上去有些无奈,“我与你父亲还算有些交情,从你的身上,可以看到不少他的影子,聪明绝顶,武道奇才,我还真是不相信,他就这么轻易给死了。”

    “这件事情,我也不清楚。现在武林中盛传,是我母亲柳惜灵害了我父亲,和魔门圣巫教里应外合,导致了神意门的那场大变。这件事情,必须要找到我的母亲,才能够知道事情的真相。”

    凌尘可不相信江湖上的传言,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的母亲有没有嫌疑他不清楚,但是那云天河肯定有嫌疑。

    “如果不是你母亲,那她为什么要回圣巫教去呢,而且还重新成为了圣巫教的圣女,叫人不信都难呐。此事疑点太多,恐怕其中原委也十分复杂。”

    秦山皱了皱眉,旋即摆了摆手,“算了,不说这些莫须有的东西,我听说一个月后,就是你和同为神意门四大天才弟子之一的云天河生死决战的日子,此战,你可有把握?”

    “并无十分把握。云天河的实力现在是什么程度,我也不知,而且我担心的是,即便我在台上战胜了云天河,只怕到最后输的人还是我。”

    凌尘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他担心的是神意门的那些长老,这些人当中估计有一部分和云天河有联系,就算他击败了云天河,恐怕也杀不了对方,反倒有可能让那些长老给害了。

    “这点你放心,等那天我也会去神意门观摩这场战斗,若是有人胆敢使手段的话,我秦某人决不会答应。”秦山面色微凝,郑重其事地道。

    “那我就代家父谢过前辈了。”

    凌尘立即拱手道谢。

    他倒是没想到这秦山这么容易就表态了,看来后者和父亲的关系应该确实不错,秦山是风之国的黑市首领,算是一方诸侯了,分量很重,有秦山站在他这边,想来那些长老也不敢肆意妄为。

    况且,还有个紫云真人,应当也不会坐视不管。

    这样一来,后顾之忧就解除了。

    在和秦山寒暄了几句后,凌尘也是准备告辞。

    “不用客气,去吧。”秦山挥了挥手。

    凌尘深深的看了秦山一眼,随后转身离开。

    秦山走后,在他身后的一名执事便忍不住开口道:“首领,凌天羽已经死了,现在帮助这凌尘,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神意门那潭水深得很,我们真的要插手么?”

    “神意门经历上次的事情,实力已经大不如前,没有必要太过瞻前顾后。我只是表明一下态度,还不至于让神意门把我当敌人。”秦山摆了摆手,“且不说这凌尘很有潜力,我今日帮他一把,未必不是一次长远投资。”

    “再者,万一凌天羽要是没死呢?我这等于让此人也欠了我们一个大人情,你说,这是不是一笔很赚的买卖?”

    “首领英明。”

    那名执事眼睛一亮,脸上顿时露出佩服的神色。

    秦山眼中流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凌天羽的儿子……啧啧,我倒是想瞧瞧,他是否能跟当年他父亲一样,藐视天才,笑傲武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