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惩罚
    火魔断魂刀,是他们烈火刀宗一门著名的独门刀法,品阶达到了地级绝品,虽然只是地级绝品,但是因为其特殊性,威力却不逊色于某些天级刀法。

    “断魂五斩!”

    往前重重一踏步,段归云那仿佛被炙烤般的刀光也是斩了过来,连续五次斩击,如暴风一般笼罩向了凌尘。

    然而在这凶悍的刀芒前,凌尘仿佛脚下扎根,纹丝不动,宛如江河边的礁石,屹立了千百年,任浪潮劲风再大再猛,也难动他分毫。

    “臭小子,有两下子。”

    段归云脸色一变,他催动体内炙热的真气,令得周遭的空气都是升温扭曲,他整个人高高跃起,凶悍的掩月刀从上劈下,势如猛虎。

    “火魔劈!”

    怒喝声响彻而起,围观的众人也皆是不由侧目,这一刀十分凶残,眼看就要点着凌尘的头发,将凌尘的脑袋切成两半,变成一个烤西瓜。

    火魔之名,一来是源于刀法,二来,也是段归云凶残嗜杀的性子。

    然而在那众目睽睽之下,凌尘却是向后挪了一步,这一步,不大不小,然而他举起天府重剑,将这看似十分凶悍的一劈给招架了下来。

    咚咚!

    向后连退两步,凌尘的一双脚掌深深地陷入了泥里面。

    “呵呵,你就这点能耐,看来我说的没错,火莲子落入你手,简直是暴殄天物!”

    段归云咧嘴一笑,他不知道凌尘是怎么在短时间里完全炼化火莲子的,他只知道,现在凌尘身上还有一颗火莲子,他说什么也要得到手。

    铛!

    凌尘反手一剑击在了段归元的刀锋上,身体向后飘退了十数米。

    “断魂魔刀,七连斩!”

    段归元完全占据了上风,他的眼中也是浮现出一抹不屑的神色,区区二重境武师巅峰的修为,能在他手里掀起什么风浪。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段师兄会失手。”

    一名烈火刀宗的弟子拍了拍胸口,大喘了一口粗气。

    啪!

    旁边的欧阳烈狠狠地拍了下对方的脑瓜,呵斥道:“你在说什么,段师兄怎么可能会失手?在段师兄的连招下,凌尘连头都抬不起来,他如何有赢的可能?”

    说罢,欧阳烈也是笑吟吟地望着场中的凌尘,在和段归元的交手中,凌尘已经越退越后,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凌尘的失败,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给我好好看着那娘们,不许她多事。她要是敢帮忙,我们就不用客气了。”

    欧阳烈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白素素,如果后者是个普通的女子,他们早就动手了,但问题是,对方是药王宗的得意弟子,又师承赫赫有名的大宗师强者,和凌尘这个失势的神意门天才不一样,不能够随便揉捏。

    “是!”

    那几名烈火刀宗弟子抱了抱拳,而后眼中也是浮现出一抹淫邪之色,这白素素可是个美女,如若真让他们随心所欲,他们可绝对不会客气。

    “糟了。早就劝他不要逞强,对方可是‘火魔’段归云啊,如此丢了性命,实在不值。”

    白素素心急如焚,这里在天魔林附近,无论是神意门还是药王宗,都是远水救不了近火,除非刚好碰到神意门的高手,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就在这转眼之间,段归云和凌尘已经交手了二十多招。

    唰!

    段归云瞅得凌尘一个空当,脸上也是立马涌现出一抹喜色,而后他双手抡起掩月刀,一刀狠狠挥出。

    火星四射,凌尘提出天府重剑,再度暴退。

    “这是最后一刀了,送你上路。”

    段归云已经完全摸清了凌尘的招式路数,凌尘的实力极限,他都一清二楚,下面,他要施展出他的绝招。

    说到底凌尘也不弱,如果不出绝招的话,他还真不好解决掉对方。

    随着段归云的运功,只见得他一头红发飘扬起来,像是点着了一团烈火一般,他的掩月刀上,真气仿佛混合着火焰噼噼啪啪地燃烧了起来,这股火势,在段归云的疯狂舞刀下,越来越大。

    “夺命火轮!”

    段归云健步如飞,如同两道火轮滚向了凌尘。

    眼瞳之中,两道火光越来越亮,凌尘的脸上非但没有任何慌乱的神色,反而露出了一丝的轻松。

    “本来还想陪你多练练,既然你这么着急,那就算了。”

    他之前一直没有动用古圣王战法,是因为想和这段归云交手看看,就当是练手,以他服用了火莲子的状态,段归云奈何不了他,但是现在看,这段归云还有更强的刀招,既然这样,为了保险起见,干脆结束战斗算了。

    他不再有丝毫犹豫,猛然身形一荡,古圣王战法的口诀被他催动开来,刹那之间,凌尘的境界,猛然冲破了武师二重境的瓶颈,达到了武师三重境的巅峰。

    “什么?”

    段归云脸上的狰狞笑容陡然凝固,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震惊之色,但这个时候他已经收不住招了,只能硬着头皮,攻向凌尘。

    刀光剑影重叠,两道人影交错而过。

    凶悍的波动归于平静,凌尘身上勃发的气势也是收敛了起来。

    噗嗤!

    无比安静的环境中,突然起了一声异响,段归云的右臂肩膀出现一个血洞,透背而出,随即他惨叫一声,那掩月刀也是掉在了地上。

    “段归云,你还有什么话说?”

    凌尘提着剑,向着段归云走了过去。

    见得凌尘走来,段归云的面色也是十分惊恐,他连忙求饶道:“凌尘,我对你没有敌意,是欧阳烈这小子,我是听信了他的谗言才会对你出手,你放心,今后我绝对不会再与你为敌,有你的地方我就不会出现。”

    “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段归云,你在江湖上也是有名号的人,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

    凌尘收起长剑,本来他是打算让此人付出点代价的,既然对方求饶了,也不是不能网开一面。

    这个时候,那欧阳烈的脸色煞白,他连忙后退,准备开溜。

    他才刚动,凌尘便已经将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欧阳烈,接受审判吧。你这种人,不配练武。我不杀你,但我要废了你的武功。”

    “不!”

    欧阳烈脸色惊恐,废了他的武功,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根本不理会他那杀猪般的嚎叫,凌尘一指戳在了欧阳烈的丹田位置,一道剑气渗透了进去,破了欧阳烈的丹田。

    丹田被破,欧阳烈也是变成了一滩软泥般,瘫软在了地上。

    “真是活该。”

    白素素此时也走了过来,眼中没有丝毫同情之色,欧阳烈的下场,纯属咎由自取。

    “走了。”

    凌尘没有打算再去处置其他人,他废掉欧阳烈,那是要警示一下宵小之徒,他凌尘,不是任人欺凌之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