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正道败类
    “可以下来了。”

    凌尘低头看向了萧沐雨,后者吐气如兰,那带着一丝香味的气息清晰可闻,萧沐雨身材纤细,应该不会超过九十斤,凌尘即便一直抱着并不会觉得多累,只是软香在怀,又仅仅隔着一件外衣,即便他心境澄明,此时大战已过,也难免有些心猿马意起来。

    “嗯,放我下来吧。”

    萧沐雨俏脸微红,即便她想一直被凌尘抱着,但是这种,她自然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然而在凌尘将萧沐雨轻轻放下的时候,后者身上裹着的外衣,却突然滑落了下来。

    萧沐雨那光洁如玉,一丝不挂的酮体,就这样完全暴露在凌尘的眼前。

    周遭的空气,陡然凝固。

    萧沐雨连忙从地上将外衣捡起,披在身上,而凌尘,也是连忙将目光看向别处,但是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还是将该看的地方都看到了。

    “凌尘,你流鼻血了。”

    萧沐雨的声音,突然在凌尘面前响了起来。

    “是吗?”

    凌尘暗叫不妙,这下糗出大了,自己应该不至于会这么狼狈吧,他连忙伸手擦拭,然而却并没有看到血迹。

    “不妙,上了这丫头的当了。”

    凌尘脑子里面刚刚才起这般念头,对面萧沐雨便咯咯笑了起来,“凌尘,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圣人呢,真能坐怀不乱,视女色如粪土,没想到,你也不过还是个毛头小子而已。”

    “我又没练断子绝孙的功夫,是个男人当然会有**。别废话了,赶紧去换好衣服,我们要动身了。”

    凌尘摆了摆手,这家伙对他还真是毫无防范之心,也不怕玩大了,玩出火来,引火烧身。

    不过凌尘不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是不可能做出任何越界之事的。

    在萧沐雨到大树后衣服的时候,凌尘走到那杨威的身上,摸索了一番,找出了一个包袱。

    包袱之中,装了十几万两劲票,瓶瓶罐罐之类,都是一些无用之物,不过让凌尘眼睛一亮的是,这里面居然还有两枚蝎尾针,无疑是这包袱里面最有价值之物。

    “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吗?”

    萧沐雨见凌尘脸色有异,也是忍不住问道。

    “蝎尾针,这一枚给你,带在身上可以做防身之用。”

    凌尘将一枚蝎尾针交给了萧沐雨。

    将蝎尾针接过,萧沐雨也是美眸一亮,这蝎尾针的价值不菲,因为是一次性的东西,所以更显珍贵。

    趁敌人不注意的时候,将蝎尾针打出,对方不死也残。

    “动身吧!”

    凌尘并未多想,便是先行纵身一跃,向着那遗址深处掠去。

    萧沐雨收起了蝎尾针,随即跟了上去。

    ……

    遗址核心地域。

    如今大部分正魔两道的年轻高手,大多已经进入了这片核心地域,寻找着这天宗遗址最核心的宝藏。

    一条荒废的廊道中,一场激烈的战斗显然刚刚结束,草地上鲜血点点。

    数道人影,立于廊道之中,其中四人皆穿着神意门的服饰,赫然正是龙阳,余青璇,宋海岚,云天河四人。

    在他们面前,跪着一名身穿黑色裙袍的女子,身上穿的是圣巫教的服饰。

    那女子显然身受重伤,被宋海岚按在地上,面有不屈之色。

    “大师兄,这魔教妖女怎么处理?”

    云天河望着面前的女子,面带一丝戏谑神色。

    “这妖女要杀要剐,交给你们处理了。”

    龙阳瞥了一眼那黑袍女子,然后也是自顾自地转身而去。

    “嘿嘿,余青璇师姐,你也请回避一下吧,待会可能有些少儿不宜。”

    宋海岚看着余青璇,嘿嘿一笑,眼中闪动着淫邪的光泽。

    “恶心。”

    余青璇冷冷地吐出两个字,便也是甩袖离开。

    待得余青璇走后,云天河和宋海岚方才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而后也是如狼似虎般地看着年前的黑袍女子。

    “魔教妖女,接下来,我们师兄弟就让你尝尝欲死欲仙的滋味。”

    宋海岚咧嘴一笑,那笑容无比森然,他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光芒,然后一把将面前黑袍女子的衣服给撕裂开来,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亵衣。

    “你们这两个淫贼,杀了我吧!”

    黑袍女子虽是魔道中人,但却似乎也是一名刚烈女子,被两人这般侮辱,也是露出一抹求死的神色。

    “想死?哪有这么容易。”

    宋海岚再度一撕,又将黑袍女子的衣袍撕裂下一块,大块的雪白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反正你是个魔教妖女,就算我们师兄弟把你玩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管,只会让正道大快人心。”

    云天河也是满脸笑容,是个男人,总有**,特别是进来这天宗遗址后,他们已经憋了近一个月了,眼下抓到一个魔道女子,正好拿来发泄发泄。

    “师弟,你先还是我先?”

    宋海岚看向云天河,笑着询问道。

    “无论谁先,另一个人都会不甘心吧,不如一起吧师兄。”云天河眼中略有深意。

    “好,那就一起,我前你后,这女人,一人一半!”

    宋海岚眼中淫光暴射,仿佛用目光就把面前的女子剥个精光。

    “这两个淫贼,竟然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情,简直把我们神意门的脸都丢尽了!”

    此刻,凌尘和萧沐雨恰巧经过此地,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萧沐雨顿时义愤填膺,竟然不待凌尘阻拦,便冲了出去。

    凌尘皱了皱眉,只能跟了上去。

    “给我住手!”

    就在宋海岚和云天河对那黑袍女子上下其手,打算行好事的时候,萧沐雨蓦然一声大喝,将二人的行状喝破。

    “谁?”

    原本极浓的兴致被萧沐雨弄的一点全无,宋海岚和云天河二人也是勃然大怒,他们阴沉的目光将萧沐雨锁定,而后也是有着一抹杀意迸射而出。

    “你们这两个无耻小人,枉为正道弟子!”

    萧沐雨扬起剑柄,指着二人的面门。

    “我二人处置魔教妖女,与你何干?看你戴个面具,遮遮掩掩,莫非和这妖女是一伙的?”云天河盯着萧沐雨,冷声喝道。

    “师弟,咱们两个玩一个,你不嫌挤得慌么?现在有自己送上门的,岂不正好?”

    宋海岚充满**的目光在萧沐雨凹凸有致的娇躯上四下游走,咧嘴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