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谁是傻帽
    云城,柳府。

    “乘风,我的宝贝儿子,是谁!究竟是哪个恶賊,居然敢杀我柳传雄的儿子?”

    房间里,柳传雄抱着柳乘风的尸体,在那大声痛哭,整个柳府之中,几乎都传荡着柳传雄的咆哮之声。

    “家主,在府中发现了几个陌生人,已经被我们全部拿下了。”

    这时候,柳府的宾客把黄轩和方龙,余薇三人给押了上来。

    “是不是你们几个,害死了我儿子乘风?”

    柳传雄看向三人的眼中,闪烁着一抹杀意。

    “柳家主,此事我们一无所知啊,那徐若烟和凌尘呢,他们为何不在这里,这件事情,肯定是徐若烟和凌尘干的,然后嫁祸在我们三人身上,还请柳家主查清楚事实啊。”

    黄轩三人看到柳乘风的尸体,也是一阵目瞪口呆,他们喝了点酒,回去就睡死了,哪里知道发生了这样的大事。

    “徐若烟,凌尘?”

    柳传雄突然瞥向了旁边的韩翠儿,“这两人现在何在?还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翠儿心中一突,也是连忙上前道:“那两人已经不在府中了,这几个人都是公子请来对付采花贼的,没想到采花贼没出现,公子却死了。这两个人要不是心中有鬼的话,为什么要连夜逃走?”

    “妾身是真没想到,公子好心邀请他们来府上做客,这二人竟然这般狼心狗肺……”

    韩翠儿说得情真意切,声泪俱下,就算是谎话,只怕大部分人也都信了。

    “混账东西!”

    柳传雄一拳锤在地上,连地板都出现了一丝裂纹,“这些神意门弟子,简直胆大包天,目无王法,杀子之仇,不共戴天,立刻组织人手,追查那凌尘二人的下落!”

    “是!”

    柳家的一众高手纷纷应命。

    “那这几个人怎么处理?”

    一名宾客指着黄轩三人,问道。

    “杀了,替我儿报仇。”柳传雄冷冷道。

    “柳家主,此事与我们无关,冤枉啊……”黄轩三人面如土色,他们正想讨饶,后颈便挨了一记重击,口鼻出血,命丧当场。

    “家主,那凌尘二人连夜逃脱,恐怕已经出了云城,现在想要抓捕到他们,希望不大。”一名武师级别的宾客开口道。

    “不用担心,他们中有一人中了毒,跑不远,现在撒网去追,肯定能够抓到这两人。”韩翠儿也是面**冷之色。

    “这两个人,必须为我儿子陪葬!”

    柳传雄眼中透射出一抹凛冽的杀意。

    ……

    百里外的树林。

    天刚蒙蒙亮,山洞中,凌尘缓缓睁开了眼睛,吐出一口浊气。

    经过大半夜的休整,凌尘的精气神都恢复了许多,体内损耗的真气,也是回复得七七八八。

    这还得多亏了柳乘风提供的上好丹药,在走之前,凌尘把柳乘风身上能拿的都拿了,这柳乘风倒不愧是一重境的武师,柳家少主,身家十分丰厚,什么丹药,银票,样样不缺。

    这些财富,又能换取不少的修炼资源,此外柳乘风已经伏诛,十里留香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回到神意门,又能兑换不少的贡献值。

    这些贡献值,凌尘肯定也要全部换成资源。

    这次凌尘能杀得了身为一重境武师的柳乘风,并不仅仅靠着那一发剑气,还有冷静的头脑,精准的判断。

    当然,运气也不错。否则的话,就算是出这一剑,也无法做到一剑毙杀一名武师。

    正当凌尘还在回向想着昨天那场战斗的时候,旁边躺着的徐若烟,那修长的睫毛却是在此刻动了动,然后苏醒了过来。

    凌尘正欲问候一句,耳边却骤然响起了徐若烟的尖叫声,然后一道凌厉的掌风,陡然对着他狠狠扇来。

    唰!

    已经有所准备,凌尘将那掌风避开,那等劲风刮的他脸皮生疼,若是被这一巴掌扇到,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动手,徐若烟身上披着的宽松衣袍也是滑落下来,那大好春光,再度暴露在凌尘的面前,也是令得后者多看了两眼。

    连忙将衣服穿好,徐若烟俏脸难看,“凌尘你这个色狼,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能对你做什么,倒是你,差点对我做了什么。”

    凌尘嘴角浮现出一抹戏谑之色。

    “我那是中了柳乘风那淫贼的毒!”徐若烟依稀想起了昨天的一些场景,好像的确是她身体不受控制,做出了出格的举动。

    “你说你没对我做什么,那我的衣服呢,怎么会变成这样。”徐若烟还是气不过,昨天的事情她只是依稀记得一点点,鬼知道凌尘有没有趁机对她做点什么?

    看着满地的碎布块,凌尘感到十分无辜,“拜托,衣服是你自己撕烂的,昨天晚上,你就像是一头发情的母牛,根本拦都拦不住,要不是我及时制止你……”

    “闭嘴!”

    徐若烟想起来了,俏脸上也是泛起了一阵羞红,同时对凌尘有些咬牙切齿,什么发情的母牛,这个混蛋,看她的笑话就这么开心?

    “再说我要是对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的身体,难道你自己感觉不到?”

    嘴上说着,凌尘也是从包袱中拿出一套自己的衣服,递给了徐若烟,“你的包袱丢在了柳府,走的时候太急没时间拿,我的衣服,你就先将就着穿吧。”

    徐若烟接过了衣服,也是臻了臻首,这次能够逃出来已经是万幸了,丢包袱,那只是小事。

    “那你先转过去。”

    徐若烟红着脸道。

    “能看的昨天都看到了,不能看的地方呢,现在也看不到,何必多此一举。”

    凌尘转过身去,嘴里面也是嘀咕着。

    “你还想看哪里!”

    徐若烟恨不得将凌尘按到在地,狠狠地教训一顿,但是一想想,这家伙却又真的没有趁机冒犯她,而是和自己保持了距离,而且要说起来,凌尘还冒死救了她一命。

    只是这却又有了新的问题,这个家伙,在那种时候都能经受住诱惑,难道是圣人不成?

    实际的答案当然不是,凌尘毕竟还是个不谙人事的少年,遇到这种事情,难免心猿马意,但他并不是普通人,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无论出于何种考虑,他都不能动徐若烟一分一毫。

    他不能趁人之危,更不能毁人清白。

    “你可以转过来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徐若烟的声音也是从背后传了过来。

    凌尘转过头去,眼睛也是微微一亮,现在的徐若烟,头发束了起来,少了几分少女的美丽,却多出了几分英气,别有一番风采。

    “不管如何,谢谢你救了我。”徐若烟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向凌尘道了声谢。

    “不用,我们是队友。”凌尘摆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

    听得这话,徐若烟忍不住想反驳凌尘,黄轩和方龙他们也是队友,你怎么不救他们?

    这家伙,明明口是心非,对她特殊对待,就是死鸭子嘴硬,还装成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生气。

    凌尘这话,直接噎住了徐若烟,两人之间,气氛也是有些僵硬,沉默了一会。

    “你……昨天晚上说的话,是出自真心的么?”徐若烟突然打破了沉默。

    “什么话?”凌尘愣了愣。

    “就是在柳乘风面前说的那句话。”徐若烟目光刻意看向了别处,看似毫不关心的样子,“你还胡言乱语说,什么只要自己还活着,就可以为了妻子豁出性命之类的。反正都是胡说扯的。”

    “当然是假的。”

    凌尘不假思索,“你都知道是胡言乱语了,那还问什么,就是你说的那样,不要想太多,也免得我再给你解释了。”

    “假的?”

    徐若烟面色微变,俏脸的表情有显得些僵硬。

    凌尘点了点头,“是啊,我只是为了让那柳乘风以为我是个傻帽,这才故意说这话的。这个人十分精明,我要是不说的像模像样一点,如何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自顾自地说着,凌尘完全没注意到,徐若烟的脸色已经完全阴了下来。

    “他说的一点没错,你还真是个傻帽。”

    没等凌尘说完,徐若烟将换下的衣服狠狠地甩在了他脸上,丢下一句话后,便是气冲冲地走出了山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