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更胜一筹
    贵宾席上,连一名紫袍长老的佩剑都没有任何征兆地抖了起来,不受控制。

    “这难道是……剑意?”

    紫袍长老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面露不可思议的神色。

    “什么,剑意,这不可能吧!”

    另外一名紫袍长老也是吃了一惊,剑意,那可是许多剑客大宗师都不曾拥有的至高之物,凌尘这才武师二重境,没想到就领悟了剑意。

    “还不是真正的剑意,只是剑意的雏形,要发展成真正的剑意,还有一段距离。”

    先前那名长老望着凌尘,眼中的惊色逐渐收敛,即便只是剑意雏形,那也相当了不起了。但凡剑意,哪个不是从雏形发展过来的。

    两人说话间,武斗台上早已风起云涌。

    融合了剑意雏形的剑气足有三四米长,宛如切豆腐一样剖开了李流星的血红剑光,随即,小了三分之二的剑气尤有余力,在地面裂开狰狞的剑痕,从李流星旁边一闪而逝。

    噗嗤!

    武斗台边缘的石柱子酥了一片,往下掉落石粉。

    李流星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在刚才,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存在,若不是对方手下留情,故意偏离了攻击轨迹,这一道剑气绝对能把他切成两半,然后化为血雾,尸骨无存。

    突然,李流星吐出一口鲜血,原来剑气虽然未曾伤到他,但是凌尘的剑意雏形却在无形中已经伤了他,一口逆血忍不住喷了出来,胸中反而好受了许多。

    “没想到我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李流星苦笑一声,他之前就说过,内门弟子当中,绝对没有能在剑法上超过他的,除非对方领悟了剑意,没想到真被他说中了,凌尘虽然没有完全领悟剑意,但是却掌握了剑意雏形,两者相差不远。

    光是剑意雏形,就足以打败他了。

    “你也不必妄自菲薄,刚刚你贴身感受到我的剑意雏形,想必你距离这一步也快了。”

    凌尘收起了天府剑,这李流星绝对称得上是一名剑道鬼才,刚刚被他用剑意雏形击败后,对方感同身受,必定会有所感悟。

    “嗯。那也是托你的福。这一战是我输了,来日等我领悟剑意,再来与你一较高下。”

    李流星点了点头,眼中看不到丝毫的沮丧之意,反而有着一抹喜色,因为李流星能够感觉到,拜凌尘所赐,他离掌握剑意雏形应该也不远了。

    “随时奉陪。”

    凌尘并未放在心上,败在他手里的人,想要再追上他,那可是难如登天。

    “这个凌尘,有他父亲的遗风啊。”

    一名看上去四十出头的江湖客颇为感慨地道。

    “俗话说,虎父无犬子,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先别急着下定论,不过是剑意雏形而已,能不能发展成为真正的剑意,还有待验证。”

    也有人并不看好凌尘,剑意雏形,八字还没一撇呢,光一个剑意雏形,还不能这么早就下定论。

    凌尘和李流星的战斗结束,第二场,是战败的李流星对阵夏侯林。

    若是李流星获胜的话,会试就结束了,第一的位置便毫无悬念地属于凌尘,但若是夏侯林取胜的话,那么最后一战,便是凌尘和夏侯林争夺“会元”的位置。

    武斗台上,二人相距三十米对峙。

    “九剑齐发!”

    战端一开,李流星便直接出杀招,他之前的全力已经暴露,现在再保留实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长剑一出,九道剑光齐齐射出,将夏侯林层层笼罩。

    “破!”

    夏侯林的武器是一杆长戟,血红色的戟芒无坚不摧,轻易搅碎了剑光的冲击,在九道剑光的冲击下,他左右挥动长戟,将九道剑光先后击破。

    “绝命三剑!”

    李流星转手就是三道血色剑光,以最强的气势施展而出,这三道剑光委实巨大,几乎把半边武斗台给覆盖住,呈品字形朝着夏侯林斩了过去,去势如电。

    夏侯林不敢怠慢,双臂中窜出血红光芒涌入到长戟中,霸道无比地一戟横扫而出,和那三道剑气硬撼在了一起。

    噼里啪啦!

    狂猛的劲道冲撞在一起,整座武斗台上到处都是电流和火星,台面被犁出一道道裂痕,碎石飞溅。

    “鬼神一戟!”

    夏侯林身体蹦的老高,黑色长戟从上往下砸落,霎时间,黑风狂涌,飞沙走石,被这一戟的气势带动,猛地绝杀向了李流星。

    铛!

    虚空中仿佛有着血红色的闪电闪耀,李流星手中的长剑被震飞了去,脱手而出。

    左手一掌如奔雷般打出,轰在了李流星的胸口上。

    口角泌出血丝,李流星被震下了武斗台。

    “不愧是内门弟子公认的第一,果然霸道无双,早就有了真传弟子的实力。”

    一名紫袍老者点了点头,一脸赞许。

    “是啊,这一届内门弟子当中,恐怕没人是他的对手了。也就凌尘凭借雏形剑意,或许能够有和他一争高下的能力了。”

    “难说,夏侯林的底蕴可比凌尘深厚太多了,这次由他夺取‘会元’的位置,恐怕是大势所趋啊。”

    几名长老各抒己见,不过还是看好夏侯林的居多。

    “好霸道的家伙。”

    看着被震飞的李流星,凌尘也是眯起了眼睛,这夏侯林的实力果然惊人,虽说上一场的失败对李流星有所打击,甚至影响了对方的实力,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李流星尽全力了,却依然败了。

    这说明,夏侯林的实力,比李流星要强出一头。

    “看来等会是一场恶战了。”

    萧沐雨也是有些替凌尘担忧起来,夏侯林的实力刚才所有人有目共睹,饶是此次会试的大黑马李流星,都是如此轻易地败给了夏侯林,而凌尘的实力,表现得和李流星相差不大,遇上夏侯林,恐怕有点悬。

    休整了半个时辰,最后一战的欢呼声也是越来越高涨。

    “慕容野,你说这两人谁会胜?”贵宾席下,白如晦开口问向旁边神情冷漠的慕容野。

    “应该是夏侯林吧。”

    慕容野不假思索地道:“虽然凌尘也很强,但是之前的战斗,他似乎已经出全力了,而夏侯林的全力,咱们谁也没摸清楚,这一对比,凌尘怕不是对手。”

    “那可未必。”

    这时候,旁边的李流星却是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凌尘同样没有出全力,他的全力,你们并不清楚,依我看,这将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谁赢谁输,胜负的悬念很大。”

    “是吗?”

    慕容野和白如晦眼神都是颇为诧异,随即眼中也是浮现出一抹期待的神色,这样说的话,那这一场战斗,恐怕将是一场空前绝后的精彩对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