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机关重重
    迷宫四处都是通道,四通八达,不知通向何处。

    周围墙壁的石台上,一团团火焰自动点亮,将整条通道照得敞亮。

    “可惜,凌音不在这里,否则我们轻易就能通过这座迷宫。”

    凌尘有些遗憾地道。

    “凌师妹?也是,她的心力天赋比你都要高,机关阵法什么的,难不倒她。”

    萧沐雨点了点头,“只可惜,凌音被谢禅长老留在了宗门,没有来这天宗遗址。”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我的心力也已经达到了十级,普通的机关陷阱我也能察觉到,走一步算一步吧。”

    凌尘倒是并未太过担心,虽然他的实力在这么多年轻俊杰当中不是数一数二,但他的心力强度,却肯定是数一数二,之前他的心力便有十级,之后领悟了剑意,心力等级水涨船高,现在应该已经有十一级了。

    “走这边。”

    石殿中四通八达,而且岔道极多,凌尘估计,这石殿中的机关,只怕无时不刻不在运转着,这一条条通道,没有生路和死路之分。

    有可能,面前这条通道上一秒还是生路,还是下一刻,就变成了死路。

    所以更多的时候,只能靠直觉。

    在穿过三条通道后,出现在凌尘和萧沐雨面前的,却是一面封死的墙壁。

    “看来我们走进死路了。”

    萧沐雨俏脸略显沮丧。

    “未必。”

    凌尘径直走那墙壁面前,然后拳头在墙上叩了两下,紧接着他的目光落在了附近的石台上,那里,有着一块凸起的残砖。

    将手伸进石头内侧,凌尘微微使力,那残砖竟是转动了起来。

    嗡嗡!

    残砖转动的同时,二人面前的墙壁,也是陡然向着左边敞开。

    “居然有机关,这都被你发现了。”

    萧沐雨有些惊讶地看着凌尘,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这只是简单的机关,还有更复杂的连环机关,机关傀儡术,我敢肯定,布置这座石殿机关的,肯定是一名传奇等级的机关大师。”

    凌尘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道。

    “传奇等级?”

    萧沐雨美眸中涌现出惊色,机关师,和阵法师,幻术师一样,普通的机关师对应普通武者,机关大师对应武师,机关宗师对应大宗师,而传奇机关师,则对应天极境强者。

    但是传奇级机关师,可比天极境强者稀有多了,由那种级别的机关师布置出来的机关,连天极境强者都走不出去,要被活活困死。

    当然,这座石殿的机关已经过去了至少三百年,许多机关已经不能启动了,再加上这机关也不是刻意针对凌尘他们的,否则的话,他们两个就死定了。

    “这里有间石室。”

    走进那机关密道中,凌尘来到一座石门前,这座石门密封着,但是从外面看去,却能够看到石门的轮廓。

    萧沐雨使劲推了两下,发现推不开,“这门推不开,是不是也有机关。”

    “这道门应该没有机关。”

    凌尘手掌运起真气,用力一推,石门便被反向推开。

    顿时间,一股极为浓郁的能量波动,也是传递了出来。

    石门开启,凌尘一步便是跨入其中,而后,强烈的光芒射入眼内,让得他双眼都是微眯了起来,此时他才发现,这石屋之内,竟然尽数是由一种寒玉所布满,一种淡淡的寒气,笼罩着其中。

    这种寒玉,一般是大宗门用来储存武器铠甲,丹药,宝物之用的,这里有寒玉,那就证明,这里有宝物。

    一念及此,凌尘的目光只是扫了一眼这些寒玉装饰,旋即,他的视线,便是放在了那石室中央,那里有一座石台。

    石台上面,赫然有着两样东西。

    凌尘走到石台面前,那上面摆放的,是两个已经腐朽的盒子,两个盒子当中,一样是一柄青色的宝剑,还有另外一样,则是一件红色的软甲,软甲上面,流光溢彩,散发出极为不俗的宝气波动。

    “云隐剑。”

    凌尘拿起青色的宝剑,然后将剑身拔出一截,顿时间,刺眼的光芒绽放出来,剑气逼人,令人眼花缭乱。

    “好剑!”

    萧沐雨走上前来,美眸也是一亮,这把剑的品相,锋芒,材质,都是一流,比起她手中的绝尘剑,都只强不弱。

    江湖名剑,之所以都有自己响亮的名号,不仅仅是因为外表,还因为这些剑拥有自己的特性,这把云隐剑,就像是一把隐士之剑,锋芒内敛,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露出真正的锋芒。

    “看看这件铠甲。”

    凌尘将云隐剑放下,将另外一件软甲拿了起来,擦拭干净软甲上的灰尘后,也是露出了“红莲软甲”,上面鲜亮的红芒犹如一团团火焰,散发出温热的气息。

    这股气息,竟是对体内的精血,真气有一定的温养效果。

    而且这件软甲的材质十分特殊,具有防身的效果,价值丝毫不逊于那把云隐剑。

    “这云隐剑我拿了,红莲软甲归你,怎么样?”凌尘将软甲交给了萧沐雨,自己则取了云隐剑。

    “给我?”

    萧沐雨有些受宠若惊,没有去接,“这地方是你发现的,我什么都没做,无功不受禄。”

    “行了,上次你不还救了我的命么?”凌尘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在我面前就不必伪装了,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这件软甲。”

    “那我就不客气了。”

    听到这里,萧沐雨也是将软甲接了过来,然后便兴冲冲地将软甲穿在身上。

    这软甲十分修身,萧沐雨穿上之后,浑身上下,凹凸有致的曲线也是显露无疑,流光溢彩,明艳动人。

    “还不错。”

    凌尘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从石室外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当凌尘面色微变,目光望向石门的时候,那里,赫然站着一名鹰钩鼻青年,在他身后,还有数名年轻弟子。

    “混账,居然被人捷足先登。”

    鹰钩鼻青年的面色一沉,而后他的目光也是从凌尘手中的云隐剑,以及萧沐雨身上的红莲软甲上扫过,眼中陡然涌出一抹炙热之色。

    “把宝剑和软甲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二人不死。”鹰钩鼻青年舔了舔嘴唇,低声喝道。

    萧沐雨咬了咬银牙,“宝物先到先得,凭什么交给你?”

    “王双师兄,和他们废什么话,竟然他们不肯交,直接动手抢便是。”

    身后一名年轻弟子冷冷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我只能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了。”

    王双眯着眼睛,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向着凌尘二人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