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柳传雄
    凌尘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他这是哪里又惹到这位姑奶奶了,突然间发这么大的脾气。

    只是苦笑了一声,凌尘也是连忙跟了出去。

    “你体内毒素未清,还是不要太过剧烈运动得好。”

    凌尘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出了山洞。

    “我的死活,与你有什么关系?”

    徐若烟头也不回,语气也是格外地冷漠。

    听得这话,凌尘也是没什么办法,女人心,海底针,根本摸不透。

    “我想说的是,这个地方不安全,马匹休息了一晚上,脚力应该恢复了,我们现在应该快马加鞭,赶回神意门。”凌尘牵着马在后面跟着,一脸的无奈。

    “我才不要和你同乘一匹马!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

    徐若烟的声音仍然冰冷,显然还带着一抹怒气。

    “现在不是非常时期吗?何必在意这些小事情。”凌尘走上去,试图拉住徐若烟,却被后者给一把甩开。

    “凌尘,我告诉你,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三个月后,我们就解除婚约,我要和你恩断义绝。”

    徐若烟咬着银牙道。

    “是啊,咱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三个月后,我会履行和你的约定,和你解除婚约。”

    凌尘点了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然而他这话,却是反而惹得徐若烟心中更气。

    就在二人争执不休的时候,不远处的树叶也是动了一下,一道黑影,鬼鬼祟祟地离开,向着远处掠去。

    此刻,在距离山洞不远处的一座山头上,十数道身影,赫然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这群人中为首的,赫然是柳家家主,柳传雄。

    唰!

    一名体型魁梧的外家高手从林海中冒了出来,跃上了山头。

    “怎么样了,可有找到那凌尘二人的踪迹?”

    柳传雄看向那名外家高手。

    “暂时还没有,不过根据我们的判断,如果他们真中了毒无法跑远的话,那他们应该就在这一带了,再远的话,就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了。”

    那人上前禀报道。

    “给我往死里搜!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死角,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到。”

    柳传雄面色一冷,厉声喝道。

    他就不信,就这么大地方,动员这么多人去找,会找不到两个人。

    一刻钟后。

    又有一名武者回报。

    “家主,找到那两个人了。”

    那名武者匆忙禀报。

    “在哪?”

    柳传雄面色一紧,立刻索问道。

    “就在不到十里外,我已经一路留了记号,他们现在还应该没有走远。”

    “好!你去前方带路!你们几个,跟我立刻动身!此外,通知其他人,赶往目标地点!”

    柳乘风一脸喜色,不枉他折腾了大半夜时间,总算是把人给他找到了。

    儿子,爹一定亲手给你报仇雪恨!

    柳传雄直接跃上了一匹彪悍的骏马,带着十数名武者,带起滚滚尘烟,绝尘而去。

    ……

    另外一边,凌尘和徐若烟却仍未和解,说到修炼天赋,凌尘自然是一流,但是说到哄女孩子,那却是他的短板了。

    他这次就是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能说动徐若烟跟他一起离开。

    就在凌尘也是感到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忽然耳朵一动,然后面色陡然一变,也是顾不得男女之别,将面前的徐若烟给揽进了怀里。

    咻!

    徐若烟正欲发作,却是猛地感觉背后一道锋利的箭矢擦了过去,狠狠地钉在了附近的一棵大树上。

    若是再慢一点的话,这一箭,就要射中她的身体。

    “谁?”

    凌尘放开了徐若烟,而后也是蓦然拔剑,向着那箭矢射出的方向暴掠而去。

    砰砰砰!

    刹那间,那里的草堆爆了开来,从里面突然冒出两名黑衣人,以极近的距离射出两道剧毒的黑色箭矢。

    叮!叮!

    凌尘的身体后倾,长剑舞动,无比轻巧地将那两道黑色毒箭给格挡开来。

    噗!

    反手一剑刺出,剑光仿佛突然加长了一般,在其中一名黑衣人骇然的目光中,洞穿了他的咽喉,

    另外一名黑衣人拔出佩刀,趁机疯狂刺向凌尘,后者的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再度避开了这一刀,而凌尘一个转身,也是一剑削出,将那黑衣人的半个脑袋都给削了下来。

    两名试图偷袭的黑衣人,转眼间就被凌尘击毙。

    然而杀了这两人,凌尘的脸色却并没有半点放松,他的目光陡然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在那里,十余道身影,正在向着他们缓步走了过来。

    啪啪啪!

    拍手的声音由远及近,只见得那拍手之人,赫然是一名颇具威严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气势浑厚,步履雄健,被他盯着,凌尘也是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

    “真不愧是武林第一天才,柳某今天算是见识了。”停止拍手,那中年男子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只不过那笑容当中,却是隐约包含一丝冷酷的杀意。

    “阁下就是柳家家主,柳传雄?”

    凌尘眼瞳微微一缩,他心头微沉,不同猜,都能知道来人是什么身份。

    “呵呵。我还以为,许久未在江湖上走动,这江湖上,已经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号了。”柳传雄冷冷一笑。

    “怎么会,阁下的碎冰掌,曾名动风之国武林,云城柳家,也算是江湖名门了。”

    凌尘不动声色地道。

    “既然知道,为何还敢在我柳府行凶?”柳传雄面色骤然变得森冷之极,“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就算你们是神意门,天虚宫的弟子,今日也必死无疑!”

    “柳传雄,你难道不知道,你儿子就是十里留香那个采花大盗,祸害了多少云城少女,他这次是死有余辜,我们只是替天行道而已。”

    徐若烟忍不住娇喝道。

    “住嘴!”柳传雄喝声如雷,震耳欲聋,“只要是个男人,谁没点**,不就是几个贱婢女子,我儿子看上她们,那是她们的福气。”

    “你!”

    徐若烟还欲再说,凌尘却是摇了摇头,“这个人已经丧心病狂了,你跟他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望着周围一道道逼近的身影,徐若烟靠着凌尘的后背,问道。

    “如今我们已经逃不掉了,唯有拼死一战,才有一线生机。”

    凌尘处变不惊,他极力地分析着任何可能逃生的方案,但是这次,恐怕真的是插翅难飞了。

    光是柳传雄这个七重境武师,都足以轻易地杀死他们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