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援兵
    话音落下,一道隐隐如龙形的剑气,快速地暴斩而出。

    砰砰!

    那两名武师的两道掌劲先后落在了凌尘身上,将后者轰得吐血倒飞出去,一根肋骨断裂的声音,陡然响起。

    一次承受两名武师的正面攻击,换做是寻常八重境武者,此刻已经粉身碎骨了。

    而在凌尘中了这两道猛击的同时,他所斩出的那一剑,也是如同惊虹一般,从那三人的脖子间擦了过去。

    三颗人头,几乎在同时间飞了起来。

    在头颅飞起之后,那三人的脸上,仍是残留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们根本无法想象,自己会这么轻易地死在凌尘的手里。

    一剑斩杀三人!其中还有两名武师!

    “怎么可能?”

    那柳传雄刚巧看到了这一幕,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这么多高手,就算是韭菜也要割上一阵子吧,居然在短短时间内,便被凌尘杀了个精光。

    特别还是在有两名武师的情况下,竟然还闹了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柳传雄,看来今天你是无法得逞了。”

    徐若烟也没想到凌尘能够反杀对手,心中感到无比惊讶,就算是她,修为比凌尘高出好几个层次,在不施展冰心神魄的情况下,怕也是会感到十分棘手。

    然而凌尘这家伙,却这么快就解决了战斗。只是看刚刚的样子,凌尘似乎也被那两名武师打成重伤,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了。

    “呵呵,这小子的确让人意外。”柳传雄眼中光芒闪烁,旋即哂然一笑,“不过,你们两个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那小子现在半死不活,而你的秘法还能支撑多久?现在你的力量,应该已经在衰减了吧。”

    柳传雄嘴角掀起一抹森冷的诡异弧度,“不出一盏茶的工夫,你们两个都将死在我的手里。”

    听得这话,徐若烟也是俏脸微沉,柳传雄说的一点没错,她的冰心神魄是有时间限制的,她的真实修为只有武师二重境,等到秘法效果一退,她根本不是对方这个七重境武师的对手。

    目前这个情况下,只能放手最后一搏,才有胜算。

    徐若烟俏脸变得凝重起来,心如止水,冰心神魄的效果,在她的身上逐渐地褪去,而随着战斗的进行,徐若烟也是越来越处于下风。

    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徐若烟突然暴起,她在抓住柳传雄破绽机会的刹那,蓦然刺出了极为惊艳的一剑。

    灵犀一剑。

    这一剑出现的时候,平淡无奇,但是在乍眼之中,剑速突然变快,斜刺而出。

    柳传雄起初并未把这一剑放在眼里,直到那剑的轨迹突然加速的时候,方才面色剧变,欲要侧身避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剑尖的位置突然加长,仿佛被无形中增长了三分,直接刺进了柳传雄的身体,剑锋从背后洞穿而出。

    这一剑,距离柳传雄的心脏只有毫厘之差。

    柳传雄虽然没避开这一剑,但他却避开了要害,即便如此,这一剑仍然狠狠地重创了柳传雄,让他感到五脏六腑一阵震荡,心脉受损,鲜血狂喷。

    “滚!”

    含怒之下,柳传雄也是一记碎冰掌打在了徐若烟的胸口位置,将徐若烟轰飞出去。

    俏脸苍白如纸,徐若烟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落在了凌尘旁边的位置。

    “没事吧?”

    凌尘虽然受了重伤,但他也没有时间去恢复了,只能强提真气,来到徐若烟的身旁,将后者给搀扶了起来。

    “没事。不过我恐怕没有再战之力了,对不起。”徐若烟看向凌尘的目光中充满了歉意。

    “生死有命,谁还没个死呢。”

    凌尘笑了笑,他毕竟已经是闯过鬼门关的人,对于生死,他并不会像常人那般畏惧。

    而徐若烟,看到凌尘脸上的笑容后,心中也是安定了许多,似乎一时之间,也不那么害怕了。

    好像有这个家伙在身边,她连对死亡的恐惧都淡了了很多。

    闭上了眼睛,徐若烟靠在了凌尘的肩膀上,晕了过去。

    “好一对难舍难分的多情男女,可惜,是你们合谋害死我儿子乘风,现在就给我儿子陪葬去吧!”

    柳传雄封住了身上伤口的穴道,减少失血的速度,他的眼中充斥着凛冽的杀意,在他话音落下后,也是再度暴掠而出,狂暴气势,疯狂压迫向了凌尘和徐若烟二人。

    凌空一掌劈出,凌尘身前的空气震荡不已,一道真气凝聚的掌印,迎面暴轰而来。

    这一道掌印,蕴含着惊人的力量,在空中划出一道鲜明的轨迹。

    就在这道掌印即将命中凌尘二人的时候,突然间,一道黑色犹如流星一般的拳劲,从那空中猛然落下,一举将那掌印给轰成了粉碎!

    凌尘面色一变,只见得那拳劲轰出的方向,赫然有着一名紫袍老者踏空而来,落在了旁边的一棵大树顶端。

    “吕蒙长老!”

    凌尘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没想到救兵会在这个时候赶到。

    “我要是再晚到一会儿,你们两个小家伙就没命了。”

    吕蒙瞥了一眼凌尘二人,目光在徐若烟身上停顿了瞬间,面色也是微微一沉。

    他这次来神意门的使命,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要保护好徐若烟的安全,没想到这才来多久,徐若烟竟然被伤成这样,他回去要怎么和宫主徐飞鸿交代。

    一念及此,吕蒙的视线也是转到了柳传雄的身上,这要不是他及时赶到,这会儿,徐若烟已经死在此人手里了。

    “紫袍长老?”

    那柳传雄的目光落在吕蒙的身上,心中也是震惊了起来,紫袍长老,那是大宗师的境界,每一个,在江湖上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看来我天虚宫的权威,在某些人眼里已经完全成为摆设了,连我们天虚宫的人也敢动,柳家,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了。”吕蒙声音冰冷地道。

    听得这般霸道之语,柳传雄也是面色一变,而后沉声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这两个小贼杀了我儿子,难道我就不能不能杀他们报仇?”

    “少说废话,你儿子是什么货色,也配叫我天虚宫的少宫主偿命?”

    吕蒙冷笑一声,神情讥讽,根本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便是运转真气,脚掌一点,凌空飞掠向了柳传雄。

    这番话说出来,也是令得凌尘颇有感触,这就是现实!力量决定一切,谁管你有没有道理,只要你的拳头够大,什么事实真相,根本不值一提。

    “这里是风之国,阁下难道想在我国行凶不成?”柳传雄面色一变,连忙喝道,“这件事情我知道错了,这两个小家伙既然都没事,我们何不各退一步,就此作罢!”

    面临着吕蒙的强大气势压迫,柳传雄也是立马虚了起来,在凌尘和徐若烟面前他可以嚣张,但是在一名大宗师的面前,他就是一只蝼蚁。

    “晚了!”

    吕蒙根本不会管现在是在何地,他眼中杀意翻涌,目光锁定柳传雄,凌空一指蓦然点出,磅礴真气,化为一道粗大的透明指劲,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暴射而出。

    指劲几乎没有轨迹,只是在瞬息之间洞穿而过,柳传雄身后的大树上,赫然出现一个指洞,贯穿了整个树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