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一剑击败
    “怎么会这样?”

    云天河手下的弟子都是呆若木鸡,已经晋入武师境界的云天河,居然都不是凌尘的一合之敌?

    此时,倒飞出去的云天河一个翻身,在五米外停了下来,他面色难看,而后猛地沉声大喝,“混账东西,吃我这招!”

    他长剑猛然划出,竟是凌空划出一道白色的弧形剑气,逆斩向了凌尘。

    剑气划出,云天河脸上也是重新浮现出一抹自信的笑容,这道剑气,可是他的杀手锏。

    “羸弱不堪。”

    目光盯着那一道白色弧形剑气,凌尘嘴角似乎浮现出一抹讥讽之色,而后他也是拔出天府重剑,一剑划了出去。

    一道月牙形的淡金色剑气,陡然飚射而出。

    “这是……剑气?”

    云天河脸上的喜色陡然僵硬,这家伙,居然也能做到外发剑气?这怎么可能?

    卡擦!

    两道剑气碰撞在一起,只是瞬间,云天河的剑气就被切断,生生地劈开,而剩余的剑气,则是狠狠落在了云天河的身上,将后者给劈飞了出去。

    一口鲜血喷出,云天河昏死了过去。

    望着这一幕,所有的弟子俱都是眼神呆滞,张开的嘴巴无法闭合。

    场上鸦雀无声,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凌尘已经离开了这里。

    “靠,我看到了什么,剑气,凌尘只有八重境武者的修为,他居然也能够使出剑气!”

    “是啊。凌尘一剑打败了云天河,一剑啊!这要多强大的实力才能做到。”

    “压倒性的优势,差距太可怕。”

    “云天河这辈子怕也无法战胜凌尘了。”

    听着内门弟子的议论声,几名听命云天河的弟子面面相觑,他们面色一阵青一阵红,只得将云天河给悄悄抬走,灰溜溜地离去。

    ……

    凌尘再度击败云天河的消息,也是飞快地在弟子当中传了开来,大多数人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都感觉一阵错愕,如果不是有着足够把握的话,云天河不是傻子,不可能去自取其辱。

    这就说明,云天河是怀着十足的信心去挑战凌尘,但结果还是败了,据传还是被秒杀的。

    可怜的云天河。

    少部分人对云天河产生了同情,毕竟后者也是个天才人物,如今却缕缕被和自己齐名的凌尘击败,今后怕是很难再抬起头来了。

    但是天才之间的竞争,原本就是如此残酷,总有一方是失败者,调整不了心态,不能奋起直追,那就会永远被别人踩在脚下。

    凌尘没有去关注别人怎么看这场战斗,此刻的他,仍在苦练着剑法,只不过是击败了一个云天河,距离天榜都还有一段很大的差距,更不要说,和叶南天这些成名人物相比。

    对凌尘来说,修炼是争分夺秒,一刻都不能懈怠。

    凌尘一方面稳固刚刚练成的古圣王战法,另一方面,他继续练习寻龙剑术的前四式,争取将第二式白龙过隙和第三式寻龙无影,都提升到十成的熟练度。

    修炼新的剑招固然重要,但是提升剑招的熟练度,却同样非常重要。

    休整了一天,第二天清晨,凌尘便出门准备再次下山一趟。

    现在时间已经近了年底,和泰亲王约定的皇家狩猎之期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就要到了,在那之前,他得先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行。

    “凌尘!”

    凌尘刚出门,便见得一道熟悉的倩影,向着他走了过来。

    “你的伤好了。”

    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凌尘只是打量了一下徐若烟,便收回了目光。

    “拖了这么长时间没回宗,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徐若烟心中怀着些许的歉疚之意,要不是她邀请凌尘参加这个任务,也不会发生如此凶险的事情。

    可她并不知道,凌尘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在考虑接这个任务的时候,凌尘就已经做好了冒险的准备了。

    “没有,那柳传雄都被吕蒙长老杀了,我能出什么事情,”凌尘没打算说天府将军陵墓的事情,这件事情是个秘密,除了他自己之外,他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

    “替我向吕蒙长老道声谢,我的小命是他救的,日后有什么需要差遣的地方,让他尽管吩咐。”

    凌尘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有怨必报,有恩必谢,这次要不是那位吕蒙长老,他已经死在了那柳传雄的手上。

    “你也救过我的命,以后,咱们之间就算是互不相欠了。”徐若烟道。

    听得这话,凌尘思忖了一下,也是点了点头,“我还有事,先不奉陪了。”

    说罢,凌尘就欲绕开徐若烟。

    “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说的。咱们之间,抛却其他的关系,好歹也算是患难之交了吧。”徐若烟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凌尘闻言,也是暗暗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大小姐,看来是摆脱不掉了,他只能笑了笑,转过身道:“去武城的黑市买点东西,若你也有兴趣的话,一起便是。”

    “我很有兴趣。”

    徐若烟绝美的脸庞上露出一抹笑容,丝毫不客气地跟在了凌尘后面。

    “那便走吧。”

    叹了一口气,凌尘也是正欲向前走去,就在此时,前方又是有着一道明艳的身影向他走来。

    却是萧沐雨。

    “萧师姐,好久不见。”

    凌尘笑着向着萧沐雨抱了抱拳,后者比他大两岁,又帮助过他,叫一声师姐,理所应当。

    “师姐的称呼不敢当,你还是直接叫我沐雨吧。”

    萧沐雨摇了摇头,如今的凌尘,连云天河都能够一剑击败,她估计自己也不会是凌尘的对手,顶多,也就和凌尘差不多,对方叫她师姐,她怎么当得起。

    “那好吧!”

    凌尘不是矫情的人,既然萧沐雨都这么说了,他再叫师姐,就有点刻意了。

    “咦,这位不是你的那位未婚妻,徐若烟师妹吗?”萧沐雨这时候目光才移向了旁边的徐若烟,而后似乎也是明白了点什么,露出一丝抱歉的神色,“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们二位了。”

    “没有的事。”凌尘连忙摇头,“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婚约的事情,两个月后,便会解除。”

    看着凌尘似乎急于和自己撇清关系一般,徐若烟一张俏脸也是黑了起来,换做是旁人,恐怕都巴不得和她粘在一起,这家伙偏偏是个例外。

    也是,凌尘要是真这么做了,就不像是这家伙了。

    “原来如此。”

    萧沐雨看凌尘的目光顿时有些同情起来,而对徐若烟的印象则差了不少,“你如今的地位不同于以前了,人家天虚宫要另择佳婿,也情有可原。不过凌尘你大可宽心,大丈夫何患无妻?以你的惊才绝艳,今后好女子多得是。”

    这话一出,徐若烟就有些不太开心了,不过对方话却说得没错,解除婚约的事情,的确是她先提出来的。

    “先别说这些了,”凌尘也是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萧沐雨是误会他了,这个话题不宜再深入下去,随即他话锋一转,“你这次来,应该不是专程来和我说这些的吧?”

    “哦,差点忘了,”萧沐雨俏脸一正,“我此番来是想和你聊一聊,关于这一次皇室秋猎的事情。”

    “这次的秋猎,你也会参加?”

    凌尘微微诧异。

    “嗯。我们萧家在风之国是名门望族,和皇族的关系很好。”萧沐雨微微一笑,明艳动人,“这种活动,我们是必会参加的。”

    “如此甚好。我正要向你请教一下,关于这次秋猎的事情,了解一些信息,我现在对此可还一无所知呢。”

    凌尘眼睛一亮,萧沐雨的家族和皇族关系不错,那后者对于皇家秋猎,那肯定是了如指掌。

    “这种事情明天再说也可以吧。”看着这两人交谈甚欢,徐若烟也是有些郁闷,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凌尘,你今天不是还要去武城黑市吗?”

    “黑市?”萧沐雨美眸一亮,“你这么说倒提醒了我,我也正想购置一些丹药,以备这次秋猎所用。”

    “那我们边走边说吧。”

    凌尘笑容满面,向着萧沐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仿佛完全忽视了徐若烟的存在。

    看着两人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背影,徐若烟深吸了一口气,那挺翘的****起伏不定,她的双眸中仿佛燃烧着怒火,“混蛋,这几天不知道躲在哪里逍遥快活,害我为你而担惊受怕,心神不宁,你倒好,竟敢无视本小姐的存在。凌尘,日后有你哭的时候。”

    压下胸中的怒火,徐若烟本打算一走了之,但想了想之后,她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