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告一段落
    凌尘点了点头,他的体内已无半点力气,歪头倒在了徐若烟的香肩之上,昏睡了过去。

    “怎么可能,这小子居然没死?”

    此时,泰亲王和皇室等人也纷纷赶到,他目光落在了凌尘的身上,旋即面色一沉,这小子居然没死?

    他的视线左右移动,先后落在那些殒命的黑衣人身上,眼中的阴沉之意也是愈发浓郁。

    他的计划,全都失败了。

    还好这三人都是他的死士,素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泰亲王并不担心,这三人的死会牵扯到他的身上。

    “启禀陛下,在一里外,还发现了青魔的尸体。”

    两名禁军高手赶了过来,禀报道。

    “青魔?这人不是应该在天牢里面吗?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风之国皇帝应天循也赶了过来,他的脸上阴云密布,这次的事情,无疑是令他颜面无存,在皇家的猎场中,居然混进了死囚犯和杀手,这等于是在打皇室的脸。

    那大皇子和应无情等人,都是有些震惊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被击杀的那三名黑衣人,分别是一名三重境武师和二重境武师,而那青魔,也是一名三重境的武师,这些家伙,难道都是死在凌尘的手里?

    “这不可能。”

    两个人几乎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立即就否定的这种想法。

    不过在这同时,他们心中又暗暗庆幸,还好他们跑得快,否则的话,他们恐怕也难遭毒手。

    “陛下,在猎场中还发现了两位年轻世子的尸体,据分析,应该是死于青魔之手。”禁军高手接着禀报道。

    “到底是谁,居然敢在朕的眼皮底下行凶,给我查,一定要查出这几个黑衣人的身份,还有那个青魔,是怎么从天牢逃出来的,都要给朕查得清清楚楚。”

    应天循的神色极为暴怒,在场的人都是噤若寒蝉,谁都知道,这位皇帝陛下,怕是真的震怒了。

    “这件事情就拜托给陛下了,”

    徐若烟的目光十分冰冷,“希望陛下能重视这件事情,如若不然,我天虚宫倒可以派高手来协助陛下,一定能查到这幕后黑手。”

    “不必了。”

    应天循的眼瞳微微一缩,旋即便摇了摇头,他怎么可能让天虚宫插手他皇室的事情,看来这徐若烟对这件事情极为重视,不过就算对方不这么说,这件事情,他也会尽力去查。

    “凌尘他伤得很重,我要带他回去疗伤了,吕蒙长老,我们走。”

    徐若烟将凌尘交给吕蒙,三人骑马迅速消失在了密林当中。

    “听到没有,给朕立刻去查!查到任何有相关者,格杀勿论!”

    凌尘的死活应天循根本不在乎,但是这件事关乎到他的颜面,查不清楚,今后他的权威将一落千丈。

    “是!”

    所有人都是躬身抱拳,只有泰亲王,眼神闪烁,不知道在算计着什么。

    ……

    三日后。

    猎场中的风波,迅速地扩散至整个王都,闹得满城风雨,但是即便如此,禁军和皇帝的黑衣卫仍然没有查到那三名黑衣人的来历,这三个人,仿佛就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根本没有真实的身份。

    若要说到唯一的收获,那恐怕就是抓到了私放青魔的人,但仅仅是一个天牢的牢头,再往上,便查不到任何线索,而谁都知道,能够在猎场中弄出这么大动静的人,绝不可能只是一个牢头。

    真正的黑手,必定是位高权重之人。对于这点,那应天循自然也极为震怒,但是震怒也没用,到最后,只能奖赏了凌尘一些修炼资源,并且封了他一个伯爵的爵位,当做是此次事件的补偿。

    对于这些,凌尘并没有去过分在意,他在徐若烟和吕蒙长老的帮助下,原本体内的重伤,也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三天时间过去,凌尘的身体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连吕蒙都有些惊叹于凌尘的恢复速度,寻常人,若是被人伤成这样,只怕至少要躺上半个月,而凌尘,却能够在短短三天时间,便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吃惊。

    不过凌尘能恢复得这么快,一方面是吸收了黑魔猿的精血,让他的体质变得异于常人,格外强壮,虽说看上去他一副挺瘦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他的血肉,骨骼,却是无比坚固;另外一方面,他修炼的是凌天剑经,圣级秘典,凌天真气护住丹田和五脏六腑,所以一般即便伤得再严重,也只是丹田和脏腑外的伤势,这样就容易康复。

    伤势恢复之后,凌尘的修为,也是直达九重境巅峰,距离突破武师的境界,仅有一步之差。

    只要再使用萧沐雨给他的虚灵丹,突破武师境界,那便水到渠成了。

    萧沐雨在他醒来之后,便依照约定将第一名奖励中的虚灵丹交给了他,接下来只要找到合适的时机,炼化虚灵丹就行了。

    浑厚的真气,在经脉中快速运转,充斥全身,浑然一体,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从经脉中散发出来。

    这一次,他差点走火入魔,但是在他暴走发狂的期间,魔猿精血却再度和他的血脉相融,基本上已经融入了八成以上,这也让得凌尘的体质,一下子又增强不少。

    铿锵!

    凌尘拔出了天府重剑,手掌从剑身上抚摸而过,危急时刻,是这把剑救了他,天府将军的配剑,果然内有玄机,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样,又重又钝,毫无作用。

    “这把重剑跟随天府将军多年,征战四方,沾染了千万人的鲜血,一旦再沾染鲜血,便会释放出恐怖的杀意,甚至吞噬使用者的理智。”

    凌尘回想起在猎场中的场景,那一瞬他的意识都完全被杀意左右,变成了一台杀戮机器,如果最后醒悟不过来的话,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发疯死掉。

    如果不是那种身经百战,战场喋血的枭雄之辈,怕真是驾驭不了这把宝剑,现在的他还差得远,也就凭借着凌天剑经,还能压一压,只有完全地不受天府重剑这股滔天杀意的影响,将其随心所欲地运用,方才算得上是这把剑合格的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