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虚皇令
    铿锵!

    伴随着一道清脆的声响,徐若烟手中云水剑已然出鞘,刺向凌尘的咽喉。

    这一剑,十分犀利,转瞬即至,到了凌尘的眼前。

    铛!

    凌尘将剑鞘抬起,亮出半截剑身,将剑芒架住。

    然而这一剑却比想象中的要凌厉得多,两剑相交,火星四射。

    凌尘被这一剑逼退了两步,身体贴在了石板上。

    “凌尘,你不必留手,否则这虚皇令,可就是我天虚宫之物了。”

    徐若烟知道凌尘没出全力,当即也是冷声喝道。

    皱了皱眉,凌尘也知道,自己不能够留手了。

    啪啪啪!

    就在这时候,连续的拍掌声突然在耳边响起,凌尘蓦然循声望去,只见得赫然有着一名戴着青鬼面具的女子,出现在视线当中。

    “是你?”

    看到这名鬼面女子,凌尘也是面色一变,这女子他见过好几次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魔道高手夏姬。

    此女,竟然也闯入了这里。

    “糟糕,这个女人的实力,连天刑长老都能匹敌,我就算是和徐若烟加起来,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凌尘暗叫不妙,当时在石城的城墙上,他可是亲眼见到,这夏姬和天刑长老斗得不分胜负,最后即便不敌,也全身而退,飘然离开。

    “好一对痴男怨女啊,既然舍不得,那又何必动手呢。”

    夏姬的声音十分婉转,动人心弦,“不如你们化干戈为玉帛,携手离开此地,至于这面虚皇令,就让给我好了,这样大家皆大欢喜,岂不甚好?”

    “这虚皇令既是天宗的秘密,岂能交给你们这些魔道之人?”徐若烟美眸中泛起了些许阴沉之意,虚皇令中必定藏有天大的隐秘,这种秘密,若是被魔道所得,那必然会危害武林,荼毒天下。

    “那谁让你们两人不是我的对手呢,真要打起来,我要杀你们,那可是易如反掌。”

    夏姬看向了凌尘,笑着道:“凌尘,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凌尘不由沉吟了起来,他在思考着所有可能击败夏姬的可能方案,但是毋庸置疑,这些方案,一个都派不上用场,简而言之,就是无论他怎么算计,都不可能有机会赢得了对方。

    更不要说,在对方面前强行夺走虚皇令。

    “凌尘,不可,为了正道武林,虚皇令绝不能交给这个妖女。今日你我就是拼死一战,也不能让她得逞。”

    不容凌尘多思考,徐若烟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听得这话,凌尘暗暗摇了摇头,为了一块令牌丢掉性命,这太愚蠢了,且不说这虚皇令有何作用暂且还不知道,就算是什么武林至宝,既然实力不足,又何必白白搭上性命。

    难道说他这条命,还不如一面死的令牌有用。

    “虚皇令就在这里,阁下要取,那就请自便吧。”

    凌尘主动让了开来,他还没那么傻,且看看这虚皇令究竟有什么用处,再作计较不迟。

    “很好,真是个识时务的好孩子。”

    夏姬咯咯一笑,然后方才向着那块刻字的石板走了过去。

    “凌尘,你真是个没骨气的家伙,妖女,看剑!”

    见凌尘居然妥协退让,徐若烟也是气得话都说不利索,她抄起云水剑,便是笔直刺出,杀向了夏姬的后背。

    然而看也不看,夏姬便朝身后扫出衣袖,这一扫,动静却是十分惊人,徐若烟的剑势便被轰成了粉碎,整个人被扫飞了出去,口角溢血。

    对于这一幕,凌尘早有预料,就算刚才他也出手,也不过是两袖子的事情,现在倒飞吐血的人,会多他一个,仅此而已。

    “这女人究竟怎么进来的。”

    凌尘心中有些不爽,这就好比狼群之中,突然进来了一头猛虎,和其他人根本不是层次的。

    而要想进入这里,必须要通过五道难关考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女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全部通过了。

    没有再去理会徐若烟,夏姬走到那石板之前,在扫了一眼那其上的文字后,也是伸出了如白玉般的光洁手掌,伸手去取那镶在那石板中央的虚皇令。

    然而她用了用力,那虚皇令却仿佛犹如粘在上面一样,无论如何,都摘不下来。

    “怎么回事?”

    夏姬蹙起了眉头。

    “难道说,这石板上都是胡说八道的,这虚皇令,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之物。”凌尘突然在旁边道。

    “不可能,这石板上既然如此写了,那就定然会有此物存在。”

    夏姬根本不受凌尘干扰,她四处打量着石板,寻找着蛛丝马迹。

    旁边凌尘也在悄悄打量着石板,这其中,怕的确是隐藏着什么机关。

    就在凌尘沉吟不语的时候,夏姬突然转过身来,将**剑架在了凌尘的脖子上,“你来试试。”

    “我?”凌尘愣了愣,旋即摇了摇头,“连你堂堂夏姬都搞不定,我怎么可能会有办法。”

    嘴上如此说着,凌尘心中却感到有些纳闷,这女人,怎么就知道他能解开机关?

    “你若不说实话,我就杀了你。”

    夏姬的**剑动了动,将凌尘脖颈间的皮肤割裂,鲜血泌了出来,“我知道,你一定能解开这上面的机关吧。”

    “开玩笑,我又不是设计这机关的人,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就是杀了我也没用。”凌尘直摇头。

    “可我的全身直觉都告诉我,你是有办法的。”夏姬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凌尘,一双莲藕般的玉臂搭在凌尘肩上,环扣住凌尘,那一对傲人的双峰贴在凌尘胸前,两人的距离拉得极近,呼吸声音都清晰可闻,而后娇声道:“不如就帮姐姐一个忙,把这机关解了,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我是真的没办法。”

    这种香艳的诱惑,凌尘可抵挡不住,他连忙推开了夏姬,摇了摇头,“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只能不客气了。”

    夏姬的声音顷刻转冷,她的目光随即落在了徐若烟的身上,“我只好先杀了你的小情人,然后再杀了你,至于这石板,我可以慢慢研究。”

    说罢,她也是身形一闪,出现在徐若烟面前,一剑刺向了后者的玉颈。

    “等等。”

    凌尘知道夏姬心狠手辣,她若动手,绝不会婆婆妈妈,况且杀了徐若烟,那便是杀了一名正道的顶级天才,她何乐而不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