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原形毕露
    半个时辰后,凌尘体内的毒素终于被清除殆尽。

    嗤!

    一缕黑色的毒血被凌尘排出体外,从指尖射出,溅在了房间的地板上。

    “总算是清理掉了。”

    凌尘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这迷心散的毒,总算是解了。

    幸亏他修炼的凌天剑经比较特殊,凌天真气不同于普通真气,对任何东西的感应都十分强烈,更何况是区区毒素。

    “这个时候,恐怕其他人也都中了毒。”

    凌尘面色微微一沉,这个柳乘风,问题很大。

    这个家伙,明显是冲着他们来的。

    “徐若烟危险了。”

    凌尘皱起了眉头,之前那柳乘风便隐约对徐若烟表现得极感兴趣,这番下毒,只怕大半还是冲着徐若烟去的。

    一念及此,凌尘也是感到有些头大,他明知道现在处境十分危险,但是徐若烟,却又不得不救。

    首先他不会见死不救,其次,徐若烟毕竟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要是现在被人污了清白,那他岂不是未婚先绿?

    拿起长剑,凌尘便出了房间,向着那庭院内侧暴掠而去。

    那韩翠儿的房间,就在庭院内侧,按照他们的计划,徐若烟现在应该呆在韩翠儿的房间里,等待那采花贼“十里留香”的出现。

    凌尘施展轻功,来到了房间外面。

    刚一来到外面,凌尘便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一阵笑声。

    “这几个宗门弟子还真是愚蠢,就这点脑子还学人查案,到头来,被本公子玩弄于鼓掌之中,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道声音的主人,赫然是柳乘风。

    “他们哪里知道,公子就是他们要抓的十里留香,进了贼窝喊捉贼,那不是笑话么?”另外一个是个女人,俨然是那韩翠儿。

    “果然是中套了。”

    凌尘皱起了眉头,之前他就觉得柳乘风有问题,没想到此人竟然就是采花贼本人。

    房间内侧,柳乘风目光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躺在床上的绝美少女,眼中升腾起了一抹**之色。

    “这个女人,居然生得如此漂亮,简直是上天赠予我柳乘风的一份大礼。”

    而徐若烟虽然清醒着,可浑身却动弹不得,她迷心散的毒已经被解了,但却又被这柳乘风给灌了新的毒,现在她浑身瘫软,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这徐姑娘可是天虚宫宫主的女儿,据说身份尊贵,和他人不同。”旁边的韩翠儿提醒道。

    “身份尊贵又怎样?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云城是我柳家说了算,我只要把这女人藏好,杀了其他几个神意门弟子,神不知鬼不觉,谁会知道是我干的。”

    “如果真有天虚宫高手过来,我就再随便找个人顶罪就行了,反正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知道十里留香是谁。”

    柳乘风咧嘴一线,眼神愈发炙热起来,这个徐若烟,他要定了,谁也不想拦他。

    “翠儿,你先退下吧。今天晚上,是本公子的大日子,谁也别来打扰我。”

    柳乘风挥了挥手。

    “是。”

    韩翠儿也是退了下去,关上了房门。

    “美人,过了今晚,你就是我柳乘风的女人了。”柳乘风咧嘴一笑,那俊美的脸庞看上去有些狰狞扭曲,他伸出手指一点,将徐若烟的哑穴解了开来。

    “你这个衣冠禽兽,真没想到,堂堂名门之后居然会干这种龌蹉的事情,现在悔改还来得及。”徐若烟恢复了嗓音,也是立即厉声娇喝道。

    “悔改?我为什么要悔改,人生得意须尽欢,莫浪费了青春年华呢,你说是不是。”

    柳乘风也不着急,他似乎也是在等待着什么,没有对徐若烟立即下手。

    “以我爹的神通,就算你做得再干净,他也一定能查到蛛丝马迹。柳乘风,你好歹也是世家公子,饱读诗书之人,不要被**冲昏了头脑。”徐若烟咬着银牙道。

    “呵呵,徐姑娘,不要再浪费力气了,这种话我早就听腻了,”柳乘风丝毫不为所动,脸上露出一抹戏谑的神色,“我知道你在打算些什么,拖延时间么?没用的,别想着会有人来救你,你的那几个朋友,都中了迷心散的毒,现在估计都在呼呼大睡呢。”

    “而且,你知道我之前给你喂的是什么吗?”

    柳乘风嘴角勾起一抹邪异的弧度,“那可是一种能够发掘女人内心**的好东西,待会不需要我动手,你就会扑上来,像一头发情的母狗一样撕我的衣服,主动求我宠幸你。”

    听得这话,徐若烟的俏脸也是唰的一声白了起来。

    “你以为我是真想听你这些废话?我是想等到你药性发作,再好好地疼爱你一场。”

    柳乘风满脸都是淫邪的笑容。

    此时的徐若烟已经心如死灰,她现在后悔了,后悔没听凌尘的话,一开始就不该接这个任务,后来更应该提防这个柳乘风,现在这个节骨眼才醒悟,已经晚了。

    她的清白,就要毁在这个淫贼手里了么?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就在这时候,她的身体,也是有着一丝异样的感觉扩散开来,让她的身体开始发热起来。

    药力开始发作了。

    “哈哈哈,徐姑娘,放弃挣扎,好好享受吧。”

    柳乘风脸上露出一抹扭曲的笑容,他已经脱掉了自己的外套,正准备爬上床。

    就在这时候,“砰”的一声,房间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柄长剑,陡然如流星般暴射进来。

    面色大变,仓惶间,柳乘风身形蓦然后倾,长剑从他脖颈间穿了过去,带起了一阵凉意。

    只差一丝!

    柳乘风心中冒起了一阵寒意,若是刚才他稍微反应慢上半拍,现在已经被这一剑毙命!

    “谁?”

    心中的**被这一剑惊得烟消云散,柳乘风陡然看向那门口的位置,那里,赫然有着一道少年的身影。

    “是你?”

    柳乘风眼瞳微微一缩,旋即也是哂笑了一声,眼中陡然浮现出一抹冷光,“武林第一天才,凌尘,可惜,你只有区区八重境武者的修为,难道想从我这个一重境武师的手里救人?”

    见到来人是凌尘,柳乘风的心情也是轻松了起来,他的修为远胜凌尘,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

    “你居然自己解了迷心散的毒,实在让人惊讶,不过我也不得不说,你真是愚蠢,若你在解毒之后立刻逃走,我根本无暇顾及你,可你居然会主动送上门来找死。”

    柳乘风脸上浮现出一抹森然的杀机。

    “是啊,这个傻子。”

    徐若烟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凌尘的举动实在太鲁莽了,这样一来,他们两个都得死,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徐若烟毕竟是我的未婚妻,只要我还是个男人,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妻子受辱吧。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可哪怕是拼上这条性命,我也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凌尘面色镇定,说完之后,伸手一吸,长剑也是回到了手中。

    他说的这么义正言辞,其实只是为了让柳乘风更加认为他是个傻帽,从而更大意而已。

    但是徐若烟听到这话,可就不是这么想了,看着凌尘的目光顿时有些复杂起来。

    她这次来神意门,明明说了还要和他退婚来着,可他却不惜为了自己牺牲性命么?

    “哈哈,那我今天就偏偏要让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蹂躏你这位未婚妻的!”

    柳乘风脸上涌出一抹变态的笑容,他忽然很有兴趣,让凌尘亲眼目睹他玩弄徐若烟的那一幕。

    唰!

    话音刚落,柳乘风的身形也是骤然掠出,武师一重境的强大气势,悍然压迫向了凌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