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云中刀
    “我明白了。”

    凌尘点了点头,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次考验。

    神意门中,内门弟子少说也有四五百人,其中不乏精英翘楚,真传弟子的位置就那么几十个,而且还被少年天才霸占了不少,所以真传弟子,每年只增加三个。

    这并不会太过影响真传弟子的数量,因为真传弟子当中,年龄超过三十岁后,便会晋升长老的职阶,若是实力不足的话,那便会外放到外地去,当然,真传弟子是神意门的弟子核心,这里面一般被淘汰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样一来,内门弟子就卡住了不少有实力的弟子,其实他们的实力,已经能够比拟一些真传弟子了。

    “那我言尽于此,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紫云真人摆了摆手,随即转身离开。

    “师叔慢走。”

    凌尘目送着紫云真人离开,五天之后,怕是有一番争斗了。

    他也得加紧参透剑法才行,抓紧把寻龙剑法的第五式“白龙吐息”给悟透。

    ……

    真传弟子会试的事情,犹如一阵风暴在神意门弟子之中刮过,让得诸多内门弟子都蠢蠢欲动起来。

    一时间,整个宗门内的弟子,议论的都是这件事情。

    真传弟子,那可是处于数千名神意门弟子金字塔顶端的存在,可以说,每一个神意门弟子,都有一个要成为真传弟子的梦想,如今的这次会试,无疑是许多人的机会。

    一些常年在外历练的弟子,不惜千里迢迢,从数千里外的荒山野岭赶回来。

    泽之国,北部大泽。

    漫无边际的庞大水域,接天连地,在一条帆船的船头处,赫然站着一名灰衣青年,头戴斗笠,双手负在身后。

    船体约莫有十丈长,中速向前平稳行驶。

    帆船上,除了灰衣少年外,这船上还有形形色色的约莫三四十人。

    突然间,喊杀声震天动地,从四面八方,竟是陡然杀出了七八条快船,将帆船围的水泄不通,那各条船上合计足足有上百人。

    “是水匪来了!”

    船上有女子发出尖叫,直接被这场面给吓晕了过去。

    “是凶名远扬的泽之国水匪,这下完了,我们死定了!”

    “这水匪中竟然还有高阶武师存在?天啊,谁来救救我们!”

    已经有不少人绝望了。

    但是船头的那名灰衣青年,身形却始终巍然不动,稳如磐石一般,屹立在那船头的位置。

    “哈哈哈,船上肥羊不少,看来这是一笔大生意!”那水匪头领是一名四重境的武师,他望着大帆船上的富人和女人,两眼放光,大吼大叫道。

    “杀!杀光,抢光,女人带走!”

    水匪们统统兴奋地高喊,那几条贼船,也是逼近了大帆船,水匪们已经在准备抛投锁链,冲锋过来了。

    唰!

    就在这时候,那灰衣青年动了。他跳下了大帆船,在众多惊讶的目光中,落入了水泽,然后竟是横渡过去,一步步踩在水面上,掠向了那水匪首领所在的小船。

    啪啪啪!

    脚掌每次点在水面上,都会溅起一层浪花,然而这灰衣青年踏水而过,身体却平稳无比,如同走平地一般。

    “这人好俊的轻功!”

    众人一阵惊叹。

    “难道说,这个人是武林高手?”那些原本都已经陷入绝望的商客,眼睛也是纷纷亮了起来,搞不好,他们这次有救了。

    不过二十息的工夫,灰衣青年已经横渡了数十米的水面,而后身体凌空一纵,便是稳稳地落在了那小船之上。

    “小子,好大的胆子,单枪匹马竟敢来找死!”水匪首领手一招,立刻有十数名精英水匪押后,修为最低的,也是九重境武者。

    那灰衣青年二话不说,猛地晃荡一声,从腰间拔出了一柄雪亮的宝刀,这宝刀通体泛着一层红色,通透无比。

    卡擦!

    离得最近的一名水匪人头飞了出去,如瀑般的血浆喷洒而出。

    “宰了他!”

    水匪头领抽出了一柄短剑,他大喝一声,周围其他的水贼船也是快速靠近过来,有些水匪,已经跳进了水里,游了过来。

    一时间,血红色的刀芒在这水泽上纵横,每到一处,都有人被斩裂身体,血水四溅,根本无一合之敌,不,连一合都没有,因为哪怕是达到了武师层次的精英水匪,也挡不住这灰衣青年半刀之威。

    “好可怕,这青年是什么人?”

    “啊,我知道了,他是神意门的内门弟子‘云中刀’白如晦,快跑!”那水匪首领从灰衣青年的刀法中看出什么,脸色随即震惊了起来。他一头扎入了水中,竟是直接逃窜。

    “想走?”

    灰衣青年眼中突然闪现出一抹戏谑之色,他整个人突然跃起,随即竟是在半空中突然倒挂,他仿佛看也不看,便一刀朝着那水中猛然劈下。

    噗嗤!

    浪花溅射而起,刀光竟是爆裂了开来,带起了一阵血花,下一刻,那水匪首领的尸体漂浮了起来,从他的面色上的惊恐来看,显然是做梦也没想到,灰衣青年的刀光穿透性竟然如此恐怖,强到能够将躲在水下的他直接击杀。

    “首领死了?”

    水匪们都面色苍白,惊慌失色,他们的首领可是四重境的武师,居然就这么简单地被杀了?

    “哈哈,鼠辈们,全都去死吧!”

    灰衣青年桀骜大笑,笑声中的杀气直冲云霄,旋即是仿佛夺命般的刀芒闪烁,每一刀落下,必有一人死亡,水面被斩出狰狞的刀痕。

    血流成河,上百名水匪几乎被杀光。

    除了少数水匪逃脱外,其他人,尽数成了灰衣青年的刀下亡魂。

    鲜红的血色,浸染了整个附近的水泽。到处漂浮着残肢断体,人头,甚至内脏,强烈的血腥气味弥漫开来,让人几乎窒息。

    “没意思,没意思。”

    灰衣青年转身掠回到了大帆船上,让得那些商客都是一惊,旋即他方才摇了摇头,“希望在那真传弟子会试之上,能让我找到点乐子吧。”

    说罢,他也是一甩衣袍,向着那船舱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