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约战将近
    离开了黑市,凌尘便回到了神意门,无尘院。

    将那大半坛的培元灵液倒进澡盆当中,顷刻之间,那一盆热水便成了墨绿色。

    没有迟疑,凌尘直接脱光衣服跳入澡盆当中。

    精纯无比的药力,渗透进他的毛孔当中,然后扩散至四肢百骸。

    这培元灵液药力虽然磅礴,但却十分温和,在凌尘运转真气的同时,与经脉中的真气相融合。

    真气,每运行一圈,便会壮大几分。

    在和真气相融的同时,那培元灵液的药力所过之处,也仿佛是给经脉的一道洗礼,洗去经脉和身体内的杂质。

    壮大的真气,从丹田输送到经脉当中,最后又从各条经脉返回丹田之中。

    一夜过后。

    大量黏糊糊的杂质从凌尘皮肤表面排了出来,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腥臭味。

    如此反复之下,凌尘体内的真气纯度大大提升。

    穿上衣服,凌尘提起长剑,来到了后院之中。

    此时外面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雨点拍打在凌尘的蓑衣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

    仿佛是在倾听着雨水的节奏,凌尘在小雨中一动不动,像是一座活生生的雕像。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以静制动,后发制人。

    忽然,凌尘猛然向地面踏了一步,无数水花冲飞起来。他的双臂和双腿就像是化为一个疾速旋转的涡轮,卷起无数水花。

    借助腿部的蹬力,他的身体腾飞起七米多高,嘴里发出低亢的吼声,一掌击向面前的一块数百斤重的顽石。

    轰!

    大石直接被轰得高高飞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凌尘本人也是再度一掠,长剑猛然劈下。

    砰!

    这一剑落下,那一块数百斤重的顽石直接被轰碎,四分五裂。

    凌尘盯着残破的大石,眼中带着几分欣喜,“寻龙剑法的第二招白龙过隙,终于也是大成了。”

    寻龙剑法的第一式潜龙在渊,已经在不久前已经大成了,任何一式的剑法,都需要不断地琢磨和练习,才能慢慢地掌握其中精髓,学会和练至大成境界,那是两个概念。

    仅仅是学会的话,或许只能用出五六成的威力,但是练至大成,甚至炉火纯青的话,却可以发挥出十成十的威力。

    这般日积月累之下,凌尘的武道修为终于达到了六重境的极限。

    “还差一丝。”

    凌尘感觉到自己的修为达到了瓶颈,只差一步,便能够顺利地迈出这一步。

    凌尘立即一心二用,一边利用体内的经脉,吸收丹气,源源不断的转化为真气,搬运到丹田之中。

    另一头,小心翼翼的控制真气,继续在丹田中运转真气,凝聚第七环真气。

    一心二用,这对一个人的精力是巨大的考验,幸好凌尘的意志强大异于常人,在一心二用的情况下,竟然成功了!

    第七道真气环,凝聚成功!

    凌尘的修为,终于顺利地达到了七重境!

    “终于成功了。”

    凌尘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他连忙吞下一枚提供真气的丹药,开始运转丹田内的真气环,迅速地吸纳丹药中的真气。

    待境界稳定后,他睁开双目,一双瞳孔变得无比明亮,简直就像是两颗璀璨的寒星。

    距离和云天河一决生死的日子,还有三天。

    接下来,就静待着决斗的来临吧!

    凌尘的眼中迸射出精光。

    ……

    叶家西边校场。

    几个人在那里边走边聊天,为首的赫然是云天河,在他旁边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袭黑衣,背负着战刀,面容坚毅,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铁血杀伐之气。

    “云天河师兄,三天后你和凌尘的一战,能不能延后?”

    黑衣少年忽然转过头看向云天河,问道。

    “那肯定不行,”云天河摇了摇头,“约好的日期,岂能延后?我若不应战,岂不让人以为我怕了凌尘?”

    “现在的凌尘已非昔日,他断然不是云师兄你的对手,你又何必屈尊和他一战,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我,若是我胜了,那证明他没有和你一战的实力,若是我输了,你再出手不迟。”

    黑衣少年笑着道。

    凌尘和云天河的战斗,已经闹得整个神意门人尽皆知,三天后,连许多其他势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前来观战,若是能够在三天后的决斗中击败凌尘,那他就能取代凌尘四大天才弟子的位置,一战成名。

    黑衣少年思忖自己不是云天河的对手,也不会是萧沐雨,古灵风的对手。唯有凌尘,现在实力大损,远不如从前,正是他击败对手,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

    “好吧,既然你这么执着,我倒也不是不能成人之美,到时候给你一个机会。”

    云天河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他当然不是真的要成人之美,而是想让黑衣少年帮他先探一探凌尘的底,无论胜负,都只赚不亏。

    “不过到时候凌尘愿不愿意接战,那就不好说了,我可不能保证,他一定会接受你的挑战。”

    “放心,他一定会接战的。”

    黑衣少年自信满满。

    “看来赵师弟信心很足啊,我可先提醒一句,那凌尘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对付,一个月前,连冯冲师弟都是死在了他的手里。”

    云天河提醒了一句。

    “冯冲?”黑衣少年愣了愣,旋即也是哂然一笑,“想来冯冲多半是轻敌了,否则以凌尘的实力,如何能够杀得了他,我就不信,一个经脉尽废的人,能够翻得起多大的风浪来。”

    “况且,我赵无恤也不是碌碌之辈。我十三岁拜在师父阡陌客的门下,三年多来随着他浪迹天涯,去过大草原,大沙漠,楼兰古国,历练天涯海角,不是一般的宗门弟子可以相提并论。”

    “我的修为,差一步便能突破到九重境,而凌尘最多只有六重境的修为,只要我不大意轻敌,他拿什么和我斗?”

    赵无恤侃侃而谈,根本不担心和凌尘之间的战斗。

    “那倒也是,即便是我对上你,也不敢言必胜。不过我有个条件,只要你答应了,这件事情就没问题。”云天河眼中光芒微闪,突然道。

    “什么条件?”赵无恤也是眯起了眼睛,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必须在武斗台上,杀了凌尘。”

    云天河眼中凶光毕现。

    “杀了凌尘?这……”赵无恤有些迟疑了起来,毕竟凌尘不是普通的弟子,说杀就杀。

    “你放心,现在的宗门没人会在乎凌尘的死活。你杀了他,不会有人追究你的责任。”云天河盯着赵无恤,目光一动不动,“我只有这一个要求,你如果不能答应,那此事就作罢了。这四大天才弟子的名号,只怕你此生无缘了。”

    云天河一脸的可惜之色。

    “好,我答应你。”

    咬了咬牙,赵无恤面上也是流露出一丝杀意,想要做成大事,难免要心狠一些,凌尘,只能对不起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