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花神
    “这个凌尘,很是张狂啊。”

    一名身穿蓝袍的年轻俊杰望着下方的凌尘,他将刚才萧沐雨和应无情的对话都听在耳朵里,看上去对凌尘的态度十分不满。

    这名年轻俊杰,名叫李泰,是这王都中出了名的青年才俊,和大皇子,还有他们同桌那名叫“周恒”的青年俊杰,都是“王都十杰”的成员。

    “好歹是大名鼎鼎的武林第一天才,怎么可能会没点傲气。况且,他还是没徐若烟少宫主的未婚夫。”

    大皇子脸上,依旧挂着那一抹犹如招牌般的笑容。

    “有傲气是好事,不过也得有个度,年轻的时候缺少打磨的话,未来的路很容易走偏啊。”

    周恒是一名面色冷峻的青年,他看着凌尘的眼神中,蕴含着一丝敌意。

    徐若烟自然了解凌尘的天赋如何,要真是修炼天赋,“王都十杰”怕还真比不上他。

    当然,这种话,她不可能直接说出来。

    “凌尘的实力虽然不算强,但他的天赋非常高,整个五国境内,能比肩他的人寥寥无几。如今他已经晋入武师的境界,若他能保持这般可怕的修炼速度,距离跻身天榜,只怕也远了。”

    徐若烟盈盈一笑,那笑容让人迷醉。

    短短几个月时间,就从修为被废的状态达到如今一重境武师的地步,这种速度,生平未见。

    并不是她刻意要夸赞凌尘,而是她本人,的确对这种修炼速度十分惊叹。

    “是吗?”

    这话说出来,那李泰和周恒几乎同时眉头一皱,露出不悦的神色。

    “既然徐姑娘把这凌尘夸上天了,那待会,我可要找这位天才少年好好切磋一下了。”

    李泰的眼中闪过一抹寒芒。

    “看来给那家伙惹上麻烦了。”

    徐若烟暗暗蹙眉,不过随即她便释然了,她远远地瞥了凌尘一眼,眼神中有着些许活该的意味,“谁让你总是得罪本姑娘,就让你吃点苦头好了。”

    一念及此,徐若烟也安心了许多,再说,凌尘能够在猎场中反杀那么多高手,这家伙的潜力不可限量,和这李泰切磋一下,谁赢谁输还不一定。

    凌尘的战斗力,无疑是被这些人给严重低估了,毕竟谁都不相信,那三名实力高强黑衣人杀手是死在凌尘的手里,可是她却对此深信不疑。

    宴会进行了半个时辰,酒过三巡后,这宴会,也逐渐进入了重头戏阶段。

    凌尘虽然并没有主动去其他桌结识人,但是却有不少的人前来敬酒,也算是认识了一些人。

    更何况,他们这桌还有秋猎排名第一的萧沐雨,本身又是个大美人,难免吸引了不少显贵公子主动来巴结。

    不过到了宴会中途,这种氛围就逐渐冷了下来。

    “这次宴会的重头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代超感觉到周围气氛的变化,眼睛也是微微一亮。

    “什么重头戏?”

    凌尘和萧沐雨有些好奇地看着代超。

    “就是那十个处子之身的美女。”

    代超指了指那场中翩翩起舞的十名美女,接着说道:“我刚刚说了,这十名美女,就是专门训练来用于这次宴会的,待会,他们会被翠羽楼以高价拍卖给在场的客人。”

    “这翠羽楼真是混账,这些女子太可怜了。”

    萧沐雨玉手狠狠地拍在桌子上,有些义愤填膺。

    “那可未必。”

    代超摇了摇头,“这些姑娘都是从各个小地方挑选来的,如果不是翠羽楼,她们根本享受不到现在的这般荣华富贵的生活,还有这种受万人追捧的待遇,从另一个角度看,比起她们度过平凡穷困的一生,这未尝不是一种命运的改变。”

    “代师兄说的也有道理,”

    凌尘并不否认代超说的话,随即话锋一转,“不过也不能说全对,比起当富人手上的万物,我觉得,还是做一个自由的平凡人更好。”

    命运,只有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能算得上是完整的命运。

    不过很多人,似乎并不懂得这个浅显的道理。

    凌尘的话音刚落,宴会场中的气氛却已经炽热了起来。

    “竞价开始了。”

    代超的目光转向了那会场中间。

    在一名穿着火辣的成熟女子数轮煽动下,对那十名美女的竞价,也是热火朝天地开始进行。

    只是转眼间的工夫,十名女子便被抢了个干净。

    就是价格最低的那个,也拍了一万两黄金。

    而价格最高的一个,拍了接近五万两黄金。

    拍下这些女子的,都是王都的达官贵人,几万两黄金,对他们来说虽然不是一笔小数目,但也是能拿出来的。

    “仅仅依靠十个女子就能收入三四十万两黄金,这翠羽楼,还真是牟取暴利。”凌尘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这大皇子,还具有这般商业头脑,虽然人口买卖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在混元大陆,这种事情又何止在风之国才有,像黑市,只怕这种行当更多。

    “是啊,这些女子买来的时候,估计最多也就几百两银子,经过翠羽楼的调教之后,价格翻了何止千倍。”代超也是个精明人,他何尝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不过也只有拥有大皇子这种权势,才能够运作这种级别的生意。

    “接下来就是花神的竞价了。”

    代超的声音传来,凌尘也是望着那会场的中央,那里,一名少女被带上了台。

    花神,是这翠羽楼搞出来的噱头,也就是整个风之国最美的女人,每年都只有一个,只要能被称为花神,那么其姿色必定是一流的。

    同样的,花神的价格,也要远远高于其他的女子。

    少女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红色的冰蚕丝长衣,身材修长,粉面桃腮,朱唇晶莹,绝对是一位万里挑一的美人胚子。

    但是让人惊异的是,这少女的头发,竟是泾渭分明地分成了黑白两色,一半是黑色,一般是白色,这是从未见过的发色。

    “异域人?”

    凌尘眼中也是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在五大国中,可从没有听说过有这种发色的人种。

    不仅仅是发色,这个少女浑身的气息,都截然不同。她的修为不高,大概只有武者六重境的样子。

    这少女的武道修为虽然不高,可是胜在她的容颜清丽,气质极佳,很多男人都想将他占为己有。

    而且所有人都有一种新鲜感,这种发色的女人,几乎从未见过,简直是女人中的珍品。

    最开始喊价的人相当多,可是价格超过十万两黄金之后,喊价的人就寥寥无几了。

    十万两黄金,就算是对大宗师强者来说,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以购买很多修炼资源。没有人愿意为了一个女人,花费如此多的黄金。那些达官贵人,买个女人也就为了一时快乐,但是十万两黄金,却让他们感到不值。

    出价十万两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应无情。

    “十万两黄金,就为了买一个普通的女人,大皇子,你这位弟弟够败家的。”楼台上,徐若烟对着旁边的大皇子道。

    十万两黄金买一个姑娘,这不得不说是出手阔绰了。

    徐若烟摇了摇头,这个应无情,还真是个酒色之徒,这种人,成就一般都不会太高。

    “我这个弟弟生平就只有这一个爱好,十万两黄金,应该是他的全部积蓄了。”大皇子只是笑了笑。

    老四怎么挥霍自己的钱财,跟他没有多大关系,更不要说,这个翠羽楼,还是他的产业。老四愿意捐钱给他,何乐而不为。

    “十一万两。”

    就在这个时候,宴会场中,一道淡淡的喊价之声,突然传荡而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