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恩断义绝
    “想不到,百密一疏,凌尘师弟,是我们低估了你。”

    陆百川摇头叹息,没想到他们如此重视这次行动,最后的结果,却依然是失败了。

    这次看上去万无一失的暗杀行动,首先在那凌音面前就出现了漏洞,后者居然能够在黑暗中精准地掌握他们的位置和动向,这种能力,简直闻所未闻。

    “说,是谁雇佣你们来的?”

    徐若烟将长剑搭在陆百川的脖子上,冷声喝问道。

    陆百川摇了摇头,“暗影楼从不透露雇主的信息,再说,我也根本不知道雇主是谁。”

    他们只是奉命行事的杀手,和雇主之间没有直接的接触。

    “可恶,那留你的性命有何用?”

    徐若烟蹙起了眉头,她本来还想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不想半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这时候,陆百川眼中露出寒光,从衣袖里面,抽出一柄极细的剑。

    “去死吧!”

    剑光闪动,剑气犹如白虹一样,刺向徐若烟的心脏。

    他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刺到徐若烟的心脏位置。

    徐若烟花容失色,眼看着这一柄短剑刺过来,却躲闪不及。

    谁也没想到,这陆百川会选择玉石俱焚。

    噗嗤!

    然而他的袖刃并未刺到徐若烟,在那之前,凌尘的剑已经从后面洞穿了陆百川的身体,粉碎了他的心脉。

    陆百川的脚步猛然停了下来,目光怔怔的盯着前方的徐若烟,浑身一颤,笔直的倒在地上。

    “既然知道问不出东西,就该干净利落地下手,不要给敌人留下任何机会。”

    凌尘面色冷漠地道。

    看着凌尘连续斩杀两名暗影楼的杀手,徐若烟也是感觉背后一阵凉意,现在的凌尘,也不过才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啊,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让对方拥有如此敏锐的嗅觉和老辣的经验。

    面对这种生死搏杀,凌尘似乎一点都不慌。

    “居然失败了,这件事情,得尽快禀报王爷才行。”

    这时候,躲藏在不远处的大树后面,一道人影眼中浮现出震惊的神色,而后悄然离去。

    这一道人影,无论是凌尘还是徐若烟,都没有察觉。

    这时候,凌尘也是收起了重剑,开始在先前那名黑衣刺客身上摸索起来。

    这家伙既然在武器上淬了毒,那身上便多半有解药,现在凌音的情况危在旦夕,他只能赌一把。

    “有了。”

    很快,凌尘从黑衣刺客的身上搜到了两个玉瓶,一红一白,除了颜色之外,看上去一模一样。

    打开瓶塞,凌尘闻了闻,旋即皱起了眉头,这两种药的味道,竟然一模一样。

    没有犹豫,只是稍微迟疑了一瞬,凌尘便将红色玉瓶中的药液倒出一滴,吞服了下去。

    “凌尘,你干什么,这很有可能是毒药。”见到凌尘的举动,徐若烟也是俏脸变色。

    “毒药和解药,一定就在这两者之间。”

    凌尘面色凝重地道。

    这要是赌输了,他和凌音都得死,但是只要赌赢了,他们两个都能活。

    凌尘将药液服下后,果然随后体内便有着一抹毒素蔓延开来,将他体内的血液和真气凝固,有了这种感觉后,凌尘也是毫不犹豫地将白色玉瓶打开,再度吞服。

    “你真是个疯子。”

    徐若烟被凌尘的举动弄得有些吃惊,她觉得凌尘真是疯了,为了一个买来的女子,付出这么大的牺牲,这真的值得么?

    搞不好,非但人救不到,自己的命也要丢掉。

    “这个就是解药。”

    忽然间,凌尘眼睛一亮,他体内的毒素,竟是以惊人的速度消解了开来。

    毫无疑问,这白色玉瓶当中的液体,就是解药。

    快步走到凌音的身边,凌尘将白色玉瓶中的药液倒入后者的小嘴当中。

    只要毒素尚未侵入五脏六腑,就应该还有救。

    怀着这般想法,凌尘在凌音的背后盘坐而下,手掌贴在后者的粉背之上,将一缕真气注入了凌音的体内。

    “我也来帮忙。”

    徐若烟也是在凌音的身前坐了下来,催动真气,玉手放在凌音的胸口位置,将一缕纯净的冰凉真气,释放了出来。

    在两人的这种真气灌输之下,加速了凌音体内解药的扩散,过一会儿,凌音的脸色也是掠上了一丝的血色。

    “看样子解药已经生效了。”

    徐若烟的俏脸上出现惊喜之色,同时悬着的一颗心也是落了下去,松了一口气。

    凌尘和徐若烟几乎是同时放手,在他们放手的瞬间,凌音的身体也是倒了下来,躺在了凌尘的怀里。

    “总算是得救了。”

    凌尘也是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这次真是凶险,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凌音肯定必死无疑。

    但是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到底是谁想害他,这两名暗的刺客,究竟是谁请来的,如果不是叶南天那一系,那到底是谁?

    这两个刺客,和那猎场中遇到的黑衣死士,是不是同一批人。

    这是最可怕的事情,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

    “凌尘,你继续留在这神意门中,只会越来越危险,神意门根本不会在意你的死活,你又何必留在这里。”

    这时候,徐若烟突然注视着凌尘,语气变得也是温柔了不少。

    “不留在这里,我又能去哪里。”

    凌尘摇了摇头,这个地方,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他不会轻易离开,况且,只有在宗门之中,才能明白自己与其他人的差距,明白天才竞争的激烈,离开了这里,等于失去了竞争的压力。

    “这神意门既然容不下你,你干脆和我一起回天虚宫好了。”

    徐若烟美眸中浮现出一抹光芒,她接着说道:“我们天虚宫,绝对会欢迎你这个武学奇才,我爹他也一定会很看重你的。”

    听得这话,凌尘却是冷冷一笑,而后抬起头,漠然地看着徐若烟,“离开神意门,投入天虚宫门下,你想让我当改换门庭的叛徒吗?”

    改换门庭,这在五国之中,乃至整个混元大陆上都是大忌,一旦凌尘如此做了,只怕终生都会被标上叛徒的烙印,受到武林中人的唾骂。

    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去做。这神意门是在他父亲的手中壮大的,他怎会叛离宗门。

    “我不是这个意思。”

    徐若烟还欲再解释,凌尘已经摆了摆手,不打算听她再多说,“你走吧,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不用一个外人插手。”

    “外人?”

    这两个字,仿佛两根钢针一般刺在了徐若烟的心口之上,将她的内心狠狠地刺痛。

    原来凌尘现在还把她看做是外人?这家伙,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们之间的婚约,迟早都是要解除的,我和你,仅仅是普通朋友,这一点想必你也明白,不用我多说。”凌尘皱了皱眉,道。

    徐若烟眼神一震,美眸中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难道这一切,不过是她自作多情么?凌尘,对自己一丁点感觉都没有。

    “不,凌尘,在你的心中,肯定是有我的位置的,你敢说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徐若烟绝美的脸庞几乎就要哭了出来,那般模样,只怕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心生怜意,语气之中,更是带着一丝的哀求。

    “一个只会替我惹麻烦,拖后腿的女人,你说我能喜欢上她么?”

    凌尘的表情依旧冷漠,似乎是铁石心肠,无动于衷“你刚才不是说,凌音是童养媳么,没错,我就是怀着这个目的才买下她的,她才是我喜欢的类型。”

    嗤!

    话刚说完,一道锋利的宝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将他的皮肤都是割裂了开来,一丝鲜血,流淌而出。

    “你就是杀了我,我还是这句话。感情之事,不能强求。”凌尘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徐若烟。

    俏脸上浮现出一抹凄然,徐若烟放下了宝剑,一双犹如蓝宝石般的美丽眼睛迅速变得空洞起来,仿佛丢了魂一般,随即她长剑蓦然一挥,将自己的一块裙袍斩落下来。

    碎裂的白色裙袍落下,徐若烟也是转身而去,没有再回头,

    “凌尘,从今以后,我与你恩断义绝。”

    这道声音,冰冷之极,仿佛撇去了一切的情感。

    这句话,也是犹如一柄利剑,插入了凌尘的心脏。

    哀莫大于心死,此时此刻,徐若烟的心已经死了。

    睁开了眼睛,凌尘望着已经走远的徐若烟,整个人也是无比地失落。

    抱歉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儿女情长,注定与我无缘。

    他要走的路,是一条艰难的探索之路,复仇之路,而他的敌人,也是无比强大,一次次地将他置于危险之地,跟着他,太危险了。

    “凌尘哥哥,你为什么要违背你的内心呢?”

    这个时候,怀中的凌音苏醒了过来,她刚在虽然懵懵懂懂的,但也听到了凌尘和徐若烟的对话,她将凌尘的神情都看在眼里,当然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想,可是人有的时候,必须要做违背内心的事情。”

    凌尘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凌音解释,男女之间的情感,是十分复杂的东西,他这么做,有他的理由,而且他必须这么做。

    凌尘叹了一口气,抱起了地上的凌音,向着屋子内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