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瞬杀
    云天河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有展玉在,他根本不用动手,完全可以当一个旁观者。

    “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向白圭长老禀报,你们两个若是识大体的话,就应该给我让开。”

    凌尘还是担心破困而出的天魔老人,若是再度遭遇后者的话,他可没有把握再从后者手里逃脱了。

    “哈哈,凌尘,看来你已经怕了,这种骗小孩的把戏也拿得出来,让你见白圭长老,做梦!”

    展玉提起真气,三分力已经注入了手中的苗刀当中,“奇门刀,风舞!”

    喝声刚落,展玉的刀芒已是狂舞而出,他的刀法十分玄妙,舞动之间,似乎暗合奇门之道,凌厉的刀风,卷起了大片的枯枝落叶,然后绞成了粉碎。

    二话不说,凌尘用天府重剑挑飞了面前的一块石头,和展玉的刀气碰撞在一起。

    卡擦卡擦!

    刀气穿透了石块,转眼间,石块便四分五裂,掉落在了地上。

    凌尘步伐如风,在挑飞石块的同时,他已经掠到了一棵大树上,将所有的刀气悉数避开。

    “展玉,你不是我的对手,何必为了一个女人,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我我这次出手,不会再留情了。”

    凌尘在展玉身上看到了邓伦的影子,毫无疑问,这又是一个被女人利用的可怜家伙。

    “我不是你的对手?你哪里来的自信,简直笑死人了!”

    展玉怒极反笑,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凌尘瞧不起,让他心中对凌尘的杀意愈发浓烈。

    凌尘的劝告,在他看来,无疑是对他自尊的践踏。

    “奇门刀,斩首!”

    展玉脚掌猛然一踏,他身上的真气如同烈马奔腾一般,沸腾不已,在他的脚下,出现了一道像是五行八卦一般的真气图案。

    在他对凌尘挥刀的瞬间,八卦图案,和刀气并行,像是融为一体了般,狠狠地轰向了树上的凌尘。

    面对着呼啸而来的八卦图案,凌尘只是摇了摇头,旋即他眼神陡然锐利起来,下一霎,古圣王战法运转开来,凌尘的气息大幅度提升。

    一股惊人的剑意,从凌尘身上爆发开来。

    山水剑意,被凌尘催动到了极致。

    在这一瞬间,凌尘用出了全力,这一剑,是他最强的一剑。

    “见龙在田!”

    凌尘一剑斩出,龙吟响彻,在出现瞬间,凌尘脚下似有龙影盘旋。

    砰!

    剑气斩在那八卦图案上,爆发出惊人的气爆之声。

    咔擦!

    八卦图案率先支撑不住,被从中斩裂开来,支离破碎,在破开八卦图案后,凌尘的剑气去势不减,在展玉那惊骇欲绝的目光中,落在了他的身上。

    噗嗤!

    剑气将展玉整个人斩飞了出去,直接造成了展玉的胸骨断裂,倒着飞了出去,一路鲜血狂飙,狠狠地撞在了一棵大树上,将大树撞倒。

    “不可能!”

    展玉眼睛瞪大,又是一口带着内脏碎片的鲜血喷出,他无法相信,凌尘这一剑的威力居然这么强,不仅破了他的刀法,还差点杀了他。

    咻!

    就在展玉尚还接受不了结果得时候,一道箭矢突然暴射了过来,在空中划过一道黑色的轨迹,然后狠狠地扎在了展玉的心口位置。

    嘭的一声,展玉整个人倒了下去,气绝身亡。

    他恐怕到死的时候都想不到,自己会是这样的死法。

    “死了?”

    云天河已经彻底愣在了原地,像是丢了魂一样。

    身为六重境武师的展玉,竟然被凌尘一剑击败,瞬间斩杀!

    他的视线艰难地移了过去,那大树之上,赫然是凌尘张弓搭箭,射死了展玉。

    此时凌尘的眼中,看不到半点的怜悯之色,他已经给过对方机会,只可惜,这展玉并不领情。

    凌尘现在可没有工夫和展玉在这里纠缠,对方是抱着杀他的心思来的,若要尽快解决,只有以最快的速度斩了对方。

    “凌尘!你该死,展玉可是真传弟子,你竟然杀了他,这可是要被废除武功,逐出宗门的大罪。”

    在极度惊骇之后,云天河突然厉声大喝道。

    “是他先要杀我,我可没办法。”

    凌尘从大树上跳了下来,将弓箭收起,再度将天府重剑拔了出来。走向了云天河,“今天我不仅要杀一个真传弟子,我还要杀两个。”

    凌尘脸上似乎有些寒气涌动,这些事情,都是云天河搞出来的,这个人整天在背后琢磨着如何算计他,不解决掉,终究是个祸害。

    “凌尘!你想干什么?看来我师傅说的没错,你这魔女的儿子,果然心思奸邪,时刻图谋对宗门不轨。”云天河盯着凌尘,沉声道。

    “我图谋不轨?”

    凌尘冷笑一声,有种被狗反咬的感觉,他有些好笑地看着云天河,道:“你怎么不说,自己和司马阴、龙贾这两个人勾结的事情,应该就是受你指使,这两个人才会如此胆大妄为吧。”

    他当时可是少宗主的身份,而司马阴,龙贾这两人不过是两个小角色,如果不是受人指使的话,这两个人怎么敢对他下手,还敢做出抛尸悬崖这种事来。

    “那又如何。凌尘,你母亲那个妖女和圣巫教里应外合,这才差点覆灭了神意门千年的基业。况且天羽至尊都死了,留着你这妖女之子,终究会投靠圣巫教,成为宗门祸害,难道你觉得你自己不该被杀么?”

    “那些妇人之仁的长老们看在你是凌天羽儿子的份上,这才不忍对你动手。不过你早晚会背叛宗门,投入你那妖女母亲的怀抱吧。”

    云天河冷冷笑道。

    “我可不相信,我母亲会是罪魁祸首,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还有,我凌尘的性命,只有我自己能掌控,我该不该杀,不是你们三言两语就能决定的。”

    凌尘面无波澜,他不觉得他母亲柳惜灵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反而是叶南天,他觉得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但是,这一切都还只是臆想,所以现在凌尘只想快点提升自己的实力,找到他的母亲柳惜灵,问个清楚明白。

    不过云天河,三番两次想害他,这个人,不能再留了。

    凌尘举起天府重剑,正准备动手,那不远处的空中,突然又有一道红色烟花绽放开来。

    “是求救信号!”

    凌尘眼神诧异,这是神意门弟子发出的求救信号。

    一般情况下,只有遇到最危急的情况,才会放出这种求救信号。这里已经接近黑风岭外围了,应该不会有太过强大的异兽才对。

    难道是那天魔老人?

    凌尘心中顿时一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