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悉数斩杀
    当王炎反应过来时,他的脖子上已经架了一柄利剑。

    “小子,我是惊煞门的天才弟子,杀了我,逃到天涯海角都是死路一条,你想找死吗?”

    王炎色厉内荏,满嘴鲜血的瞪视着凌尘,他不相信对方敢杀他,惊煞门是泽之国第二大宗门,势力不比现在的神意门弱,凌尘若敢动他,就算逃回神意门也没用,到时候必定会被他惊煞门威逼交人。

    凌尘淡淡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王炎见凌尘没有动手,心中暗喜,此人果然畏首畏尾,他和凌尘已经是死仇,这仇不会有化解的可能,到时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以报今日之辱。

    他看着凌尘,冷冷笑道:“武者的性命只有一条,现在你放了我,我可以既往不咎,若是你敢动我,后果你也清楚,有些时候,是不能走错路的,走错一步,毁的是自己的大好前……”

    噗嗤!

    最后一个字他没有说完,一道剑芒把他的头颅斩了下来,鲜血夹杂着水流喷到输米高,血溅三尺。

    “既然已经得罪了,就没有第二条路可选,所以你必须死。”

    凌尘神情淡漠。

    “你竟然杀了王炎?”看到凌尘一剑斩下王炎的头颅,徐若烟俏脸也是不由变色。

    那些天虚宫弟子,也是尽数用惊骇的目光看着凌尘,大名鼎鼎的“灭生刀”王炎,居然就这么被杀了,变成了一具断头尸体。

    那一道道看着凌尘的目光中,皆是带着一抹惊惧之意。

    凌尘道:“今日我不杀他,日后他必定杀我。”

    武林是个残酷的地方,太软弱的人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有时候不得不心狠手辣,不动手则已,动手就要斩草除根,以免留下后患。

    况且,王炎早已放出话要置凌尘于死地,凌尘不可能留其性命。

    “这人死定了,他死定了,杀了王炎师兄,我惊煞门的人不会放过他,走,我们快跑,出了天宗遗址,就把王炎师兄被杀的事情告诉长老们,他们会击杀此人!”一名惊煞门的弟子大叫道。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为!杀我惊煞门天之骄子,罪无可恕!”

    “快跑,一定要把消息扩散出去!”

    三名惊煞门弟子向大厅外逃窜。

    “想走?”

    然而他们才刚刚转身,身后传来一道冷漠之极的声音,他们回头一看,心神欲裂,被磅礴剑势包裹的凌尘以惊人的速度射来。

    “不!”

    跑的最慢那名弟子的头颅飞起,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死了,他不想死,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别,别杀我!”倒数第二个惊煞门弟子惊叫着求饶。

    噗嗤!

    凌尘面色冷酷,手臂一挥,剑气喷薄而出,把第二名惊煞门弟子斩成两截。

    在斩杀两名惊煞门弟子后,凌尘目光落在了最后一人身上,此时对方已经逃到了大厅门口,他以为凌尘已经无法追上自己,当即开怀大笑,眼中尽是怨毒神色,“你这魔头,我惊煞门长老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死吧!唔……”

    他笑声还尚未完全落下,便陡然噎住,身体僵硬,他的眉心,出现一个小洞,黑色的鲜血流了出来。

    那是凌尘射出的蝎尾针。

    砰!

    身体轰然倒地,最后一名惊煞门弟子,也是气绝身亡。

    “蝎尾针,难道你是天榜第三十五的毒蝎?不可能,毒蝎没有这么强才对。”徐若烟先是秀目一亮,旋即却又沉吟了下来。

    “这枚蝎尾针,的确来自毒蝎身上。”

    凌尘淡淡的声音在徐若烟耳边响起,令她心中暗暗震惊,蝎尾针可是毒蝎的独有之物,怎么会落到别人手里。答案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毒蝎已经死在了此人的手中。

    可怕,先杀毒蝎,现在又杀了王炎,这杀天榜高手,竟然跟屠猪宰狗一样,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咕咚!

    一名天虚宫弟子吞了一口唾沫,面色有些苍白地望着凌尘,这个戴面具的家伙,简直就是杀星转世,太凶残了,他有些恐惧,凌尘会不会杀红了眼,把他们也杀了。

    果然,在击杀了三名逃窜的惊煞门弟子后,凌尘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那几名天虚宫弟子身上,眼中带着一抹凛冽的气机。

    杀了王炎的事情,一定不能够泄露出去,否则定会受到惊煞门无穷无尽的追杀。

    凌尘不敢掉以轻心,他的眼中仍然充满杀意,若是这其中任何一人通风报信,走漏消息,都将给他带来可怕的麻烦。

    “大侠,我们发誓一定保守秘密,这里的事情,我们绝不会对外透露半个字,否则定被天打雷劈,打入十八层地狱!”

    看出了凌尘心中所想,几名天虚宫弟子纷纷跪在地上,求饶起来。

    见状,徐若烟也是向凌尘弯身拱手,语气恳切道:“我可以以性命为他们担保,这里的事情,一个字都不会泄露出去,还望阁下能够相信我们。”

    “况且此间的事情,与我也有干系,若不是阁下出手相助,我已经遭了这恶贼毒手,我徐若烟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绝不会背负阁下。”

    听得这话,凌尘心中的杀意也是稍减,他本来也是有些杀红了眼,这才会没有收住杀意,若他真杀了这些天虚宫弟子,岂不成了滥杀无辜之辈,既然徐若烟都这么说了,那此事便如此作罢。

    “徐姑娘是徐飞鸿宗主之女,说话自然是一言九鼎,我信得过。”

    凌尘也是抱了抱拳,徐若烟既然没有认出他来,他自然不会主动露出真面目。

    说罢,凌尘也是来到王炎得身旁,在后者身上搜索了一番后,也是搜出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连同王炎的灭生刀,一并收了起来。

    至于王炎的尸体,凌尘则点了一把火,连那些惊煞门弟子的尸体一起烧了。

    做完这些,凌尘也是向着大厅外走去,准备离开此地。

    “公子请稍等。”

    就在凌尘将要走出大门的时候,徐若烟的声音,却是从背后传来。

    凌尘停下了步伐,转过身来,目光有些诧异,“王炎已死,姑娘还有何事?”

    “救命之恩尚未报答,还没有问阁下名号?”徐若烟郑重其事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