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血灵剑术
    “白龙过隙!”

    看准了云天河露出的破绽,凌尘陡然捏住绝尘剑的剑柄,然后一人一剑,笔直地暴射出去,直击云天河的要害。

    这一剑,快而凌厉。

    嗤嗤嗤……

    剑芒从云天河的惊鸿剑上擦过,被偏移了轨迹,从云天河的肩膀侧穿了过去。

    噗嗤!

    剑芒只是触碰到云天河,便将其肩膀处的衣袍撕裂,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寻龙无影!

    没有给云天河喘息的机会,凌尘再度挥出绝尘剑,身上真气震荡,龙吟声响彻,这一眨眼,他竟是出现在了云天河的身后。

    不好!

    云天河心道不妙,他连忙转身迎击凌尘,但稍微慢了一点,凌尘直接挑开了云天河挡在胸前的惊鸿剑,而后左手一拳犹如疾风迅雷般地轰了出去。

    砰!

    拳劲重重地轰在云天河胸口,将其给轰得倒飞出去,一口鲜血,骤然喷出。

    “什么?”

    叶南天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是什么剑法,仿佛就真如一头游龙,见首不见尾,精妙绝伦。”

    秦山眼睛一亮,刚才凌尘连续视线的那两招,显然是同一剑法,相比于凌尘之前所施展的神门十三剑,这一套剑法,就像是麒麟比于驽马,高深精妙十倍。

    “这剑法我也没见过,”旁边的紫云真人摇了摇头,“不过这也不奇怪,凌天羽号称阅遍天下高深武学,他将一门我们不知道的独门剑法传送给凌尘,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云天河败了!”

    校场中,一名弟子高呼道。

    “不,还没有!”

    话音刚落,武斗台上,云天河将惊鸿剑猛插入武斗台的地面,宝剑在台面上划出一道深刻的痕迹,最后在武斗台边缘停了下来。

    嘭!

    叶南天重新坐了下去,一颗心再度放到了肚子里,若云天河就此落败,那他当真是颜面无存。

    “云天河,你只有这种程度吗?”

    凌尘漠然注视着云天河,“这就是你引以为傲的实力?”

    “连一个你眼里的废物都战不过,这岂不是说,你自己,连废物都不如?”

    凌尘眸子似电,盯着武斗台边缘的云天河,冷冷的话语从口中吐出,在整个校场上回荡响起,一时间令整个校场都一片轰鸣。

    云天河是何等尊贵的身份,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折辱,凌尘这话,可是字字诛心,寻常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云天河。

    不出众人所料,此时的云天河,紧咬着嘴唇,双目欲要喷出火来,他的目光突然看向看台上的叶南天,后者也是与其对视,点了点头,眼中骤然闪过一抹冷光。

    这一点头,云天河仿佛得到了什么批准一般,面色也是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

    “凌尘,接下来我会让你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云天河喝声如雷,他的双眼中突然浮现出一抹血色,下一刻,一股惊人的煞气,陡然突兀的自他身上迸发而出,他单手持剑,剑锋遥指剑无双,紧跟着一股浩浩荡荡滔滔不绝的凶煞气息,缓缓散播开来。

    “这是……”看台上一直十分镇定的秦山,神色忽然一动,显得有些吃惊。

    这云天河显然是动用了什么爆发实力的秘术,如若不然,气息决不至提升得如此之快。

    “是血灵剑术!”

    紫云真人的脸色铁青,目光死死地盯着叶南天,“为了赢得这场战斗,居然不惜动用这种损害身体的秘术。血灵剑术施展之后,短时间内实力会提升一倍,但是这门剑术的副作用非常大,轻则损伤根基,重则走火入魔。”

    “呵呵,不要危言耸听,这血灵剑术的副作用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叶南天笑容满面,“只不过会有几个月不能再动用真气而已,我也没有想到,天河居然会用出血灵剑术,没办法,年轻人为了速生,拼命一点,这很正常。”

    就是因为云天河修习了血灵剑术,加之真气修为比凌尘要高出一大截,所以至始至终叶南天对云天河都有着绝对的信心。

    “实力一下子暴涨了这么多?这一下,胜负恐怕已经注定了。”

    一名世家家主摇了摇头,对凌尘表示惋惜。

    “是啊,原以为这凌尘能够以弱胜强,没想到云天河还留了这么一手,这就逆转了大势,完全掌握了局面。”

    泰亲王也是有些感叹,这胜负的变数,到此为止了。

    “可惜!”

    许多人只是感到可惜,论实力,凌尘可是不输云天河,却输在了这么一门秘术上。

    “呵呵,天河果然不负所望。”

    叶南天一副大局已定的样子。

    “那可不一定。”紫云真人仍怀有希望。

    “你的侥幸心理,马上就会被彻底碾碎。”

    叶南天心中暗暗冷笑。

    武斗台上,此刻的云天河身上的气息已经达到了极致,那股浩瀚磅礴的煞气,更是已经达到了极其惊人的地步,如此可怕的煞气,预示着云天河即将施展的这一剑,威能必将惊天动地。

    “凌尘,就让我这一剑将你斩杀!”

    云天声音凛冽,旋即惊鸿剑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血痕,带着极为恐怖的剑势,斩向凌尘。

    铛!

    凌尘眼中精光一闪,他提前预判出剑的方向,并抬剑格挡,两剑交锋,顿时间,火星崩裂,在一股恐怖的力量下,凌尘的绝尘剑被弹了开来,凌厉的剑芒,从凌尘身前猛然斩下。

    噗嗤!

    鲜血溅射,凌尘胸口出现一道剑痕,若非他反应的快的话,现在怕就不只是一道剑痕了,整个人都要被一分为二,砍成两段。

    即便凌尘能够看破云天河的招式,但是却根本反应不过来。

    这是生死战斗!

    云天河施展出这等秘术,目的就是为了斩杀凌尘!

    “还不死?!”

    对于凌尘避开这一剑有些意外,但是云天河没有丝毫停留,下一剑便瞬间杀至,直刺凌尘心脏。

    这一剑沾染着凌尘的鲜血,浓浓的杀意铺天盖地。

    “危险了!”

    离武斗台近的神意门弟子,皆是感到头皮发麻,他们都能从这一剑中,闻到一丝死亡的气息。

    凌尘挑开云天河这一剑,云天河左手猛然打出,轰在凌尘的胸口位置。

    噗!

    这一拳异常凶猛,直接将凌尘的胸口震得凹陷下去,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哈哈,痛快!”

    云天河仰天大笑,此刻他感到全身充满了力量,击杀凌尘就像杀一只猪狗一样容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