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风波
    待得凌尘和白素素离开后,那几名吓得屁滚尿流的烈火刀宗弟子,也是连忙将那瘫软在地的段归云和欧阳烈扶了起来。

    “可恶啊!怎么会这样?”

    欧阳烈一脸的不甘心和绝望。

    “欧阳师弟,你放心,这凌尘居然敢下狠手废了你,我烈火刀宗的高手绝不会放过他的!”

    段归云也是咬牙切齿,对凌尘恨之入骨,今天凌尘让他颜面尽失,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他一定要想办法杀了凌尘,报仇雪恨。

    哪怕神意门,就算是想保都保不住凌尘。

    现在他们烈火刀宗如日中天,有取代神意门成为风之国霸主的趋势,而他们烈火刀宗的宗主,最近也刚刚去了一趟雷之国,和天虚宫、万象门等几个正道一流宗门一起商讨,共同对付圣巫教。

    而神意门,根本就不在这次商讨之列,这说明,在五国武林人士的眼中,神意门现在地位和分量,已经远不如他们烈火刀宗了。

    “段师兄,要是不能杀了凌尘,我就是死也不会瞑目。”

    欧阳烈恨不得对凌尘扒皮吃肉,他的丹田被凌尘破了,即便能够修复,那也要从头开始修炼,从一重境的武者开始,他这辈子已经算是废了,基本上告别了武道。

    他现在只有一个疯狂的信念,那就是复仇。

    ……

    天魔林的事情告一段落,凌尘和白素素也是随即离开了那座小城,向南进发。

    在小城中耽搁了不少时间,凌尘和白素素在行进了约莫两百里后,天色也是暗了下来。

    黑夜无星,残月高挂,浓浓的云层在天边缓缓移动,铺天盖地。

    “估计后半夜要下雨了,还是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上吧!”昏暗的小道上,清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骑在马背上的凌尘看向了白素素,提议道。

    “好!听你的!”

    白素素点了点头,大半夜赶路,的确不太安全,前面就是多山地带,恐怕会有山贼马匪之类的。

    两人行了一会儿,远处,忽有点点灯火印入眼帘。

    “看来今晚不用餐风露宿了。”

    白素素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前方那赫然是个村庄。

    村庄不大,借着黯淡的月光,能够看到里面的一些轮廓。

    “村子西边有个庄子,看起来是大户人家,我们去那里落脚吧。”

    凌尘指了指那个庄子的位置,而后便策马前行,一般来说,在五国之地,大户人家都会练些武艺,对待武林人士也会十分热情,像他们这些宗门弟子,那更是大受欢迎。

    二人下了马,凌尘一手牵着缰绳,抬步走近了大门,叩了两下。

    “谁啊?”

    大门并未打开,从里面却传来了一道声音。

    “你好,我们是神意门和药王宗的弟子,路经此地,想要借宿一晚。”

    凌尘倒并未诧异,这庄子怕是以前受过山贼的侵扰,要不然,不会如此警惕。

    吱呀一声,大门推了开来,是一名体型健壮的庄客,见到只有凌尘和白素素二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放心,我二人不是山贼。”

    凌尘摊了摊手,笑道。

    “二位仪表堂堂,郎才女貌,怎么会是山贼。况且山贼倒还不怕,还有比他们更可怕的人。”庄客摇了摇头道。

    “还有比山贼更可怕的人?”凌尘有些诧异,跟着庄客走进了内院。

    “两位少侠有所不知,距离这里大约一百多里远,就是烈火刀宗了,烈火刀宗的弟子,大多行事霸道没规矩,我们庄子是深受其害啊。”庄客叹了一口气,道。

    “喔?竟有此事?”

    凌尘和白素素对视了一眼,没想到又和这烈火刀宗有关。

    “是啊,烈火刀宗的有些弟子,没事经常跑我们这来白吃白喝,甚至还欺男霸女,简直跟山贼没什么两样嘛?而且来的次数啊,比山贼多多了。”

    这庄客显然对烈火刀宗的弟子已经讨厌到了骨子里,平日里敢怒不敢言,但是今天突然来了其他宗门的弟子,自然就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老丁,你又在胡言乱语了。”

    就在这时候,从内屋中走出来几人,为首的是一名锦袍老者,面色有些责怪意味地看着那庄客,显然是嫌其多嘴了。

    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人,一个中年人,一个少年,看老者的装束,应该是这庄子的主人。

    那中年人和少年,则多半是其儿孙辈了。

    “庄主放心,这两位是神意门和药王宗的弟子,和烈火刀宗没有关联。”

    那名庄客连忙道。

    “没错,若那烈火刀宗的弟子真如此胡作非为,那真是要为整个江湖所不齿了。”

    凌尘看着那老者等人的表情,如果只是像段归云,欧阳烈只是少部分渣滓的话,那倒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如果许多弟子都这么干,那就是门风有问题了。

    “唉,他说的一点都不差,”

    那锦袍老者也不再顾忌,“最近我还听说,这烈火刀宗的宗主参加了武林正道一个什么对付圣巫教的联盟,现在尾巴都翘到天上去啦!门下的弟子也不加管束,圣巫教的人老头子一个都没见着,反而被这烈火刀宗越来越坐大,我看这危害比那圣巫教大得多。”

    “父亲,你这还不让别人说,自己可说的比谁都激动。”

    旁边的中年人无奈笑道。

    “我只是阐述事实而已。”锦袍老者这才停止抱怨,对着凌尘和白素素二人做了个请的动作。

    “若是让我等碰到这种不平之事,必然要打得那些恶徒们满地找牙。”

    白素素握着拳头,旋即拱了拱手道。

    “两位少侠里面请,”

    那中年人也是摇了摇头,“那烈火刀宗如今势头正盛,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吞了。”

    凌尘也是朝着几人抱了抱拳,对于这种事情,他只能表示同情和愤慨,无能为力。

    偌大的烈火刀宗,如今可是连神意门都敢挑衅了,可不是他能够撼动的。

    在庄子里面用过晚饭,凌尘和白素素也是各自去房间休息了。

    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

    月光如水,在那院落之中流淌。

    凌尘正在熟睡之中,突然听到从外面传来了一阵马嘶声

    唰!

    凌尘睁开了眼睛,他的反应何其灵敏,这么大的动静当然瞒不过他。

    从窗户掠了出去,凌尘来到了后院的马槽,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系好绳子,凌尘从储物灵戒里倒出一大推草料,拍着黑棕马道:“今天休息好,明天还要赶路。”

    噗嗤!

    黑棕马鼻子里喷出两团气流,低下头吃着草。

    凌尘正要离开,他的眼角余光,却是瞥见了一道黑影极速闪过。

    “嗯?”

    凌尘定睛一看,那黑影已经脱离了视线,但他可不认为是自己看花眼了,他身形一动,便朝着黑影消失的方向潜行而去。

    刚才那人,定然是个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