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不分胜负
    “喝!”

    聂无相被青色气流包裹的手掌凶猛拍出,仿佛要将整座武斗台毁掉。

    风飘零不动声色,出掌迎了上去,和聂无相不同的是,他的剑气发出之际,却是一点破风声也没有,但他剑气所经之处,周遭的空气突然起了一丝极为剧烈的波动,如同煮沸的开水一样,正在不断地翻滚着。

    剑气和掌劲相抵!

    地面陡然裂开几条缝隙,狂猛的劲道成螺旋状扩散,仿佛被千刀万剐一般。

    面对迎面而来的锋利劲气,徐若烟运气出掌,抵在身前。

    噼里啪啦!

    席卷而来的劲气被挡住,发出密集的爆裂之声,震得徐若烟俏脸略微发白,所幸仅仅是余波,力道已经去了七八成。

    “光是余劲就可重伤你我二人。”

    凌尘眼瞳微微一缩,刚才徐若烟若不出手,搞不好他们会非常狼狈。

    “天心剑气和无相真气都是一等一的能量,两种力道叠加在一起,威力自然不同凡响。”

    徐若烟托着香腮,分析道。

    “看来今天我们是分不出胜负了。”

    武斗台上,聂无相双手抱在胸前,淡淡道。

    “是啊,无相公子的实力,我算是见识到了,我虽然还有底牌,但并不是能在切磋中使用的手段,今日一战,到此为止吧。”

    风飘零收剑入鞘,爽朗笑道。

    “那便握手言和吧。”

    聂无相并不意外切磋的结果,风飘零有底牌没用出来,他同样也有,只不过这个场合,不适合用出来而已。

    既然是切磋,又不是生死之战,没有必要到那种地步。

    “下一届五国武林大会,再决胜负。”

    说罢,风飘零走下了武斗台。

    他们之间的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汇聚天下英杰的五国武林大会,那里才是他们最终决出胜负的地方。

    “怎么样师妹,和凌尘聊得怎么样了?”

    结束战斗后,风飘零看到了徐若烟和凌尘的位置,当即微笑着走了过去。

    “还好,虽然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不会说话,但是今天给我的答案还是很满意的。”

    徐若烟瞥了凌尘一眼,脸上恢复了冷冰冰的神色。

    “哦?”

    风飘零眼睛一亮,而后看向了凌尘,“这么一说,凌尘小兄弟是答应那件事了。没想到小兄弟竟是如此通情达理之人。”

    说罢,他也是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玉瓶,递给了凌尘,“凌兄弟,这是一枚虚灵丹,对你冲击武师境界会有些帮助。”

    “虚灵丹?那可是所有武者都梦寐以求的东西,能够提升武者突破至武师层次的几率,不愧是天心剑客,还真是大手笔。”

    凌尘嘴角掀起了一抹弧度,然而却并没有伸手去接,旋即眼中闪过一抹光芒,“可是阁下未免也把人看得太轻了点吧,或者说,你认为这是一次交易,你的师妹,只值一枚虚灵丹?言尽于此,告辞。”

    说完,凌尘也是头也不回,便转身离去。

    虚灵丹他固然迟早需要,但不可能是通过这种手段来获得。

    “风师兄,收起你的东西。”

    徐若烟也是狠狠地瞪了风飘零一眼,“你以为他成了普通弟子,就可以被你随随便便收买了?若真是一枚虚灵丹能解决,我早就拿出来了,还用得着你来动手。”

    “好吧好吧,我倒是忘记了,他是天羽至尊的儿子,骨子里都充满了傲气啊,我的确是自讨没趣了。”

    风飘零神情略显无奈,他没想到自己刚才那一举动,反而把事情搞砸了。

    “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既然你和无相公子已经比试完了,便早日回宗去吧。”徐若烟蹙着眉道。

    “你不和我一起回去?”风飘零眉毛一挑,略显诧异。

    “我爹让我在神意门呆满三个月,时限未到,我怎么回去?况且凌尘已经答应我,三个月后,和我一起返回天虚宫,亲自向我父亲提出解除婚约。”徐若烟信步向前走去,而后回过头道:“师兄你先回吧。”

    “那倒也是。那明日一早我就启程回去了,你一个人在神意门,可得小心点。”风飘零道。

    “不是还有吕蒙长老么?”

    徐若烟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整日闷在宗门也憋得慌,换个环境修炼,其实也挺不错的。”

    一想到日后在神意门的日子,徐若烟脑海中却立刻浮现出了一道纤瘦的少年身影。

    这个家伙身上的神秘光环,她要一层层揭开,至少要了解这个家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行。

    她可不喜欢节奏被掌控于他人手中,万一凌尘到时候反悔,她岂不是什么办法都没有,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

    无尘院。

    凌尘回来之后,便是埋头在了后院之中修炼,在观摩了天心剑客风飘零和无相公子的切磋之后,他将凌天剑经突破到了第二转,掌握了“孕剑气”的诀窍。

    接下来,便要将这诀窍,彻底地融入剑法之中。

    手中长剑连续挥出,连续三道月牙形的剑气挥射而出,落在面前的林木当中,顿时掀起一阵剧烈的动静。

    “外发剑气太消耗真气了,仅仅普通的三剑,就耗去了三分之一的真气。”

    凌尘面露一丝沉吟之色,毕竟他现在修为尚浅,能够孕育剑气,这已经是逆天之举,若不是他身怀凌天剑经,根本不会拥有这种能力。

    普通剑客,体内的真气存量,根本不足以支撑随意外发出去,因此正常情况下,自然达不到这等程度。

    不过现在他还只是用普通的剑招,若是搭配寻龙剑法第四式的“见龙在田”,威力恐怕会异常惊人。

    只怕一招,就会令他陷入彻底虚脱的状态。

    凌尘心中有数,这种剑式,只有到了实在逼到迫不得已的地步,才能够尝试施展,否则的话,一旦落空,杀敌不成,自己就将陷入极为危险的境地。

    不出剑则已,一出剑,就要能够做到永绝后患。

    “闭门造车了这么长时间,也该下山出去闯闯了。”

    凌尘收剑入鞘,开始计划下一步的打算,长期的闭门修炼,会很容易使自己陷入瓶颈,只有增长见识,磨炼自身,才能将视野开辟得更宽,未来的路才会更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