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幻术
    王都,城内一家客栈之中。

    凌尘正收拾好行李,正准备返回神意门。

    然而他才刚刚走出院门,便是感到有着一片花瓣扑打在他的脸上,令得他微微打了一个哆嗦,再然后,他的步伐猛的停顿了下来,那来自生死之中历练出来的敏锐感知,让得他的皮肤在此时泛起了阵阵寒意。

    不知不觉,这客栈中,已是寥无人迹,甚至连一点人声都是不再存在。

    突然间,一道悠扬的琴弦声响彻而起,听上去十分悦耳,让人不由自主地迷醉其中,不能自拔。

    凌尘的面色,缓缓的凝重,他抬起头来,目光望着那有点朦胧的天空,那里,隐约可见一点光芒闪烁,空气似乎是呈现着一种细微的波动。

    凌尘双掌一点点的紧握,漆黑的眸子,变得格外的凌厉起来,然后他抬起头,死死的望着前方,冰冷的声音,传荡开来:“到底是谁,居然敢在王都之中施展幻术,好大的胆子!”

    整个客栈,依旧没有回音。

    幻术,是通过音律施展而出的精神攻击方式,据说一些强大的幻术,能够让千万人,乃至于一座城市陷入沉睡当中。

    如今凌尘所遭遇的幻术,不过是笼罩这客栈周围罢了,范围要小得多。

    “阁下是属老鼠的吗?躲在暗处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既然是给人出头的,何必藏头露尾。”凌尘冷笑一声,会在他赶回神意门之前对他出手的人,除了是因为那李泰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出究竟还有谁了。

    这个人,必然和那李泰有什么关联。

    “你便是凌尘吧?”

    淡淡的声音,终于是从前方传来,凌尘猛的抬头,只见得在那细雨中,一道手持油纸花伞的倩影,由远至近,渐渐的出现在了凌尘的视野之中。

    凌尘目盯着前方,视线中的,俨然是一名女子,但是这名女子的容貌却被一层迷雾遮挡着,根本看不着对方的真实面目。

    不过他盯着这陌生的女子,心中却是涌起一些极为忌惮的感觉,双目微眯,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上我?”

    “呵呵,你不是已经猜到我的身份了么?”那冥女子浅浅一笑,手中那柄花伞轻轻转动,能够看到对方殷红的嘴唇抿在一起:“你可以叫我辉夜。就是被你瞧不起的‘王都十杰’之一。”

    “辉夜?有着‘迷幻女’之称的辉夜郡主。”凌尘瞳孔微微一缩,这个名字,在王都的名气,可是如雷贯耳,比起李泰之流,眼前的这个辉夜郡主,可不是强了一星半点。

    幻术师,炼器、炼丹、阵法…除开正统的真气修炼之外,这些奇特的门道,也是相当的耀眼,而且修炼这些门道需要极为严苛的天赋,即便很多在修炼之道上有着过人天赋的人,却不一定能够在这些道路上走得一帆风顺,反而一些所谓的修炼平庸之人,他们却是拥有着这些道路上的惊人天赋,老天为你关闭了一扇门,那一定就会为你开启另外一扇窗,这句话在混元大陆,倒是真的相当的适用。

    总体说来,幻术师在混元大陆地位高于正统武者,因为能够拥有幻术修炼天赋的人不多,要想修炼幻术,必须得拥有强大的精神力才行。

    据说传说中强大的幻术师,能够召唤出恐怖的心魔幻象,在无形中斩杀一名天极境强者。

    “王都十杰”之中,只有一位幻术师,那就是辉夜郡主。

    “没想到你虽然是神意门的弟子,但却还知道我这个小女子的名号。”那辉夜郡主笑着说道,那声音,倒是格外地悦耳动听。

    “你敢在王都动手,可是触犯了朝廷的禁令,若是被禁军发现,即便你是郡主,也要受到严惩吧。”凌尘目光微闪,道。

    “所以我才辛辛苦苦的布置了一晚上,这座客栈,已经被我布下了幻阵,这里发生的事,外面不会有人知道的。”辉夜郡主道。

    “阁下究竟想做什么?”

    凌尘皱起了眉头,以前他只是听说过幻术,如今接触到幻术,还是第一次。

    “怎么,之前在翠羽楼的时候,我还听说你大放厥词,目空一切,不把‘王都十杰’放在眼里。怎么现在,这么快就变成缩头乌龟了。”

    辉夜郡主冷冷笑道。

    “我想郡主是误会了,”

    凌尘摇了摇头,“我可没这么说过,那李泰想必是出于私愤,才在你的耳边煽风点火,他的话,不能够轻易相信。”

    “少说废话。”

    辉夜郡主根本不听凌尘的解释,她也不会去听,凌尘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了李泰,那就是打了他们“王都十杰”的脸,今天不管李泰说的话是真是假,她都打算要狠狠地将凌尘教训一顿,让后者吃点苦头。

    “有本事,就破了我的幻术。破不了,你就磕头认错,承认自己技不如人,我兴许会撤去幻阵,放你一马。”

    辉夜郡主语气漠然地道。

    “抱歉,这不可能。”

    见讲道理没用,凌尘也懒得多费唇舌,既然这个女人想要强迫他低头,那就用实力来说话好了。

    “我也正想见识一下,辉夜郡主的幻术,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

    凌尘拔出了天府重剑,其实他也有些隐隐期待,和一名幻术师交手,将会是何种感觉的体验。

    “这才像话。不过我想你会后悔的。”

    那辉夜郡主淡淡一笑,旋即其屈指一弹,只见得得她的身体便飘散开来,化为无数花瓣,而那一道魔性的琴声,也是再度响了起来。

    刚才那一道撑伞的身影,是用幻术凝聚出来的,至于这辉夜郡主的真身,恐怕正在这客栈周围的哪个安全的地方,专心致志地弹奏着她手中的名品幻音琴。

    “能够亲自尝尝我这‘迷幻琴音’的厉害,也算是你的福气了。”

    辉夜郡主冷笑一声,只见得那漫天花瓣猛然呼啸而下,竟是犹如刀雨席卷,铺天盖地的对着凌尘笼罩了过去。

    望得这般诡异攻势,凌尘也是心头一惊,这种仿佛无来由般的攻击,让人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

    “神门聚首!”

    凌尘急急后退,他将天府重剑插在身前,而后在其面前仿佛是形成了一道薄薄的气墙,将其身体保护在其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