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相见
    卡擦卡擦!

    寒气刚刚结晶,被是在柳惜灵的身上寸寸破裂,化为无数冰屑,纷纷扬扬。

    柳惜灵伸手白玉般的手掌,玉手中央,出现一道血符,这血符鲜艳无比,在那血符上面,仿佛有鲜活的血液流动,散发出十分邪异的波动。

    一掌拍在那大荒巨蟒身上,刹那间,大荒巨蟒的表皮便被血符腐蚀,皮开肉绽。

    吼!

    负痛惨嚎一声,大荒巨蟒卷起身体,回头再度一口咬向柳惜灵。

    从袖中取出一根赤色长鞭,长鞭之上,血光仿佛具有灵性一般,缓缓蠕动。

    柳惜灵甩出赤色长鞭,长鞭似乎隐藏有机关,在半空中旋转的同时,迅速地延伸变长,画出了十数个圆圈,而后陡然勒紧,将大荒巨蟒的脑袋给死死缠住。

    嗖嗖嗖!

    这个时候,夏姬和其他两位圣巫教大宗师也动了,他们没有达到天极境,自然做不到柳惜灵那样随意从容,凌空行走,在半空中停留太长时间。

    他们一动身,便各自取出了兵刃,夏姬拔出**剑,**剑凌空刺出,拖出一道黑色光尾,摄人心神。

    另外两名黑袍高手,一人用的是锤,另外一人,用的是棍子,都是钝器,能够和夏姬的**剑形成配合。

    被柳惜灵束缚住身体的大荒巨蟒,动弹不得,只能硬生生承受夏姬三人的一阵猛攻,即便它的防御不弱,但是在三名后期大宗师的狂轰滥炸之下,它的身上,很快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伤口。

    大荒巨蟒挣扎得越来越激烈,到最后,那股巨力连柳惜灵都束缚不住,毕竟是一头拥有玄蛇血脉的三品巅峰妖兽,修为堪比顶尖大宗师,而实力,则无限接近天极境,甚至已经能够和天极境强者抗衡了。

    此时,凌尘和萧沐雨二人,已经进入了黑水涧中,来到了这附近,正好目睹了半空中的那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凌尘抬起头,当他看到那一道魂牵梦萦的银色面具身影之时,也是忍不住激动了起来,终于见到了,他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他的亲生母亲。

    即便对方戴着面具,他也能一眼认出。

    虽然凌尘知道柳惜灵还活着,但是对方却一直没有出现,仿佛就像是刻意地在规避自己一样。

    他现在,终于有机会,问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即便大长老和他说了,神意门的剧变,正是由柳惜灵造成,但是凌尘还是不信。

    他不相信,自己印象中温柔的娘亲,会是个隐藏隐藏极深,心思恶毒的女人。

    “凌尘,先不要轻举妄动。等他们解决了大荒巨蟒再说。”萧沐雨见凌尘似乎想冲出去,也是连忙拦住了后者。

    “好吧。”

    听得这话,凌尘也是按捺下了心中的激动。

    在此同时,那大荒巨蟒也已经被围殴得没有脾气,它疯狂挣扎,并且试图钻回水里面逃走。

    这个时候,柳惜灵突然身形一动,她对夏姬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之后,随即将手中**剑丢了过去。

    凌空接住**剑,柳惜灵一剑刺进了大荒巨蟒的头颅,凌厉恐怖的剑气洞射出去,从大荒巨蟒的后脑处穿射而出,留下一个汨汨的血洞。

    这一道剑气洞穿而出,大荒巨蟒的眼瞳之中,生机开始溃散,那庞大的身体倒了下去,最后落进了下方的水涧当中,溅死了一道惊人的水花。

    那足足有着二十多米长的尸体,在水面上漂浮起来。

    四人落在了水面上,柳惜灵脚步轻轻踏在水面上,如履平地一般,她来到了那大荒巨蟒的尸体旁,用**剑将大荒巨蟒的肚子一举剖开,而后从中取出了一枚蛇胆。

    锋利的指甲一划,蛇胆破裂,黑色的苦汁从里面流了出来,被柳惜灵收进了一个黑色的玉瓶里面。

    “终于大功告成了。”

    夏姬的美眸中浮现出一抹笑意,这大荒巨蟒的蛇胆,便是柳惜灵所要收集的最后一样东西了。

    “嗯。这样一来,这药便成了。”

    柳惜灵将黑色玉瓶放到面前,闻了闻,然后眼中也是浮现出一抹满意的神色。

    “这究竟是何物?”夏姬有些好奇,为了配制这玉瓶当中的东西,柳惜灵去了不少穷山恶水的地方,甚至来到这鬼雾山,花费大力气击杀这一头大荒巨蟒,获取它的胆汁。

    “毒药。”

    柳惜灵的语气十分淡然,古井无波,“它的名字,叫做天影毒,无孔不入,毒性恐怖,就算是天极境强者,也抵挡不住它的毒素,会被它蚕食得连骨头也不剩。”

    “这么厉害?”

    夏姬和那两名魔门大宗师皆是感觉后背一凉,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离这天影毒远一点。

    连天极境强者都挡不住这毒素,他们一旦沾染上,那就神仙难救了。

    “既然药已经炼成了,那圣女是不是可以离开鬼雾山了?现在据说宗派联盟那边,已经有天极境强者赶来鬼雾山了,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正面交手。”

    夏姬抱了抱拳道。

    虽然她对柳惜灵的实力有信心,但是现在还不是决战的时候,没有必要以身犯险。

    “嗯,走吧。”

    柳惜灵点了点头,便是准备离开此地。

    “等等!”

    就在四人刚刚转身之际,一道喝声,却是陡然叫住了四人。

    柳惜灵和夏姬先后转身,她们的目光落在那山涧下方,那里,赫然站着一名佩剑的白衣少年。

    “是他。”

    夏姬不由看向了旁边的柳惜灵,后者的眼中,却仍旧像是一潭幽水一般,看不到什么波动。

    “母亲。”

    凌尘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柳惜灵,神情十分激动。

    “圣女的儿子?”

    两名魔道大宗师闻言,面色也是稍显阴沉起来。

    圣女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和凌天羽生的那个孽种,这件事情,在圣巫教一直是不能说的丑闻,即便现在柳惜灵回到了圣巫教,但是她的儿子,却没有人会提到,因为在圣巫教大部分高层看来,凌尘的诞生,是圣巫教的奇耻大辱。

    这个小子,他们圣巫教的人没有去找他,没想到他却自己找来了。

    此时此刻,他们想要立刻出手将凌尘这个耻辱击杀,但是柳惜灵就在身边,对方没有发话,他们岂敢轻举妄动。

    但是他们眼中的敌意,却毫不掩饰。

    “太鲁莽了。”

    萧沐雨本想拦着凌尘,但是她根本拦不住,此情此状,她也是忍不住担心起凌尘的处境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