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密室之争
    此时,凌尘和萧沐雨二人,已经离开了机关殿的范围,来到了一片广场之上。

    然而这片广场上,却是血腥味弥漫,到处都是尸体,有正道弟子的,也有魔道弟子的,死伤甚众。

    “看来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恶斗。”

    凌尘扫了周围一圈,这大部分人,都是被一击毙命,看来实力差距太大。

    “那边的尸体,难道是万象门的许尘山?”

    突然间,萧沐雨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具魁梧青年的尸体,这尸体的主人,赫然是许尘山。

    “连许尘山都被杀了,对手究竟是何方神圣?”

    凌尘眼中也是浮现出一抹震惊之色,许尘山可是天榜第二十五的高手,居然被人杀死在这里。

    而且凌尘看许尘山身上的伤口只有一道,是被一杆枪洞穿的,这一枪,也是致命的一枪。

    一枪击杀许尘山。

    只怕是前十的天榜高手,也做不到如此干净利落。而且不可能是那些人干的,除非是有深仇大恨。

    “八成是魔道高手。像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个夏姬,实力就强的可怕,会不会就是这个女人干的?”

    萧沐雨猜测道。

    “应该不是。”

    凌尘摇了摇头,“那夏姬是用剑的,你忘了?恐怕是魔门中其他的年轻高手干的,毕竟魔门又不是只有一个夏姬,魔门十秀,据说个个实力强大,不是等闲之辈。”

    “不过咱们只要保持低调,应该不会太大危险。”

    许尘山的事情只是个个例,并不足以让凌尘退缩,这里本就是高手云集之地,但是再强大的高手,在这里也有陨落的危险,因为这里始终充斥着正魔两帮人,互相为敌,而且这天宗遗址当中,到处都是机关陷阱,像先前那铜铁巨人,哪怕就是万象公子等人都敌不过。

    机遇总是和危险并存的。

    两人没有在广场上多做停留,他们便来到了一座破落殿宇之中。

    这石殿群中宫殿颇多,眼前这座宫殿破损得比较严重,看上去并不起眼,凌尘两人进殿绕了几圈后,便发现他们已经在地下的位置,周围的空气都是变得阴冷潮湿了不少,周围不断传开滴滴答答的水声。

    四下打量一番,他发现周边环境暗的可以,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一条石质走廊,走廊两旁的墙壁上,每隔百米便有一块突出的小石台,小石台中央摆放着儿臂粗细的蜡烛,幽幽的火芒时暗时盛。

    剑意在身,凌尘不会被幽暗的环境吓到,抬步往走廊深处走去。

    大约行了数百米,走廊右边出现一条岔道,里面隐隐有说话的声音传出。

    “看来不止我们进入了这里。”

    凌尘看向了萧沐雨,两人悄悄潜入了进去。

    岔道尽头连接着一座明亮的石室,石室的墙壁上镶满了发光的石头,经久不灭,散发出璀璨柔和的光芒,给阴暗的环境带来一丝安全感。

    凌尘目光下移,石室的侧面有一间密室,此时,一群宗门弟子正大打出手,欲要抢先进入隐藏密室。

    “这个地方是我们先发现的,已经归我们天虚宫所有,跟我们作对,一个个都是死路一条,还不快滚开。”

    “哼,天虚宫就可以只手遮天?我们万象门可不答应,里面密室的宝贝,我们一定要分一杯羹。”

    “好!那除了我们天虚宫和万象门两大宗门外,其余宗派的弟子,乖乖在这等候,不得入内。”

    “呵呵,凭你们三言两语就想剥夺我们进入密室的权力?做梦!”

    两大宗的弟子要瓜分密室中的宝物,其他宗门的弟子可不会答应,顿时间,气劲爆裂的声音此起彼伏,震得石室内的立柱都开始摇晃起来,似乎随时会倒塌一般。

    在宝物面前,谁管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见者有份,谁也不愿意当绿叶。

    凌尘本打算进去镇住场面,只是这个时候,他却察觉居然有脚步声响起,让他顿时按住了旁边蠢蠢欲动的萧沐雨。

    此人的脚步声仿佛蕴含着魔力,每一步都有着山一样的力量,内敛不发,却又给人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有高手来了。”

    凌尘摇了摇头,示意萧沐雨不要轻举妄动。

    “有人来了!”

    那石室中的各宗弟子也是听到了脚步声,他们的目光顿时齐刷刷地望向了另一侧的廊道,只见得那黑暗之中,赫然有着一道身影,正极有节奏地缓步走来。

    “是天虚宫的人!”

    众人只是看到那人影衣服上的标志,便知道是哪个门派的人。

    “趁他不注意,先杀了此人!”

    万象门的弟子见来的是天虚宫的人,也是纷纷交流眼神,然后几乎同时杀向了来人。

    一些其他宗门的弟子,也是挥动武器,随同万象门的弟子出手。

    然而还没等这些人出手,岔道中风起云涌,突然冲出来一只硕大的真气腿劲,真气腿劲凝练万分,宛如山岳,带着惊人的速度贯穿全场。

    砰砰砰砰……几乎有半数的人被腿劲震得倒飞出去,身体两旁抛飞,腿劲余势未消,把石室里的一根粗大柱子都给踢碎了。

    “好强的腿劲。”

    凌尘眉毛一挑,在场之人,都是各大宗派的年轻俊杰,却连一腿都挡不住,死伤半数。

    “此人是天榜高手,快退!”

    “这是霸王流星腿!是‘奔逸绝尘’黄神逸的绝学!”

    听到黄神逸的名字石室中的诸多年轻弟子顿时胆寒。

    “来的居然是黄神逸师兄,太好了!这些万象门弟子竟然敢冒犯黄神逸师兄,简直飞蛾扑火!”

    天虚宫的弟子纷纷兴高采烈,仿佛瞬间有了主心骨一般。

    “我早看这些万象门弟子不顺眼了,黄神逸师兄既然来了,那就动动手,把他们全杀了吧。这密室中的东西只能归我们天虚宫。”

    一名天虚宫弟子面露杀意道。

    咻!

    然而他话音才刚落,从第三条廊道中,突然飞出了一柄血色宝剑,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射在了那名满脸杀意的天虚宫弟子身上,一举洞穿了其胸口。

    那名天虚宫弟子两眼瞪大,栽倒在了地上,没了气息。

    “蝼蚁之辈,我万象门弟子,岂是你们能够喊打喊杀的?”

    这时候,从那黑暗的廊道中走出一名身穿金边血衣的年轻剑客,此人面色冷峻,眼露杀意,一看便是残酷冷血之辈。

    “冷无血!”

    黄神逸本来正想借对方杀他天虚宫弟子这件事作文章,但是当他看清楚那人的面容后,面色也是陡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