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比谁更快
    嗤嗤!

    在出刀的同时,于岳体外升腾起湛青色的气流,这股气流锐利无比,仿佛锯齿一样,与之接触的空气纷纷被扭曲割裂,发出嗤嗤的声音。

    铿锵!

    剑拔出,凌尘的身影已经不见,一道匹练般的剑光纵横出去,竟是迎面反击。

    “竟敢和我比快,不知天高地厚!”

    于岳不惊反喜,眼中讥讽之意愈发浓郁,从他出道开始,年轻一代中比他的刀更快的人,寥寥无几,聂无相,风飘零,哪一个不是闻名江湖的大高手,区区凌尘,也敢和他比快,简直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你的刀未必比我的剑快。”

    凌尘面色冷静,他以前都是用天府重剑,虽然不是说天府重剑弱,只是说,天府重剑对剑速的影响很大,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凌尘现在的主武器是云隐剑,这把云隐剑,如同一阵风,一片云,材质特殊,轻飘飘的,如同无物一般。

    换了云隐剑,凌尘的出剑速度能提升两倍有余,只是力道上会稍有欠缺,但是出剑速度足以弥补这一缺陷。

    “那就试试,看你会不会被我的快刀撕成粉碎。”

    于岳手中,刀芒一道匹练般的白光纵横出去,他闪现在凌尘面前,手中苗刀,飞舞起来,明明只有一刀,看起来却有三刀,剩下的两刀,是因为速度太快留下的残影。

    “好快!这就是快刀于岳,以快著称,凌尘和他比快,不是正中下怀吗?”

    萧沐雨有些替凌尘担心起来。

    铛铛铛铛铛铛!

    转眼间,两人的刀剑已经交锋了六次,于岳的刀芒分别斩向凌尘身上的不同要害,但是最后却都是斩在了凌尘的剑身之上,发出剧烈得金属爆鸣之声。

    火星四射,凌尘和于岳同时从原地跃出,手中刀剑再度碰撞,然后落下身形。

    “竟然将六刀全部挡住了!”

    于岳面有惊色,如果说挡住一刀是侥幸,那么挡住六刀,那就不可能再是运气了。

    这个小子,能击败余青璇,的确有两把刷子。

    “还有必要继续吗?”

    凌尘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对方的刀虽快,可惜他的剑也不慢,光凭快刀根本奈何不了他,既然如此,这于岳也该知难而退了。

    “别得意,你这区区五重境武师,我看你能够为我手上坚持多久!”

    于岳面色阴沉,他依然不甘心于这等结果,自己居然奈何不了凌尘,他不相信,凭他八重境的修为,就算是耗也要耗死凌尘,对方那五重境的修为,能有多少真气,到头来,还不是得败给他。

    “冥顽不灵,既然如此,那就分个胜负吧!”

    凌尘眼中陡然迸射出一抹精光,他的体内,真气狂涌而出,古圣王战法运转开来,将修为一举提升到武师六重境。

    在境界提升后,凌尘也是陡然劈出一剑,只留残影在原地,这一剑,是寻龙剑法的第三式,寻龙无影。

    “天狼七式!”

    于岳也是大喝一声,手中刀速陡然加快,磅礴刀气,凝聚出一颗狼头,张牙舞爪,扑向凌尘。

    明晃晃的刀光剑影,交错在一起,如同电光火石。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快不仅仅是快,快的另一层含义就是攻击力,当速度达到一定境界,一张纸,一片树叶,都能够贯穿铁甲,杀人于无形。

    凌尘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于岳的攻击力并不是强的离谱,只是在速度暴增之后,能轻易切割真气铠甲,并且每一次攻击都在摸索着薄弱之处,为最后一刀做准备。

    但是他也一样,他的剑,必须要做到比于岳的刀更快。

    “二十招了。”

    萧沐雨小嘴张得大大的,这两人挥动武器的速度,连她都看得有些眼花缭乱,而且有着越来越快的趋势。

    这个时候,谁要是比对手慢一分,就会遭到惨败的命运。

    陡然间,凌尘手中一道凝如实质的剑光夸张的伸长,达到数米的长度,越过了于岳的刀芒,从于岳的腰部贯穿过去。

    云隐剑入鞘,凌尘向萧沐雨的方向走去。

    “小子,你干什么,高下还未分出!”于岳见凌尘目中无人地向后走去,也是厉声喝道。

    然而下一刻,凌尘的声音便淡淡传来。

    “不,胜负已分。”

    噗嗤!

    悄无声息之间,于岳的腰间出现一道剑痕,衣衫炸裂出一个大口子。

    “怎么可能?”

    于岳一脸的难以置信,他怎么也想不到,凌尘的剑比他的刀还快,他堂堂快刀于岳,居然会在刀速上输给别人,还是一个他根本没放在眼里的小子。

    一怒之下,他便欲再度冲向凌尘,将这一剑之耻还给凌尘。

    并没有因为于岳的举动而有所防备,凌尘淡淡一笑,“你现在最好别动,这一剑虽然没有伤到脏腑,但是却割开了你的皮肉,你要是轻举妄动,搞不好五脏六腑都会移位,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他这一句话出,于岳也是面色剧变,定在了原地,不敢再有丝毫异动。

    这个时候,他想尽快坐下来治疗伤口,但他又怕凌尘会趁机对他出手,乘他疗伤的时候痛下杀手,所以一时之间,他动都不敢动一下,只能站在原地,保持战立姿势。

    “放心吧,我若要杀你,刚才那一剑就能洞穿你的要害。赶紧坐下疗伤吧,否则碰到了别人,可未必会留你性命。”

    凌尘冷笑一声,便是看向了萧沐雨,“我们走。”

    萧沐雨点了点头,随即跟着凌尘离开了药池。

    那于岳听得凌尘这话,也是急忙盘坐而下,从袖袍中取出金创药,治疗伤口,凌尘说的对,如果现在有其他人经过,看到他正在疗伤,说不定会想趁火打劫,置他于死地。

    萧沐雨瞥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于岳,而后道:“凌尘,你虽放过此人,可他却未必会对你感恩戴德。”

    “我不需要他对我感恩戴德。我放他一马,是我的事,他要以怨报德,则是他的事。”凌尘摇了摇头,“侠义之道,首先便在于不滥杀,做到惩恶扬善,济世救民,匡扶正义。这个于岳,虽然狂妄自大,但是他毕竟是正道中人,能留则留,不一定非要置于死地。”

    于岳是正道门派的天才,又没有犯什么大恶,在凌尘看来,罪不至死。

    ps:更新是比较慢,但是没办法,工作日是要上班的,大家请见谅。加更只能到周六周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