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校尉腰牌
    “绵里藏针!”

    童川再度打出一掌,磅礴掌劲中如针一般的真气,在掌劲轰出的瞬间,化为针雨暴射而出。

    叮叮叮叮!

    萧沐雨一边后退,一边不断挥出手中的绝尘剑,将那细密的针雨格挡开来。

    唰!

    抓住这个机会,童川欺近了身形,一举打出五道掌影,攻向萧沐雨。

    “翻云覆雨!”

    萧沐雨施展出雨灵剑法的最后一招,剑气如雨般横扫而出。

    两人之间的战斗,十分激烈,难分胜负。

    在实力相近的情况下,想要分出胜负,十分困难。

    “阴阳相济,不以力争;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就在这时候,一道熟悉声音,突然在萧沐雨耳边响起。

    说话传音之人,正是凌尘。

    他用真气包裹住声音,传到萧沐雨的耳边,如此一来,萧沐雨本人听得最清楚,而其他人,除非是听觉极为敏锐之辈,否则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

    “这家伙,居然想靠临场指点,帮这萧沐雨奠定胜局?”

    看到这般景象,风飘零也是感到一阵诧异,临场指点,这不是什么太过稀奇的事情,但是能否有效,得看指点之人武学造诣的高低。

    如果这个人武学造诣很高,他自然对对手的招式,套路,力道都判断得十分清楚,他的指点,就能奠定胜局;反之,如果这个人是个平庸之辈,那么只会适得其反,会影响比武之人的发挥。

    “那你觉得他有这个水平么?”

    徐若烟不知道凌尘传音的内容,但是风飘零依靠强大的修为,却能够听到其中的内容。

    “说实话,这四句话,说的很好,换做我来,恐怕都无法做出如此准确的判断和预测,就是不知道,这个萧沐雨能不能领会他的意思了。”

    风飘零眼中露出一抹赞叹之色,十分客观地说道。

    论实力,他确实比凌尘高出很多,但是临场指点,可并不是靠的实力,而是眼力,判断力,对武学的领悟力。

    在这几点上,风飘零恐怕不敢说自己比凌尘强。

    “有这么玄乎?风师兄,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怎么尽说此人好话?”

    旁边的谢峰听着不高兴了,风飘零如此夸赞凌尘,难免令他心中不快。

    在他看来,凌尘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哪里会懂什么临场指点,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我当然是站在师妹这边的,”风飘零干笑了一声,旋即义正言辞地道:“若是师妹看他不顺眼了,我这就去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得罪我们徐师妹的下场。”

    “杀鸡焉用牛刀,哪里用得着风师兄动手,这种小事,交给我来就行了。”

    谢峰生怕被风飘零抢了功劳,这可是个在徐若烟面前表现的好机会,他哪能放过。

    此时,校场中央,萧沐雨听到了凌尘的真气传音,也是美眸一亮,她动作稍微迟滞了些许,但是下一刻,她便反应了过来,显然是领悟了凌尘话中的意思。

    剑势一变,萧沐雨的剑法没有了之前的咄咄逼人,转而变为防守。

    “以静制动,以退为进,稳如磐石。”

    凌尘继续传音过去。

    萧沐雨仔细领会凌尘传音的意思,小心翼翼地出招,她对凌尘,是绝对的信任,只要相信凌尘说的,她相信自己绝对能够取胜。

    萧沐雨的变招,让得对面的童川也是十分郁闷,本来若是萧沐雨和他对攻的话,最后胜的必然是他,可是对方突然变招,而且全然不按套路出牌,完全打乱了他的节奏。

    现在,已经三十招了,却仍然没有分出胜负。

    局面让他有些心急如焚。

    人一旦心急,便容易露出破绽。

    “时机已到,反守为攻。滴水穿石,攻敌破绽。”

    凌尘见时机一到,便再度传音。

    闻言,萧沐雨美眸一亮,将剑势催动到极限,一剑刺了出去。

    滴水穿石!

    剑气如虹,更好刺在了童川的空当处。

    噗嗤!

    童川面色大惊,漏洞百出,被这一剑刺在了手臂上,下一刻,鲜血飚射而出。

    “厉害!”

    风飘零忍不住赞叹了一句,不知道他究竟是赞萧沐雨这一剑使的漂亮,还是称赞凌尘指点的好。

    “童川居然败了,原以为校尉腰牌,他是志在必得,没想到他居然失手了。”

    “这萧沐雨不愧是神意门的天才,童川比他高出一个境界,武学修为也不弱,竟会败在她的手里。”

    “或许这就是青年才俊和天才的区别,童川充其量只能算一个青年才俊,而称不上天才。”

    众人议论纷纷,为此战的结果而惊讶万分。

    击败了童川,萧沐雨走到那校场中央的台上,将一枚校尉腰牌取下,戴在了身上。

    在童川之后,那些各大宗门的青年俊杰们也是很识趣地没有对萧沐雨动手,显然,他们认为萧沐雨有资格取得校尉腰牌,所以才没有人上前去挑战。

    “还真是一波三折,我都以为自己赢不了了,没想到在你的指点下,我竟然赢了。”

    萧沐雨一出来,便抓住了凌尘的手臂,显得十分高兴,她毫无察觉,自己的****在凌尘的手臂上磨蹭,那等触感,让得原本心境平和的凌尘,心中都是有些荡漾。

    “我也只能尽一点绵薄之力,能拿到这校尉腰牌,靠的都是你自己的实力。”

    凌尘将手从萧沐雨的怀中抽出,而后拍了拍后者的香肩。

    “校尉腰牌只剩下四块了,凌尘,你还不出手争夺?”

    萧沐雨有些好奇地看着凌尘,后者此时还如此淡定,那就有些不合常理了。

    校尉腰牌,少一块便少一块,此时不争,更待何时?

    “不着急。”

    凌尘却是依然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模样,仿佛并没有将校尉腰牌放在心上。

    话音才刚落下,已经有着两道人影掠进了校场中央,争夺第七块校尉腰牌。

    很快,第七块校尉腰牌,落入了一名万象门弟子的手里。

    “凌尘,你还不出手?”

    凌尘不着急,萧沐雨都替凌尘着急了,这要是再不动手,那就晚了。

    “好吧,的确没有必要等到最后再出手。”

    凌尘点了点头,而后拔出天府剑,向着校场中央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