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山水剑意
    “施展秘技又如何,吃我一记爆炎枪!”

    邓伦身体高高跃起,凌空一枪再度刺向了凌尘,他的枪尖爆开,惊人的恐怖杀伤力,立马作用在了凌尘身上。

    噗噗噗!

    凌尘身上的白袍出现几个焦黑的破洞,破洞之中,血肉模糊。

    “好凌厉的枪法!”

    身形后退数步,凌尘方才站稳了身体,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胸口处袭来。

    “忘了告诉你,我这秘技不仅能够全方位提升我的实力,还能激发我的潜力,让我的枪法更上一层楼。”

    邓伦有些洋洋自得地道。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的枪变快了不少。”

    凌尘面上露出一丝恍然之色,根据他的预判,原本刚刚是可以躲开这邓伦这一枪的,但是结果却出人意料,这一枪速度倍增,伤到了他。

    “蠢货,你告诉他这些干什么,还不快解决掉他。”

    陆婕气得直跺脚,这个蠢货,真是分不清场合,若是在宗门中也就算了,现在可是生死厮杀,说这些废话除了能让对手知道更多自己的信息外,还能有什么其他作用?

    “陆师妹,你何必紧张,他都已经是死人一个,知道这些又能有什么用。”

    邓伦冷冷一笑,旋即看向凌尘,“凌尘,这一枪,取你性命。”

    话音落下,唰的一声,邓伦顿时将手中长枪舞得密不透风,风风火火,枪影重重,晃花了人的眼睛。

    凌尘依靠风影步,连续躲开了十数枪,但是邓伦的枪速越来越快,即便是风影步,也有些勉强起来。

    不到二十个呼吸的时间,凌尘身上又多出了数道伤痕。

    “还挺能躲的,给我死!”

    邓伦刺出了致命一枪,枪头犹如螺旋一般,钻向了凌尘的心脏。

    铛!

    凌尘举剑格挡,却被高速旋转的枪头给弹了开来,那可怕的枪芒,从凌尘的身侧穿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邓伦眼中陡然闪过一抹杀意,那旋转的枪头,锋芒转向了凌尘的咽喉。

    砰!

    将脚下一块石头跺碎,凌尘向后飘退,但是枪速更快一筹,就要刺到凌尘的脖颈面前。

    电光火石之间,凌尘陷入了巨大的危机。

    就在这时候,仿佛有着一道电流,从他的脑海中穿过。

    藏剑老人的那一幅山水真意图,突然出现在了凌尘的脑海当中,整个周围的环境,不再是阴森的山林,而是静谧的山水之间,没有纷争和杀戮,远离尘嚣。

    刹那间,一丝明悟之色,从凌尘的眼中攀爬而出。

    凌尘的气质,在此刻发生蜕变。

    一抹星芒,在凌尘的眼中无限放大,山水真意图,在凌尘的眼中陡然溃散。

    铿锵!

    这一刻,陆婕手中的长剑忽然不受控制,竟是挣脱了她的控制,主动飞了出去,插在了附近的山壁上,剧烈地抖动起来。

    “什么?”

    陆婕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一幕,好端端的,她的剑竟然会不受控制。

    很明显,是从凌尘身上散发出某种强大的气息,竟然让她的佩剑发出了共鸣。

    “是剑意!完完整整的剑意!”

    邓伦瞪大了眼睛,他在真传弟子会试上见过凌尘施展剑意,不过那时候,凌尘的剑意还停留在雏形阶段,只能引起众人的配剑共鸣,但是现在,却能够引起剑出鞘,只有真正的剑意,才能够引发如此大的动静。

    噗嗤!

    邓伦的枪芒一剑挑开,锋锐无比的剑气,从邓伦的右臂上穿过,在其手臂上留下一个血洞。

    这个血洞,伤口十分平滑,是被锐不可当的剑气一举洞穿的。

    哐当!

    长枪落在了地上,邓伦捂住手上的右臂,整条右臂立即麻木,无法再拿动武器。

    仅仅一剑,邓伦便被击败。

    击败他的,是完全凝聚成功的山水剑意。这一抹剑意,正是来自于藏剑老人的山水真意图。

    在危机之中,凌尘的精神高度紧张,竟然完全悟透了那一张山水真意图,原本就处于临界点的剑意雏形,一举突破。

    “怎么会,已经晋入七重境的邓伦,居然会不是他的对手。”

    陆婕原以为天心草就要到手,却不想,邓伦居然败了,结局瞬间被扭转。

    凌尘提着天府剑,向陆婕走了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

    躺在地上,陆婕眸中露出恐惧的神情,哀求道:“凌尘,求你不要杀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可以做你的女人,甚至做你的婢女服侍你,只要你放过我。”

    在求饶的同时,陆婕的眼中散发一丝阴冷,快速取出一枚飞刀,向着凌尘抛射过去。与此同时,她一掌拍在地面,身体向后滑行三米远,从地上翻身而起,向着远处逃遁。

    凌尘冷笑一声,天府剑一扫,便将飞刀弹飞了去,然后他身形一动,两步追上了陆婕,将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不,凌尘,你杀我吧,请你放过陆师妹。”后方的邓伦大叫道。

    “这个女人,心狠手辣,她根本毫不在乎你的死活,即便这样,你还要为她求情?”凌尘有些诧异地望着邓伦,后者的痴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陆师妹只是一时被贪婪蒙蔽了心智,凌尘,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求你成全我。”邓伦看了陆婕一眼,一脸决然道。

    “好,我可以不杀你们。”

    凌尘动了恻隐之心,这个邓伦还算重情重义,旋即他的目光落在那陆婕的身上,冷冷道:“遇上这样的男人,是你的福气,你应该好好珍惜,而不是一味地利用他,满足你的贪欲。”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不杀你,不代表我不会惩罚你。”

    就在陆婕脸上刚刚才露出一抹喜色的时候,凌尘的话音突然在她耳畔响起,让她脸色一变,“我就断你一条手臂,以示惩戒。”

    “不要!”

    陆婕正要反抗,凌尘已经抓住了她的右臂,卡擦一声,毫不留情地折断了陆婕的手骨。

    发出一声惨叫,陆婕整个人瘫软在地上,脸色苍白,不断抽搐,眼神怨毒地盯着凌尘。

    “好自为之吧。”

    做完这一切,凌尘便是向山下走去。他这个人,一言九鼎,既然说了放过这两个人,就不会半途变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