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冤家路窄
    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凌尘分毫不敢再呆下去,在那枯瘦老者被震飞出去,掉进水里之后,他也是拔腿就跑,将风影步施展到极致。

    哗!

    在凌尘逃出百米远后,枯瘦老者也是破水而出,他的手掌一片糜烂,皮肉显然都被刚才的红光腐蚀。

    “有趣的小子。”

    枯瘦老者有些吃惊地看着自己的手掌,旋即眼中也是浮现出一丝诧异,能够让他这个天极境强者受伤,这个小子身上,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神意门的小子,下次肯定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今天就且先放你一马。”

    枯瘦老者没有打算再继续追凌尘,而是选择转身离去。

    ……

    三里外。

    “还好没有追上来。”

    凌尘感觉身后没有动静,也是缓缓吐出一口气息,他使用风影步狂奔了三里远,总算是甩掉了那枯瘦老者。

    不过凌尘可不认为,他能够甩得掉天魔老人这等强者,后者没有再穷追不舍,怕还是因为刚才血玉发威的缘故。

    “这块玉,究竟是什么来头?”

    凌尘越来越好奇,这块玉究竟是什么宝物,连天极境强者的攻击都能够反弹回去,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只怕江湖奇物榜上的那些奇物,都无法与这血玉相提并论。

    这是他父亲的东西,怕是此物的来历,也只有凌天羽知道了。

    “得尽快找到白圭长老,终止试炼。”

    凌尘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这天魔老人出现的消息,现在只怕还没有人知道,就算是大长老,怕也不是那天魔老人的对手,其他真传弟子遇到对方,必然逃不过一个死字。

    一念及此,他也是加快了脚步,向黑风岭外围掠去。

    ……

    距此不远,两道人影出现在一片空地上,赫然是展玉和云天河二人。

    “这凌尘究竟躲到哪里去了,这么久了,居然没有发现他的任何踪迹。”

    云天河面色略显阴沉,拖得越久,越是不利,只有早点找到凌尘,解决掉对方,他才能够心安。

    “谁知道白圭长老居然会临时制定规则,否则的话,我早就做好万全的准备了。”

    云天河着急,展玉同样十分着急,如果能够解决掉凌尘的话,余青璇就答应和他交往,但如果他这次事情没办成的话,只怕余青璇非但不会再和谈这件事,还会对他非常失望。

    “再找找吧,时间才过去一天而已,我就不信,找不到他。”

    云天河目光扫着四周,这次可是除掉凌尘的大好时机,错过了这次,他想要报仇雪耻,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他还是很担心,黑风岭范围不小,找不到凌尘的可能性也很大。

    “你放心,在进来的时候,我已经和不少真传弟子打过招呼,让他们帮我留意凌尘的行踪,只要有人发现他的踪迹,便会发信号通知我。”

    展玉眼中浮现出一抹阴冷的神色,他在真传弟子中的人脉可不是凌尘能比的,而且,他答应了给那些人好处,只要能够给他通风报信,他必然重谢。

    所以,他并不是太担心,会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找不到凌尘。

    砰!

    就在这时候,远处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烟花,烟花五彩绚丽,虽然隔着相当远的距离,但是仍然有爆炸声传了过来。

    “有了,发现这小子了,走!”

    望着那半空中炸开的烟花,展玉脸上立即露出了一抹笑容,运气说来就来,这是有其他真传弟子给他发信号了。

    “好!展玉师兄,这次就全靠你了。”

    云天河嘴角也是掀起了一抹森冷弧度,两人皆是展开身法,向着那烟花爆开的位置快速靠近而去。

    ……

    “刚刚是什么情况?”

    凌尘也看到了那绽放的烟花,旋即皱起了眉头,他隐隐中有预感,这信号,搞不好和他有什么关系。

    消除心中的疑虑,凌尘没有放在心上,在稍作休息了一下后,便继续向岭口的方向快速行进。

    然而,约莫一炷香时间后,同样的烟花信号,再度绽放开来。

    “又来?”

    如果说刚才凌尘还只是怀疑的话,那么现在,凌尘已经能够确定,这信号肯定是和自己有关了。

    就在凌尘刚刚停下身形的下一刻,突然间,附近的林中起了一阵骚动,下一霎,一道黑色的箭矢破空而来,狠狠地洞射向了凌尘的面门。

    向身体左侧迈出一步,箭矢从凌尘的面前擦了过去。

    旋即,凌尘的视线中出现了两道人影。

    “你们两个,还真是锲而不舍。”

    凌尘眼神微微一凝,他不用看也知道,这两个人是谁。

    “呵呵,凌尘,只能说你藏的还不够严实啊,躲了这么久,终究还是没能逃出我二人的手心。”云天河双手抱在身前,有些似笑非笑地看着凌尘。

    仿佛在他眼里,凌尘已经成为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他们宰割一般。

    “藏?”凌尘笑着摇了摇头,“就你们两个,我还没有必要藏。因为你们还没有这个资格。”

    “你说什么?”

    展玉一张颇为英俊的面庞迅速阴沉了起来,一个刚刚才晋升真传弟子的家伙,居然看不起他,简直是狂妄之极。

    旁边,云天河讥诮一笑,“凌尘,你也只有现在能够嚣张了,也是,你这个人,向来嘴巴功夫比自己的实力强很多。”

    “这是在说你自己吧,手下败将。”凌尘淡淡地道。

    听到手下败将四个字,云天河脸上的笑容也是缓缓僵硬,他输给凌尘被他视为奇耻大辱,凌尘这么一提,仿佛又将他钉在耻辱柱上的一幕给回放了出来。

    “展玉师兄,你该出手了。”

    云天河眼中寒光闪动,接着说道:“余青璇师姐那里,我会极力帮你促成你们俩的好事,但是前提是,你得给我把事情办好。”

    闻言,展玉也是眼睛一亮,“那就有劳云师弟为我多美言几句了,至于事情,我会办得十全十美。”

    说罢,他也是拔出了腰间的苗刀,向着凌尘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