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巅峰之战
    “这个家伙,总是如此地让人意外。”

    看台的另一处位置,有年轻的一男一女关注着武斗台上的情形。

    说话的是一名美貌的黄裳女子,眉心长着一颗红痣,生得十分美丽,正是和凌尘同为四大天才弟子之一的萧沐雨。

    另外那名少年一身青衣,头戴发冠,相貌平平,他看起来普通,但他古灵风这个名字,却丝毫不普通。

    “确实厉害,我古灵风平生没有佩服过几个人,天羽至尊算一个,我师傅算一个,现在凌尘也算一个。”古灵风道。

    能够从跌到最底层重新爬起,这不仅需要超强的天赋,更需要非凡的意志和决心。

    在那等绝境之下,相信大部分人的意志会被击垮,天才变为庸才,就算有机会也几乎抓不住。

    “不过接下来,他的对手就是云天河了,云天河的实力,可不是赵无恤能够相提并论的。”

    古灵风接着说道。

    “云天河的实力有多强,你我都很清楚,但我相信凌尘不是鲁莽之人,他既然敢来应战,应该是有着几分把握。”

    萧沐雨美眸望着武斗台上的那道身影,这个人身上,有着很多的未知因素,胜负,往往不可早下结论。

    “真是场精彩的对决啊。”

    黑市首领摸着下巴,笑眯眯地道。

    “的确精彩,不过这结果,怕是打了某些人的脸了。”紫云真人冷漠道。

    “打脸?”

    叶南天嗤笑一声,仿佛丝毫不以为意,“云天河才是我的得意门生,等凌尘打败了他,再说这话不迟。”

    说罢,他的目光也是落在了不远处云天河的身上,他的这位弟子,可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唰!

    就在这时候,云天河也是突然从原地暴掠而起,踩在武斗台的边缘,凌空虚踏数步,平稳地落在了武斗台上。

    两人相隔二十米而立,各自散发出一股冲天的战意。

    “云天河,三个月前,你视我为蝼蚁,现在是不是很后悔,没有在三个月前就下手杀了我。”

    凌尘一身白衣无风自动,猎猎飞舞。

    “呵呵,虽说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在短短时间内提升了修为,现在的你,在我眼里依然是蝼蚁,我为何要后悔?”

    云天河面色冰冷,一身黑袍狂舞,达到九重境巅峰的气息没有丝毫的收敛,肆无忌惮的横扫而开。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你所谓的蝼蚁之力。”

    在说话的同时,凌尘已经拔出了长剑,剑尖直指云天河。

    简单的对话,却瞬间将场上的气氛都点燃达到了火热的极致。

    “战,战!”

    武斗台周边不断有充满着兴奋与期待的吼叫声响起,这些神意门弟子们都已经近乎疯狂。

    没办法,这一战,实在太吸引人眼,太让人期待。

    两个人,都是神意门顶尖一流的天才,一个十五岁就登顶武林第一天才,由五国第一高手天羽至尊亲自教导,几乎从出生起就拥有了所有耀眼的光环,如今虽然遭遇大难,但现在又重新站了起来。另外一个,师承神门剑首叶南天,一路顺风顺水,如今已经是九重境巅峰的修为,汇聚在他手下的弟子极多,在现在的神意门弟子中拥有很高的威信。

    巅峰之战,这是一场巅峰天才之战!

    连那些在风之国颇有身份的强者,都是显得十分关注,注意力高度集中。

    如果说之前神意门所有人都觉得凌尘今日挑战云天河那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只是自取其辱的话,那么现在经过和赵无恤一战之后,再也没人敢说凌尘是痴心妄想了。

    “诸位,你们说这一战,这两个小家伙谁更胜一筹?”高台上,秦山笑眯眯的问道。

    “不好说。”泰亲王在沉吟了片刻后,也是开口道:“如果比修为的话,云天河毕竟已经跨入九重境巅峰,比那个叫凌尘的小家伙要强上一大截,不过,凌尘的剑法十分精妙,而且对赵无恤的时候没有用出全力,当然,我同样也不知道云天河的实力究竟如何,所以,不真正战上一场,还真无法判断他们两人的强弱。”

    “不过总而言之,云天河的胜率会稍高一些。”

    泰亲王说话十分圆滑,这话分析得合情合理,因此两边都不得罪,又更倾向于云天河一些。

    “叶宗主,你怎么看?”秦山忽然将目光看向旁边的叶南天。

    “这一战,天河必胜。”

    叶南天捋着下巴上胡须,笑着道。

    “哦,叶宗主对自己的爱徒这么有信心?”秦山依旧笑容满面。

    “容我给秦先生分析一下。你看,这凌尘身上的真气波动,虽然已经达到了七重境的层次,但是其中却带着一丝虚浮,这显然说明,这凌尘才刚刚成为七重境的武者,这点实力,如何是九重境巅峰的天河对手?”

    “再者,我们都知道,这凌尘在三个月前武功被废,现在三个月过去,武道境界却提升了这么多,这必然是借用了许多外力,方才达到了如今这一步。”叶南天笑容中带着些许的冷意,

    “不计后果疯狂的吞服吸收一些提升真气修为的丹药或者宝物,完全靠药力强行将境界提升,这种提升,虽然令修为的确提升上来了,但却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更何况你们觉得,靠外力提升上来的实力,和稳扎稳打,一步步修炼提升上来的实力,这能相提并论吗?”

    “这小子过分地依靠丹药的力量,透支自己的潜力。我看他这辈子都难以达到武师的境界了,甚至在那之前,他就会走火入魔。”

    叶南天信誓旦旦地道。

    “叶兄说的有道理啊。”

    泰亲王和几位世家的家主点了点头,的确,他们也都想过这种可能,毕竟凌尘之前修为被人所废,能够重新修炼便已是万幸之事,应该稳固基本才是,可凌尘却反其道行之,疯狂提升修为,如果没有用到一些丹药或者天才地宝的话,根本不符合常理。

    但这样一来,带来的副作用也会相当凶猛。

    可他们哪里知道,凌尘能够废脉重修,那都是靠了凌天剑经的功劳。

    什么副作用,那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只有寻常武者才会有的隐患。

    “此言差矣。”

    这时候,紫云真人却突然摇了摇头,“你们看凌尘刚刚的战斗,可有半点副作用的征兆?他精神饱满,剑法中带着一股浩然正气,绝对不会走火入魔,看着吧,此战,凌尘必赢。”

    “呵呵,那咱们就都睁大眼睛好好看看。”

    叶南天皮笑肉不笑地道。

    “快看,云天河拔剑了!”

    蓦然间,一道惊呼声突然响起。

    铖!

    一道悠长的剑吟声陡然响彻,一柄锋利的银色宝剑出鞘,散发出逼人的锋芒。

    “好一把宝剑!”

    秦山眼睛一亮,他是黑市首领,见过的兵器珍宝不在少数,这一柄剑,一看便知是江湖上罕见的名剑。

    “剑名,惊鸿!”

    云天河眼神如剑,气势冲天。

    见状,凌尘也是眼睛微眯,这惊鸿剑乃是神门剑首叶南天的配剑,是江湖上声名远扬的名剑利器。

    江湖名剑之中,惊鸿剑可以排进前五。

    “可惜啊,若是天羽至尊还在,凌尘便可以用凌天神剑应敌了。”这时候,武斗台附近的一名弟子叹息道。

    “的确,天羽至尊一死,凌天神剑便不知所踪,这把神兵利器,如今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一众弟子皆是暗感可惜,一场神兵的对决,遗憾他们是看不到了。

    “凌尘,今日我便要以这惊鸿剑,饮汝之血。”

    丝丝煞气自惊鸿剑中迸发而出,云天河跨步而出,长剑一挑,剑锋所向,势不可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