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威逼
    惊煞门的长老,皆是怒不可遏,王炎乃是他们惊煞门的首席天才弟子,竟然会被人杀死在天宗遗址内,对方简直是胆大包天,没有把它惊煞门放在眼里。

    杀死王炎,就等于斩杀了他们惊煞门年轻一代的希望。

    “究竟是何人,让本长老抓到他,定要让他生不如死!”惊煞门的大长老阴沉着一张脸,厉声道。

    “能够杀得了王炎的人,至少是天榜前十的实力,也就那么几个人,要么,就是魔道弟子干的。”另一名惊煞门长老分析道。

    这时候,一名知道内情的惊煞门弟子上前道:“长老,据我所知,不是天榜前十的天才,恐怕也不是魔道高手,而是一个叫无尘的人。”

    “无尘?此人是谁?”惊煞门长老眯着眼睛,眼中透露出一丝丝寒芒。

    “弟子不知,这无尘自始至终戴着面具,他先是从王炎师兄手中虎口夺食,后又杀了王炎师兄的弟弟王双,王炎师兄早已扬言必杀无尘,两人结下不共戴天之仇,我之所以说是那无尘,是因为此人嫌疑最大,而且有弟子亲耳听到别人说,是无尘杀了王炎师兄。”那名惊煞门的弟子道。

    这番话,龙阳听得十分清楚,他的脸上,也是迅速浮现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而后他的目光落在凌尘身上,故意大声道:“凌尘师弟,无尘不就是你给自己取的假名吗?没想到你实力隐藏的如此之深,连王炎这种角色都能轻易斩杀。”

    “什么?”

    这话被惊煞门的众人听在耳中,也是顿时掀起一阵哗然之声。

    大长老和上官秋水等人也都是面色震惊,无尘,的确就是凌尘,可是以凌尘的实力,竟然杀得了天榜排名第十九位的王炎,这怎么可能?

    凌尘也是面色微沉,随即冷声道:“龙阳师兄,话不可能乱说,王炎是天榜排名十九位的高手,师弟我怎么可能会是其对手。”

    “乱说?”

    龙阳冷冷一笑,“凌尘,既然做了,为何不敢认?虽然你的确不是王炎的对手,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用了什么手段,暗算了王炎。”

    “龙师兄说的没错!”

    云天河也是咧嘴一笑,目光森然地盯着凌尘:“不信你们搜他的身试试,肯定能搜出东西来,比如说那无尘所戴的面具,又比如,王炎的灭生刀!如果王炎真被这小子所杀,那灭生刀,多半在其身上!”

    云天河这一喊,也是令凌尘微微皱起了眉头,王炎的灭生刀,的确是在他的身上,他是准备去一趟黑市,把这东西处理掉,还能顺道卖个不错的价钱。

    一般宗门弟子身上,都会带储藏东西的用具,神意门的真传弟子,一般都会带着储物行囊,这种储物行囊,是用异兽“空青蟒”的皮炼制成的,看上去轻便且体积不大,里面却能够装不少东西。

    “哼,小子,你若真问心无愧,那可敢把你的行囊交出来,让我们查看一番?”

    听龙阳和云天河这么一说,那惊煞门大长老顿时觉得凌尘有重大嫌疑,顿时一步步走向凌尘,身上释放出强大的气息。

    “行囊乃是个人**,岂能任由你们说查就查?”凌尘剑意在身,不受对方压迫,面色如常地道。

    他身上根本没什么行囊,只有一枚天府戒,岂能让这惊煞门查看,况且惊煞门算什么东西,他好歹是神意门真传弟子,岂能受到这惊煞门的要挟。

    “如此遮遮掩掩,难道你这小子真是做贼心虚不成?”惊煞门大长老面色阴郁,厉声喝道。

    “大长老,何必多言,把他押回我们惊煞门再说。”

    “没错,我就不相信,大刑伺候下,他还能够嘴硬。”

    “我看不如先把这小子废了,看他还敢不敢蒙骗大长老。”

    惊煞门长老一个个杀气十足,哪怕凌尘还没有坐实罪名,他们心中已经认定凌尘就是凶手了。

    “我神意门的弟子,什么时候轮到区区惊煞门来欺压了。”一股同样强大的气息释放开来,大长老上官宏缓步走了出来,一双老眼虽然略带浑浊,然而其中锋芒却有如钢针。

    一名惊煞门长见老上官宏说话,顿时不屑道:“神意门,呵呵,难道你还以为自己是昔日的武林霸主?现在的神意门,不过是个二流宗门而已。”

    “现在神意门弟子有杀害我惊煞门大弟子的嫌疑,必须押回去严加审问,莫要引火烧身,给你们神意门带来大祸,否则到时后悔莫及。”

    白圭与上官宏并肩而立,怒目圆睁,“笑话,口说无凭,今日让你把凌尘带走,我们神意门还有什么颜面存于武林,这件事想都不要想,谁敢动他一下,不死不休。”

    惊煞门大长老冷哼一声,磅礴的气息压迫的泥地面凹陷下去,“就凭你,杀你如屠猪狗,小子,给老夫乖乖就范。”

    说罢,那惊煞门大长老直接无视了上官宏和白圭,直接探出手掌,笼罩向了凌尘,看样子竟是想要强行擒拿凌尘。

    “滚!”

    上官宏怒了,一步踏出,真气弥漫,犹如潮水般弥漫开来,他连续踏步,出现在凌尘身前,拦住了惊煞门大长老,身体稳如泰山,巍然不动。

    “找死,崩山拳!”

    土黄色的真气巨拳轰然迸发,惊煞门大长老大喝一声,拳劲朝着上官宏碾压,一路过处,卷起了一道旋风,将附近的沙尘凝聚于其中,展现出惊人的威力,仿佛能卷起一座小山。

    “劈空掌!”

    上官宏浑身衣衫无风自动,朝后飘扬,他重心略微压低,一掌似缓实快的劈出,噗嗤,掌劲凝聚,一掌轰破黄色真气巨拳,发出嗤嗤的切割声。

    “快看,惊煞门和神意门的人打起来了。”

    “这惊煞门可真是霸道,还没有证据证实王炎是凌尘所杀,就要把人押回去,分明分毫不把神意门放在眼里。”

    “可不是,人都押回去了,不死也要脱层皮,屈打成招。”

    “这能怪谁,本来惊煞门怀疑不到凌尘头上,谁知道他们自己人当中出了内讧,竟然指认说是凌尘所为,让人不得不怀疑。”

    “看来神意门气数已尽!我原本以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在看来不尽然,神意门内忧外患,已经落到连惊煞门都能任意欺负的地步,实在可怜!”

    “就是,若这神意门连自家的天才都保不住,恐怕今后没有人胆敢加入神意门了。”

    众多议论声此起彼伏,大多数人都是冷眼旁观,他们乐得看一场好戏,凌尘这个可是闯过了所有考验的绝世天才,究竟会落得个什么下场。

    照这种情势看,若不擒拿凌尘,惊煞门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