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迷心散
    云城之中,柳府的确是数一数二的大府邸,连田阡陌,琉璃砖瓦,楼阁林立,那等庄严气派程度,怕是连许多王公府邸都要逊色很多。

    “几位少侠,请坐。”

    进入柳府之后,柳乘风也是将凌尘和徐若烟一行人带到了客厅。

    “一点小酒小菜,不成敬意。”柳乘风早已布置好了酒席,连席位都摆好了,显然是专程为五人准备的。

    “柳公子还真是热情好客,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望着这一桌丰盛无比的宴席,黄轩和方龙,余薇三人都是眉开眼笑,本来就赶了一天的路,肚子正饿着,当即也是放开肚皮吃了起来。

    在众人开始下筷的时候,那柳乘风的眼中也是陡然浮现出一抹隐晦的光芒。

    “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徐若烟什么样的山珍海味没吃过,她只是稍微吃了几口,便开口道,“柳公子不是要与我们分享那‘十里留香’的重要情报吗?客栈里面不方便说,这里总该方便了。”

    “是是,差点忘了正事。”

    柳乘风脸上浮现出一抹招牌般的笑容,而后正了正色,“想必各位也都知道,那采花贼在我云城作案,已经有十多次了,他不仅作案时间有一定的规律,连作案的地点,都有一定的轨迹可循。”

    “哦?”

    听的这话,徐若烟也是感兴趣起来。

    关于“十里留香”的情报,柳乘风的确知道得比城主府更多,而且分析得有条有理,让人不得不信。

    “听阁下这么分析,是说那‘十里留香’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的表姐韩翠儿,而且这两天他就会下手。”

    凌尘喝了口茶,问了一句。

    “不是这两天,采花贼很可能今天晚上就会动手。”柳乘风道。

    “今晚?”五人都有些诧异。

    “是啊,要不然,在下也不会如此心急地把各位少侠请来,我是怕一旦晚了,我的这位表姐也要遭那采花贼的毒手啊,到时候就追悔莫及了。”柳乘风也是露出十分着急的神色,然后拍了拍手,旋即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一个长相诱人的成熟女子,向着众人一一行礼。

    “这位就是我的表姐韩翠儿。”柳乘风向众人介绍道。

    “几位少侠,妾身能不能保住清白,就全仰仗几位少侠了。”

    成熟女子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瞬间就将黄轩和方龙二人俘获。

    “小姐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们身上。我们神意门弟子,就是为匡扶正义而生的,只要有我们在,采花贼绝伤不了你们一根汗毛。”

    黄轩顿时正义感爆棚,侠义之心油然而生,拍着胸脯打包票道。

    “可惜我的那位表姐不会武功,一旦被采花贼盯上,恐怕没有什么反抗之力。”柳乘风叹了一口气,话锋陡然一转,目光看向了徐若烟,“要是换成一个武功高强的人,能在那采花贼毫无防备的时候动手,那我估计,肯定能马到成功。”

    “有了。”

    徐若烟美眸骤然亮起,“请韩小姐今晚出府避一避,由我穿上韩小姐的衣服,假扮成她,在她的房间等着。”

    “这有点危险吧。”

    一直沉默着的凌尘吭声了,他瞥了那柳乘风一眼,而后嘴角也是掀起了一抹弧度,“我看这位柳公子男生女相,不妨由他牺牲一下,扮做女子,这样即便被那采花贼给采了,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说不定那采花贼因为误采到了一名男子,被恶心到了,从此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也说不定。也免得我们动手了。”

    “你这是什么鬼主意。”

    徐若烟有些无语地瞥了凌尘一眼,这家伙的脑回路,也太特别了点吧。

    柳乘风眼中闪过一抹冷光,旋即便再度浮现出何煦的笑容,“若是真能成功,我做点牺牲当然可以。只是那采花贼生性谨慎,又阅女无数,他岂会连男女都分不出来?而在下武功低微,假如交起手来,怕也不是其对手,如果这次被他给逃了,打草惊蛇,那以后再想抓他,可就难了。”

    “柳公子说的有道理。”

    徐若烟臻了臻首,而后美眸中闪过一抹凌厉光芒,“还是让我来当诱饵吧,我保证让那采花贼有来无回。”

    “有徐姑娘这位女侠出手,必定万无一失,真是我云城百姓之福。”

    柳乘风笑吟吟地道。

    “这是我们宗门弟子的职责。”徐若烟道。

    宴席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在柳乘风的提议下,晚上伏击那“十里留香”的人手也是布置完成,各司其职,计划十分周密。

    在宴席散后,凌尘却是留住了徐若烟,他并不像其他人那么乐观,他的心中,总觉得有一丝的不安。

    虽说他也拿不出缘由来,但是要说,这恐怕只有他这种在生死路上徘徊过的人,才会有这种难以言明的预感。

    “你在担心什么,若说这柳乘风的话,就算对我有意,应该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柳家是武学世家,家主柳传雄在江湖上也算赫赫有名,不会做自绝家门的事情。”

    徐若烟对她的身份还是很有自信的,她是谁?天虚宫的小公主,小小柳家,怕是给对方一百个胆,也不敢动她。

    “但愿如此。”

    凌尘也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要说证据,他刚来此地,能有什么证据,都是猜想罢了。

    宴席散后,凌尘也是在一名仆人的引领下,去柳乘风安排的厢房休息去了。

    针对采花贼的行动,还要等徐若烟准备好后,才开始布置。

    回到房间,凌尘刚坐下运功,便是察觉体内一阵异常。

    在凌天剑经的运转下,凌尘发现在自己的血液当中,多出了一丝丝蠕虫般的毒素,这些毒素,在凌尘稍加催动后,立即便散发出一股麻痹的波动,连心神都受到了干扰,有些目眩神迷。

    “这是……迷心散?”

    凌尘吃了一惊,他自幼博览群书,这迷心散是一种麻痹神经的毒药,进入身体之后,会潜伏半个时辰,等到半个时辰后,毒性爆发,就会陷入昏迷当中。

    “这柳乘风居然敢对神意门弟子下毒?”

    凌尘心中一沉,既然他中毒了,那就说明其他人也中毒了,在这柳府之中,能够对他们下毒的,不用想,肯定是柳乘风。

    这柳乘风,真是胆大包天。

    没有过多去细想,凌尘立即运转凌天真气,开始祛除体内的迷心散毒素。

    所幸他发现得较早,否则的话,等到半个时辰后,那可就一切都晚了。

    嗤嗤……

    凌天真气在凌尘的体内,犹如水流一般蔓延开来,所过之处,那经脉之中也是发出了细微的声响,那一丝丝毒素,在凌天真气的排斥和分解下,逐渐消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