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云天河的挑战
    “古圣王战法!”

    这五个字,如雷贯耳一般,从凌尘脑海中穿过。

    凌尘嘴角掀起了一抹弧度,既是这天府将军留下的战法,想都不用想,必定是这世间少见的强大秘法。

    将秘籍翻看一遍,凌尘大致明白了这战法的内容。

    这古圣王战法,一共分为三重,练成第一重,使用战法可以短暂提升一重境界,练成第二重,则可以提升两重,直到第三重,可以提升三重境界。

    这也就是说,若是将三重境界全部练成,凌尘现在可以瞬间提升到二重境武师的地步。

    这门战法,越到后期越恐怖,而且这古圣王战法比起徐若烟的冰心神魄,无疑更高明一筹。

    这简直是逆天的秘法。

    不过这古圣王战法有个缺陷,那就是用完以后,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那就意味着,在战法时限到之前,必须结束战斗,或者逃之夭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能轻易动用这门战法。

    然而多了这一门战法,无疑等于又增加了一张保命的底牌。

    将秘籍的内容牢牢记住,凌尘也是将秘籍放回了天府戒当中。

    凌尘眼中泛起了些许的精光,如果早一点得到这门古圣王战法,他也不会落得如此狼狈了。

    没有迟疑,凌尘立刻开始修炼这门古圣王战法。

    “平天下之道,内圣而外王。”

    凌尘口中喃喃自语,他已经开始修炼战法的口诀。

    以他的天赋,这古圣王战法虽然拗口难懂,但是却难不倒他。

    这第一重的口诀,他还是能够掌握的。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凌尘一方面修炼古圣王战法,另一方面,则继续恢复他体内的伤势。

    五天后。

    凌尘终于将古圣王战法的第一重修炼成功。

    在此同时,之前留下的伤势,也差不多恢复得七七八八。

    那柳传雄的行囊里面有不少丹药,吕蒙杀了柳传雄,却并没有拿走柳传雄的行囊,想来也是看不上,那这些东西,都被凌尘照单全收,借助于这些丹药的力量,方才能够将重伤恢复的如此之快。

    这门古圣王战法,第一重的难度最小,但是从第二重开始,难度增加了十倍不止,第三重更不要说,要想掌握更需要耗费时日。

    凌尘目前的能力,只能掌握第一重,至于什么时候能习得第二重,那就不好说了。

    如今凌尘的修为,也是隐约达到了八重境的巅峰,直逼武者九重境。

    那可是他曾经的境界。

    “是时候回去了。”

    凌尘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在这里已经呆了一段时间了,这里是墓穴,阴气很重,又与外界隔绝,呆久了不仅身体受影响,精神也会受影响。

    走之前,凌尘向着石台鞠躬了三下,他如果没猜错的话,这石台上的骨灰应该是天府将军本人的,他从这里得到了这么多好处,而按理来说,这里是别人的墓地,他不应该擅自闯入。

    “天府前辈,你的遗物我收下了,希望你不要怪我,这些东西放在这里也是浪费,到了我的手里,我一定让它们发挥出它们应有的光芒。相信你也不希望看到,这些东西彻底腐烂在这里。”

    凌尘说的没有一句空话,换做是其他人,恐怕早拿了东西跑了,哪能和他这样,保持对前辈的礼貌和敬畏之心。

    在礼毕之后,凌尘也是转身向着来时的通道走去。

    山洞口。

    凌尘从其他地方搬来了几块大石头,将洞口给堵了起来,这墓地中已经没什么东西了,但是为了以防后面还有人找到进去,难免到打扰到天府将军的英灵。

    再度对着墓地的方向一鞠躬,凌尘便飞身上马,一骑绝尘而去。

    ……

    神意门。

    距离山门不远的一条小径上,一群弟子正聚在一起,仿佛在议论着什么。

    这群人中,赫然有着凌尘的熟人,云天河。

    “听说没有,前段时间去做那十里留香任务的五个人,最后只回来了徐若烟一个,还受了重伤,差点连命都丢了。”一名弟子小声道。

    “我可听说,那凌尘也在队伍当中,到最后竟然也没回来么?”又一名弟子问道。

    “徐若烟一个二重境武师都伤成这样,那其他人还会有生路?多半是死了吧。”另一名弟子附和道。

    “死了?那真是便宜他了。”

    先前说话的弟子看向了云天河,一脸的谄媚之色,“云师兄如今已经是一重境的武师,正是要找那凌尘雪耻算账的时候,没想到这小子竟是先死在别处了。”

    听到雪耻两个字,云天河也是面色一阵阴郁,上次在生死台上输给凌尘,简直就是他这毕生的污点。

    一名弟子见云天河面色有异,也是连忙呵斥那人,“说什么呢,什么雪耻,云天河师兄只是一时大意,才会马失前蹄,怎么就耻辱了,这次若是那凌尘不死,云师兄定要打得他满地找牙!”

    “没错,云师兄的实力,早已独霸年轻一代。”其他弟子纷纷吹捧道。

    “哼!可惜那小子自己找死,否则的话,我必定要让他跪在我的面前!”

    云天河冷冷地道。

    就在他才话音刚落之际,一道身穿白衣的熟悉少年身影,却是从他的眼前走了过去。

    “那不是凌尘吗?”

    一名弟子眼尖,顿时惊叫道。

    “这家伙原来没死。”剩下的弟子也都是有些吃惊。

    “没死正好!”

    云天河又喜又怒,怒的是这小子居然如此命大,喜的是他终于能够亲手洗刷败给凌尘的耻辱。

    “凌尘,给我站住!”

    闪身出现在了凌尘身后,云天河大喝一声。

    脚步蓦然停顿,凌尘回过头来,面色淡然,“有何见教?”

    “你说有何见教?”云天河眼中寒意愈甚,“上次是因为大意才会输给你,这一次,我要让你跪在我的面前,舔我的鞋底!”

    “宗门之中,禁止私斗,你想违反禁令?”凌尘不动声色地道。

    “我们只是切磋而已,废话少说,今天你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

    云天河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击败凌尘,将后者狠狠地踩在自己的脚下,他没耐心去等了,被凌尘拖几个月时间,到时候又横生变数。

    “何必呢,我不想虐一个手下败将。”

    凌尘脸上露出一抹无可奈何的神色。

    “哈哈,笑话!就凭你,这次谁虐谁还不一定呢?”

    云天河面色阴沉,陡然间,长剑出鞘,他一脚踏裂地面,如闪电般掠向凌尘。

    “神门绝影!”

    人至途中,云天河双手握着长剑迅速挥砍,因为速度太快的原因,手臂仿佛没入到虚空中,只剩下剑芒纵横交错,涵盖整个平台,彻底封住住凌尘所在的空间,让他后退不得,前进不得,闪避不得,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硬抗。

    “好!不愧是云天河师兄!”

    “凌尘败局已定,等着给云师兄舔鞋底吧!”

    几名弟子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看!凌尘和云天河又打起来了!”

    这时候,其他路过此地的弟子也是纷纷聚集了起来,这里离山门很近,自然平时人流量也会多一点。

    “这次云天河是有备而来啊,他已经是一名一重境武师了,而凌尘才刚刚达到八重境而已。”

    “是啊,太欺负人了,现在这种差距,根本没得打嘛。”

    路人弟子也都纷纷不太看好凌尘,武者和武师之间的差距相当大,而上次凌尘能战胜云天河,也已经是付出了全力,这次,凌尘恐怕输的概率居多。

    可他们却并不知道,凌尘已经有过一剑斩杀两名武师的记录,看似不可逾越的差距,在凌尘这还真算不了什么。

    铛!

    云天河的剑芒花哨极多,让人看得眼花缭乱,他自信这次必能将凌尘玩弄在股掌之间,然而到了凌尘面前,却被剑鞘轻易地格挡住,任由再花哨,最后也无法前进一步。

    “怎么可能?”

    剑招轻易被挡,云天河的脸色也是再度一沉,他使劲地按下剑柄,试图以力量优势压迫凌尘。

    但是在力量上,他怎么可能有优势而言。

    “滚!”

    凌尘厉喝一声,一股惊人的力量陡然于剑鞘处爆发,空气中都是掀起了一层淡淡波纹,喝声刚落,云天河整个人就被震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