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孕剑气
    慢慢地,在观战的过程中,凌尘闭上了眼睛,在他的脑海中,只剩下风飘零挥剑的姿势,以及剑气飚射的轨迹。

    这一刻,凌天剑经,竟也是不由自主地运转了起来。

    嗡嗡嗡……

    凌尘腰间的长剑,甚至于徐若烟的佩剑,都是开始轻微地抖动了起来。

    “嗯?”

    徐若烟感觉到颤动的宝剑,也是有些诧异地看向了旁边的凌尘。

    凌尘紧闭着双眼,心无旁骛,仿佛睡着了一般,但是从他身上,却能感受到一股若隐若现的凌厉气息。

    “这是?”

    徐若烟美眸中惊色愈浓,凌尘此刻身上的气息十分强盛,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就像是一柄宝剑,时而凌厉,时而收敛锋芒。

    “不会看走火入魔了吧。”

    徐若烟有些担心,凌尘现在看上去,跟走火入魔的情景十分相似。

    唰!

    突然间,凌尘睁开了眼睛,嘴角掀起了一抹弧度。

    “原来这就是外发剑气的精髓。”

    话音落下,凌尘蓦然从剑鞘中拔出长剑,在转动了一圈后,突然向前挥了出去。

    嗤!

    一道如同月牙般的弧形剑气,泛着一层淡金色的涟漪,在半空中划了过去,在五米开外消散开来。

    “虽说距离有点短,但相信多加练习的话,应该还有不小的提升余地。”

    凌尘一副勉强满意的模样。

    “这是……外发剑气?”

    徐若烟瞪大了眼睛,即便以她的镇定,现在都有点难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了。

    凌尘区区一个武者,居然能够外发剑气,这不是武师级的剑客方才享有的专利么?这个家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正当徐若烟欲要发问的时候,凌尘却是突然在地面上盘坐了下来,此时他的体内,因为刚才功法的突破,丹田里的魔猿精血,也是随着真气的流动而扩散了开来。

    凌天剑经顺利突破至第二转“孕剑气”,这也就是说,凌尘并不需要突破到武师境界,也能够做到外发剑气,而且剑气的威力更强一筹。

    毕竟那可是用凌天真气凝聚出来的剑气。

    此时的凌尘没什么精力沉浸在功法突破的喜悦中,现在魔猿精血的力量,已经有些不受控制起来,在丹田中掀起了剧烈的骚乱。

    精血中的狂暴因子,也是悉数爆发,如果控制不好的话,肯定会造成可怕的反噬。

    上次没能出现的暴走状态,这次会出现也说不定。

    凌尘身上的气息,由原本的凌厉,迅速变得暴戾起来。

    “这又是怎么了?”

    徐若烟对凌尘变幻无常的气息也是诧异不已,这个人身上究竟藏了多少秘密,看来他这位名义上的未婚夫,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能够从修为尽废的状态快速回复到如今的境地,不用点非常的手段,只怕根本办不到,而要用这种手段,那必定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

    这个人,背后付出的东西,根本难以预料。

    如若她也失去了现在拥有的一切靠山,自己能做到像凌尘这样的地步吗?她又能够背负多少呢。

    忽然间,徐若烟那仿佛冰封般的内心,有些柔软了下来。

    “算了,总不能坐视不管。”

    徐若烟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了凌尘的身后,也是盘腿坐下,一双玉手,在结印之后,贴在了凌尘的背后。

    顿时间,一股冰凉的真气,从凌尘背后进入了他的身体。

    凌尘的体内,魔猿精血就犹如一团烈焰,不断地往凌尘的经脉和身体各处输送火星,激活凌尘体内的狂暴因子。

    但是在徐若烟那一股冰冷的真气进入后,凌尘体内的狂暴火焰,终于开始稳定了下来。

    徐若烟的真气,仿佛自带着一种能够安抚人心的效果,极为清澈,不仅能够清除凌尘体内的狂暴之力,似乎还能够涤荡洗净灵魂中的污垢。

    “凌尘,跟着我念。”

    耳边传来徐若烟十分悦耳的声音。

    “五蕴皆空,心无挂碍,不垢不净……”

    凌尘稳定心神,也是跟着念了起来。

    这咒语的功效果然十分明显,再加上徐若烟本人的帮忙,原本狂暴无比的气息,在数分钟后,便是趋于平稳。

    那沸腾的魔猿精血,也是重新安定了下来。

    此时此刻,凌尘的丹田之中,第八道真气环已经凝聚成功。

    在平复魔猿精血的同时,凌尘从其中吸取到了不少力量,这一下子,便让他从武者七重境的巅峰,提升到了八重境的层次。

    “竟然趁机突破了境界。”

    徐若烟有些古怪地看着凌尘,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凌尘居然还能找到突破的机会,这个家伙,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这次多谢了。”

    凌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向着徐若烟拱了拱手,“没想到冷冰冰的外表下,还有一颗热心肠,真是让人意外。”

    “不用意外,换做是其他人,我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徐若烟摆了摆玉手,“不过我有问题,你体内的那股狂躁的力量是什么?以你的修为,应该很难压制这种级别的力量,我劝你以后还是小心为妙,否则下次可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谢谢你的忠告,这个我心中有数。”

    凌尘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情况,旋即他也是接着说道:“不过一码归一码,你毕竟帮了我一把,我凌尘不是知恩不报的人,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吧,只要我力所能及,我都能答应你。”

    “只要力所能及,都能答应么?”

    徐若烟美眸连连流转,本来她是不打算提什么要求的,但是转念一想,眼下她不是正有一件和叶玄有关的苦恼之事么?

    “我想…解除我们之间的婚约。”

    徐若烟思忖了一下,还是将此事提了出来。

    对此,凌尘并没有显示出任何的惊讶,他只是沉吟了片刻,便是点了点头,“好吧,反正咱们之间也不熟悉,三个月后,我便随你去天虚宫一趟吧,亲自向徐宫主提出,解除我们的婚约。”

    凌尘不想欠下人情,况且婚姻这种事情,也的确不可儿戏,和一个合不来的人共度一生,那将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徐若烟不想让婚约纠缠她,他凌尘,更不会让一纸婚约束缚自己。

    对于凌尘如此果断的决定,徐若烟也是有些发愣,她原本还以为,凌尘会千般不从,万般不愿,想要挽留这一纸婚约。

    毕竟她对自己的美貌还是很有自信的,再者,她的背后是偌大的一座天虚宫,凌尘完全可以咬着她这靠山不放,这样一来,她单方面也没办法说服自己的父亲,这婚约便很难解除了。

    可是这家伙,居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这婚约,就这般没有吸引力吗?

    “战斗要结束了。”

    就在这时候,凌尘的话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只见得那武斗台上的交锋,已经接近了尾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