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绝尘剑vs惊鸿剑
    “披星戴月!”

    云天河身形旋转,挥舞惊鸿剑,剑芒霎时间如同连绵不绝的潮水般,带着惊人的锋芒,席卷而出。

    地阶中级剑法,神门十三剑!

    披星戴月,正是神门十三剑的第一剑。

    见状,凌尘也是陡然挥起长剑,身形旋转,剑芒同样是连绵不绝地斩出。

    同样是神门十三剑的第一式,披星戴月!

    “竟然是相同的剑法!”

    台下弟子惊呼出声。

    两人施展的是同一套剑法,那么接下来看的,就是谁对这门剑法的理解更深,使出来的威力更大。

    “哼,东施效颦而已。”

    云天河一声暴喝,突兀的长剑直接朝前方怒劈而出。

    简单的怒劈,却携带着可怕无比的威势,带着一股浩然正气,磅礴的真气集中于一点,与凌尘那如同潮水般的剑芒碰撞在一起的那一刻,骤然爆发。

    然而这股爆发的劲道,却并没有奈何得了凌尘,反而被后者给轻巧地化解。

    “破云三叠。”

    云天河的招式一招连着一招,中间没有一丝的停顿,他知道,要想打垮凌尘,那就必须得压的对方喘不过气来,以他雄浑的修为取胜。

    这一招出,云天河的惊鸿剑也是快速抖动了起来,剑速飞快,隐约看去,似乎有三把惊鸿剑在快速舞动,重叠在一起。

    而在对面的凌尘,只是慢上一丝,长剑便也已经挥出,同样是快速抖动的剑芒,重重叠叠。

    但是凌尘这一剑,却足足有着五把长剑的剑芒叠在一起,看上去犹如镜花水月,不可捉摸。

    看到这一幕,不少神意门弟子已经目瞪口呆。

    “这是破云三叠?”

    一名弟子吞了吞口水。

    “不,这一剑已经超越了破云三叠,而是破云五叠!”

    另一名弟子惊叫道。

    凌尘在破云三叠的基础上,显然是有所发挥和改造,这不是破云三叠,而是该剑招的强化版。

    不得不说,在剑术成就上,凌尘是明显胜过云天河的。

    叮叮叮!

    两柄剑交锋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只能再看到寒光闪烁,修为较低的武者,根本看不清他们是如何出手,只能勉强捕捉到他们的影子。

    “神门绝影!”

    云天河一声怒喝,手中惊鸿剑戾气瞬间暴涨,身形仿佛化为一缕青烟,长剑直接凶悍无比的横扫而出。

    凌尘比他更快,预先一剑迎击了上去。

    铛!

    清脆无比的交击声响彻而起,两人的身形交错而过。

    凌尘站定身形,正欲再度挥剑,手中长剑突然卡擦一声,竟是断裂了开来,化为两截。

    “糟糕。”

    凌尘眉头皱了起来,这个时候断了武器,犹如生生断去一臂,对他来说大为不利。

    “哈哈哈哈,凌尘,这是天要败你!你这普通铁剑,怎抵挡得了我惊鸿剑的锋芒!你输定了!”

    见状,云天河猛然大笑了起来,一位剑客失去了手中之剑,那无疑成了待宰羔羊,凌尘最擅长的就是剑法,失去了长剑,必败无疑,不会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凌尘,接剑!”

    就在这时候,场外突然传来了一道暴喝声,循声望去,只见得一柄紫色宝剑横空飞来,犹如一道虹光,散发出惊人的锋芒。

    凌尘眼瞳一缩,旋即一个转身,将那紫芒握住,化为一柄稀世名剑。

    那赠剑之人,却是紫云真人。

    “是绝尘剑!”

    凌尘伸手抚摸着剑身,那等逼人的锋芒,几乎能够渗进皮肤,深入血肉之中。

    一剑绝尘,不留踪影。

    “紫云真人,你这是做什么?”

    叶南天面色一沉,冷声道。

    “你将惊鸿剑给你的弟子,我就不能把绝尘剑借给凌尘?”紫云真人不以为意地道。

    “你这是违反战斗规则,岂有战斗中途更换武器的?”叶南天眼中冷色更甚。

    “那又如何?你的徒弟手持名剑,若是赢了,那也是胜之不武。”

    紫云真人可不是会服软的人,更何况是在叶南天面前。

    “好了好了,两位都别争了。这凌尘的确在武器上处于劣势,现在两人之间算是公平对决,看在我秦某得面子上,还请两位莫要再争了。”

    这时候,秦山也是出来打圆场,给二人解围。

    “我叶某人也不是小气的人,看在秦先生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我的那位爱徒会让所有人知道,即便不依赖惊鸿,他照样能够取胜。”

    叶南天知道不宜再争下去,毕竟的确是云天河占了武器之利,若是趁着凌尘断剑而击败他,有胜之不武之嫌。

    武斗台上,凌尘在得到绝尘剑后,也是远远地向紫云真人拱手道谢,“多谢师叔借佩剑一用。”

    “不用,若真要谢我,便赢下此战。”

    紫云真人摆了摆手,眼中露出一抹精光。

    “定不辱命。”

    凌尘一字一顿。

    “哼,宝剑虽好,但也要看是在谁的手里。”云天河冷笑一声。

    “放心,必不会让你失望。”

    嗡!

    凌尘将真气注入长剑之中,一道极为清脆的剑吟声也是响彻而起,直冲霄汉。

    云天河的面上,也是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虽然他嘴上这么说,心中对凌尘却没有半分轻视,绝尘剑同样是江湖名剑,名气不属于他手上的惊鸿宝剑。

    “这下有意思了。”

    古灵风一脸感兴趣的神色。

    “没想到师傅居然会把绝尘剑借出去,那把剑,我都没用过呢。”

    萧沐雨有些羡慕凌尘,看来她的师傅紫云真人明里不说,实际上还是对他的师兄天羽至尊怀有很深感情的啊。

    此时,在众多紧绷的目光中,凌尘和云天河周围仿佛形成了两个气场,这两个气场就像是两个不断膨胀的气球,互相之间摩擦,火拼着。

    突然间,云天河身形一展,宛如一抹青烟出现在凌尘身前五步,其手中长剑随意一抖,猛烈震颤起来,剑尖处爆发出一朵朵璀璨如烟花的裂裂剑芒,顺着剑势笼罩住前方。

    云天河身为四大天才弟子之一,神门剑首叶南天的亲传弟子,其天赋自然是毋庸置疑,神门十三剑剩下的剑招,在其手中接连施展出来。

    凌尘自然也不甘示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和云天河比拼剑法。

    噗噗噗噗噗噗……

    剑尖与剑尖撞击在一起,迸发出耀眼的火花,把两人的身形都给遮掩住,只能看到星火四溅。

    云天河以九重境巅峰的浑厚修为,配上惊鸿剑的锋芒,他的每一剑犹如闪电,犹如龙蛇,劲道凶猛,后力绵长,生生不息。

    而在他对面,一把剑在手,凌尘如数家珍地施展出神门十三剑,剑法有如天马行空般毫无痕迹,收放自如,又如同羚羊挂角,神来一笔,往往一剑就能抵得过对方三剑,恣意纵横。

    两人从场中央打到武斗台边缘,又从边缘打到中央,激烈惊艳的剑技让神意门年轻弟子骇然不已,一个个眼都不眨,愣愣的注视着,生怕错过最精彩的一幕。

    “这……还是年轻一辈之间的战斗吗?”

    众人看得有些口干舌燥。

    “江山代有才人出,未来是年轻人的天下啊。”高台上,秦山笑吟吟地道。

    不过他心中却是在想,幸得这神意门有此天才而不知珍稀,否则,将来的神意门要恢复武林霸主的地位,只怕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交手的过程中,凌尘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分心,他虽然讨厌云天河此人,但是不得不说,这个人,的确是天纵奇才,论天赋,不比他差多少。

    若非他修炼的是凌天剑经,恐怕此时早已败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