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皇家秋猎
    “该死。”

    叶南天本想借这次机会除了凌尘,却不想阻力这么大,这些人一个个阻止他对凌尘下手,现在他已经没有机会再杀凌尘了。

    到了这一步,叶南天即便再不情愿,也只能退一步说话,“今天看在秦先生和泰亲王的面子上,就先饶你这小畜生一命,若是被我查实你勾结魔门,修炼魔门秘术的证据,到时候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说罢,他也是抱着受伤昏迷的云天河,向着校场外掠去。

    云天河伤的相当重,凌尘那一剑差一点就能致命,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很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待得叶南天离开后,凌尘也是向着紫云真人三人一一道谢,“多谢三位前辈出手相救。”

    “你应该感谢秦先生和泰亲王,否则叶南天不会轻易罢手。”

    紫云真人道。

    “不必了,我只是动了几下嘴皮子而已,那叶南天若真要动手,我还真不好在这里和他动手。”秦山摇了摇头,这里毕竟是神意门的地方,他作为客人,一旦和叶南天交手,那无疑将影响神意门和黑市之间的关系。真到那个地步,他多半不会为了凌尘和叶南天动手。

    “不管如何,今天小子能得救,都是赖了三位前辈的庇护。这个人情,凌尘铭记在心。”

    凌尘知道,就算只是一句话,那也是表明了态度,没有这一句话,叶南天可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我倒是没想到,泰亲王居然也会帮凌尘说话,我记得,你可是叶南天的好友。”

    秦山有些疑惑地看着泰亲王,后者的态度转变令人诧异。

    “话不能这么说。就算是好友,本王也不能看着他冤枉好人呐。他堂堂一个副宗主,竟然对宗门后辈出手,这不合江湖道义啊。”

    “再者,我也不想看到,武林第一天才,就这么陨落凋零,那也太可惜了。我这么做,也是为我风之国挽救人才。”

    泰亲王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泰亲王真是公私分明,贤明圣君。”

    凌尘听着这话有点冠冕堂皇,但是人家毕竟救了自己,这个时候不能拆对方台。

    “这是本王分内之事。”泰亲王一副责任所在的模样,而后面色也是微微一凝,“对了,凌尘,本王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

    “但说无妨。”凌尘面色微凝。

    “今年年底,我们皇室会邀请来自整个风之国的青年才俊,举办一次大型的秋猎,本王希望,到时候你能够赏脸参加,替本王出战。”

    “皇家秋猎?”

    凌尘愣了愣,没想到这泰亲王会突然提出这种事邀请。

    “皇家秋猎,那可是皇室的优良传统,以往好像只有皇族和王公弟子才能参加,现在居然扩展到了整个风之国的青年俊杰么?”

    秦山也是面色微诧,对于风之国皇家的秋猎活动,他显然也是略知一二。

    “以往的秋猎都流于形式,这一次,召集全国的俊杰,既是为了历练皇族和王公子弟,也是加强我们风之国天才之间的交流。”泰亲王笑着道。

    “在秋猎中取得前三的青年俊杰,都会获得非常优厚的奖励,而秋猎的第一,将会得到皇帝陛下亲自颁发的王者令牌,荣膺我们风之国年轻一代的王者。”

    “既然是这样,那对于年轻一代来说,倒是一次不错的历练。”秦山和紫云真人皆是眼睛一亮,如此一来,这秋猎就有意思了。

    “凌尘,这次秋猎将会决出风之国年轻一代中的王者,你要是不参加,这武林第一天才的位置,就岌岌可危了。”

    秦山也是笑着道。

    “武林第一天才只是虚名,五国何其浩瀚,天才何止千万,没有真正交过手,第一之名,实不敢当。”

    凌尘摇了摇头,他的第一天才称号,其实很大程度都是得了他父亲天羽至尊的威名,天才这种东西,比的是天赋,说起来虚无缥缈,谁能十分确定天赋的强弱,其实都是天才,谁愿意服输?

    第一天才,可不等同于年轻一代的王者。

    王者以实力为尊,天才以天赋见长。

    “不过既然是泰亲王相邀,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凌尘本来还要考虑一下,但他现在毕竟欠了泰亲王的人情,这件事情,无法拒绝。

    “那好。有凌尘少侠代表本王出战,这次秋猎本王必定拔得头筹。那本王就在王府恭候大驾了。”

    泰亲王脸上露出一抹十分灿烂的笑容,而后也是告辞而去。

    “我说这泰亲王怎么会突然帮我,原来是有着这一层打算。”待得泰亲王走后,凌尘也是喃喃自语地道。

    “你真当泰亲王帮你,只是为了让你参加秋猎?”秦山眯起了眼睛。

    “不然呢?”凌尘面色微诧。

    “或许不是,”秦山的神色有些意味深长,“他若真是抱着这个目的,云天河岂不也是一个上好的人选?他完全犯不着为了这点目的,就去得罪和他关系不错的叶南天。”

    “那他是为何?”凌尘眉头微皱。

    “这我就不清楚了。”

    秦山摊了摊手,“我是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也可能是我多想了。”

    “如今的我,似乎并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了,这泰亲王,即便真有所图谋,也犯不着如此麻烦吧。”凌尘倒是并未过多怀疑,他现在毫无背景,就是一个普通的弟子,这泰亲王没有必要打他什么主意。

    “那就当是我多虑了。”

    没有多说,秦山也是向凌尘告辞,“我还有事要处理,日后还有什么重要事的话,可以来武城找我。”

    “秦先生大恩,日后必报。”凌尘感激地抱了抱拳。

    和凌尘道别之后,秦山也是带着黑市的几名执事离开了校场。

    此时,广场上的诸多弟子也是走的走,散的散,偌大的校场,除了那些零零散散的弟子外,就只剩下凌尘和紫云真人。

    两人走出了广场,一直走到通向无尘院的小径上。

    “我就不明白,这叶南天为何这么恨我?他好歹也是一代剑道宗师,何以今日展露出如此险恶的嘴脸?”

    凌尘有些无法理解,云天河或是出于嫉妒之心,想要置他于死地,但是叶南天,一代剑道宗师,为难他一小辈,就说不过去了。

    “叶南天恨得不是你,而是你父亲凌天羽。”紫云真人摇了摇头,“叶南天剑道天赋惊人,是武林中一等一的剑客,但在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却在一次重要的比试中,输给了你的父亲凌天羽。”

    “他发奋苦练,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败,可以说他这辈子,都被凌天羽死死的压着,没有出头之日。这里面积累了多少怨恨,谁也不清楚。”

    “天羽至尊已经陨落,现在他只能把仇恨倾注在你的身上,而且三个月前的大变,如果没有内部人士策应的话,根本不会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力,导致我神意门高手陨落过半。”

    紫云真人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那您的意思,除了我母亲外,这叶南天有没有可能是圣巫教的奸细?”凌尘眼瞳微微一缩。

    如今在众人眼中,柳惜灵还摆脱不了最大的嫌疑,凌尘这才将她排除在外。

    “不好说,这种话也不能随便说,在没有证据前,一切都不能妄下定论。”

    紫云真人摇了摇头,而后看向了凌尘,“不过你还是得小心,不仅仅是叶南天,现在神意门的许多长老,我看都有问题。”

    “这个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凌尘点了点头,三个月前的事情,他早知道其中有猫腻,这些神意门残存的长老,多半都有问题,而倾向于他父亲凌天羽那一派的长老,大都已经死于那一次的大变之中了。

    剩下的,要么就是老油条,要么,就有可能是奸细。现在的神意门,乌烟瘴气,内部混乱,在外的名声也一落千丈,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武林霸主,恐怕很多武林人士已经将神意门定位为二流宗门了。

    “你这次差点杀了云天河,和叶南天一系的矛盾就彻底激化了。叶南天那边我会看着,他这个人今天丢了面子,日后应当不会再亲自对你出手了。但保不准他的弟子不会。”

    紫云真人看着凌尘,面色凝重起来,“云天河虽然号称四大天才弟子之一,但却只是叶南天年龄最小的弟子。在他上面,还有三位师兄师姐,实力都比云天河强。”

    “特别是叶南天的大弟子龙阳,名列天榜前十,以你现在的实力,十个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确实。”

    凌尘点了点头,天榜,那可是整个五国年轻俊杰的实力权威排名,由黑市和万象门联合推出,每一个季度更新一次,只要年龄在三十岁以下,达到武师层次,依照实力排名先后,都可被列入天榜之中。

    云天河的三位师兄师姐,有两位都名列天榜,就是最弱的那个,也绝非是他能够应付的对手。

    敌人,一个比一个强大啊……

    打败一个云天河,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要在这般恶劣的环境下生存,唯有不断提升自身的实力,一刻都不能懈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