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意乱情迷
    一个是一重境的武师,另一个却只是八重境的武者,两人之间的差距,不可谓不大。

    铛!

    凌尘拔剑出鞘,和柳乘风的剑锋交击在一起,顿时间,灿烂的火星迸射而出。

    在这一剑的猛击下,凌尘的身形倒退了出去,足足了退了十数步,方才停了下来。

    “所谓的武林第一天才,就只有这点能耐?徒有虚名,给我死!”

    柳乘风眼中浮现出一抹讥讽之色,他根本不给凌尘停歇的时间,便再度一剑挥出。

    这一剑,凌空划出一道剑气,激射向了凌尘。

    面色一变,凌尘侧身出剑,将剑气堪堪格挡开来,然而这时候,柳乘风却乘机打出一掌,凝聚了十分真气,打在了凌尘的胸前。

    噗!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凌尘的身体倒飞而出,狠狠地砸出了房间,被夜色所吞噬。

    “凌尘!”

    徐若烟心急如焚,可是她却又什么都做不了,本来以她武师二重境的修为,足可以轻易地对付这柳乘风,可是她的大意,却让她现在一点忙都帮不上。

    “美人,先等我把你那如意小郎君给解决了,我就来好好地宠幸你。”

    柳乘风扫了床上的徐若烟一眼,而后嘴角也是泛起了一抹极为森冷的笑意,向着凌尘砸出的那个大窟窿走了过去。

    现在的凌尘,估计已经奄奄一息,只剩下半口气了吧。

    然而就在他走到那缺口处的瞬间,忽然间,迎面一道无比凌厉的气息猛然暴射而来!

    那是一抹快到极致的剑气!

    噗嗤!

    柳乘风脸上的笑容陡然僵硬,然而他却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一旦月牙形状的剑气,便是从他的脖子边射了过去,带起了一道血线。

    下一刻,柳乘风脖子上的血痕便陡然扩大,鲜血如注般猛然喷射而出!

    “怎么可能……”

    柳乘风到死的时候都不相信,凌尘一个武者,居然能够做到外发剑气,这根本不合常理。

    但是他没机会去想了,凌尘发出的剑气已经切断了他脖子的动脉,彻底断去了他的生机。

    砰!

    眼中的生机迅速涣散,柳乘风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而这时,那夜色当中,一道略显瘦削的身影方才走了出来。

    此时的凌尘,面色也是苍白如纸,刚才的一剑,直接用尽了他几乎所有真气,这一剑若是不中,那他必死无疑。

    当然,这一剑不可能不中,凌尘之前便故意示弱,给柳乘风一副自己不堪一击的印象,等得就是出这一剑的机会,要想击杀柳乘风,必须靠这一道剑气。

    做不到出其不备,那死的就是自己。然而最后的结果是,凌尘做到了。

    但即便如此,那也是险之又险。

    这时候,依旧躺在床上的徐若烟,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慢慢靠近。

    她心乱如麻,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声响,她听出来了,是有人死了,至于死的是凌尘,还是柳乘风,她根本不知道。

    而根据常理判断的话,恐怕死的人多半是凌尘。

    看来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了。

    她紧紧地闭上眼睛,心跳加快到了极点。

    然而等了很久,却并没有什么动静。等她重新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站在自己旁边的人,赫然是凌尘。

    “你……”

    徐若烟俏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先别说了,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冒犯了。”

    凌尘没有多说,便是将徐若烟抱了起来,这柳府不安全,虽说他杀了柳乘风,但是这柳府中依然还有不少高手,特别是柳家的家主柳传雄,那可是一名七重境的武师,一旦遇上,他们恐怕插翅难逃。

    带着徐若烟,凌尘立即逃出了柳府,骑上日行八百里的骏马,并连夜离开云城。

    至于其他三个人,不是他不救,他可顾不上了,此外柳乘风是他杀的,只要那柳传雄没有丧心病狂,那三个人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和徐若烟同乘一匹马,凌尘直接启程返回神意门,只有尽快离开云城的范围,他们才能安全。

    一旦柳家的人发现了柳乘风的尸体,肯定会立即派出追兵。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重要。

    然而凌尘的麻烦却并未结束,他发现,徐若烟身上迷心散的毒已经解了,但是另外一种毒,现在却开始发作了。

    “走的时候太急,忘了找解药了。”

    凌尘不知道徐若烟还中了其他毒,当即也是皱起了眉头,在出城百里之后,凌尘便找了一个山洞,将徐若烟放了下来。

    她现在的状态十分奇怪,一双修长的美腿在轻轻的颤抖,相互搅在一起,使劲的蹭动,就连裤裙似乎都要被她弄碎,那雪白的肌肤上,泛起了一层红晕。

    此时的徐若烟哪里还有平时高高在上的冰冷模样,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显得意乱情迷,美丽的玉手甚至在抓扯身上的衣服,撕裂出一条条破口,雪白的肌肤大片大片地暴露在空气中。

    “糟糕。柳乘风给她下的恐怕不是寻常毒药,而是一种慢性的****,这下有些麻烦了。”

    凌尘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先将一枚普通的解毒丹给徐若烟服下。

    在那之后,凌尘也是服下了一枚恢复真气的丹药,他现在同样状态不好,趁这个时候休息一下,恢复损耗的真气。

    然而徐若烟这个时候,动静却越来越大。

    “凌尘……”

    徐若烟浑身柔软,就像是喝醉酒了一般,搂住了凌尘,绝美的脸颊贴在凌尘的脸上,嘴里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她的一双柔软的玉手,情不自禁的探进凌尘的衣服里,四处地摸索着。

    面对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这种诱惑,恐怕是个男人都招架不住,凌尘只得不断扫开徐若烟的玉手,防止她做出过分的动作。

    感受到这般近乎完美的触感,凌尘也是有些心神荡漾,他连忙夹起手指,准备点徐若烟的穴道,封住对方的行动,却不想反被徐若烟给反制住。

    凌尘现在真气几乎耗尽,在力道上根本比不过徐若烟,后者稍微一用力,便是将凌尘推到,然后整个柔软的娇躯骑在了他的身上。

    徐若烟双眼迷离,嘴里喘着粗气,紧紧的抱着凌尘,玉手再次伸进凌尘的衣袍,向着他的下半身探去。

    噗!

    左手反手一指点出,凌尘准备地点中了徐若烟的穴道,后者的娇躯也是立即瘫软了下来,倒在了凌尘的怀里。

    “这柳乘风果然是个采花大盗,这药性竟然如此强烈,能够将一个冰山美人变成一个******。”

    凌尘忍不住擦了一把汗,而后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徐若烟披上,将那香艳的雪白娇躯给遮盖住。

    “还好你今天遇到的是我,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说罢,凌尘也是将徐若烟在旁边安置好,这才平复翻涌的心情,重新盘坐下来,恢复真气,也就他定力好,能够承受住这种诱惑,即便如此,如果不是意志超乎常人,坚守着道德底线,恐怕早已经做出出格的事情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