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目标
    门主之位?

    凌尘摇了摇头,就算是他想要神意门门主的位置,也不该是寄希望于申屠彦,而应该凭自己的实力去争得,以实力来继承他父亲的位置。

    况且,凌尘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当一派之主,他的心思,是一步步提升自己的实力,成为武林中顶天立地的强者,成为让世人敬仰的武林大侠,权力这种东西,那都是浮云,是虚妄,不会放在他的眼里。

    况且五十岁才突破到天极境?那和他的奋斗目标差的太多,那样一来,他甚至连他的父亲都比不上,如何去攀登更高的境界?

    “各位长老,我去意已决。此次来是和诸位长老辞行的。”

    凌尘抱了抱拳,在之前,他已经考虑过,是否要在神意门多呆一段时间,潜心修炼,但是他想来想去,都没有留下的理由。

    白圭苦笑一声,对着大长老道:“宗主,让他去吧!强者的路注定是独自一人。当年的凌天羽,不也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

    “可是,每个人情况不同,不可如此简单一而概之啊!”有些长老急了,他现在神意门式微,好不容易出了个百年不遇的天才,现在他要走了,以后还不知道是死是活,怎能让他们不急。

    他们在凌尘身上寄予的希望,比聂无相都要多。因为凌尘的潜力,显然要胜过聂无相不少。

    大长老上官宏叹了一口气,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发展轨迹,若我们强行遏制,只会适得其反。至于强者之路本来就是一条生死之路,畏惧死亡,如何能成大器。你们忘了,凌尘能走到现在这一步,本来就是经历过数次生死,多次危机,若是没有这种危机,他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吗?”

    听得这话,其他长老也是默然不语。

    “多谢大长老。”

    凌尘松了一口气,若是这些长老都阻拦的话,这次历练怕就很难实行了。

    “凌尘,你这次历练的期限是多久?”确定了凌尘要历练的事情,上官宏也不再多阻拦,而是问起了历练的具体事宜。

    “长则一年,短则半载。”

    凌尘也不确定具体时间,不过要想踏遍这几个国家,时间短不了。

    “明年开春,可就是三年一次的武林大会了,你的历练,应该在武林大会之前结束。”大长老沉吟了一番,而后道。

    “我的历练终点就是雷之国的都城,雷之都,这一届武林大会,我一定不会错过的。”

    凌尘点了点头,每一届的武林大会,都是武林高手们争锋的舞台,不仅是武林高手们争夺至尊称号的大会,也是决定年轻一代王者的大会。

    到时候,无论是各路争锋的武林高手,还是年轻一代中的天下俊杰,都会前来争夺武林至尊和年轻一代王者的称号。

    甚至于魔门的高手,也会加入到这场争夺武林之首的大盛会之中。

    凌尘的这次历练修行,一方面也正是为了准备此次的武林大会。

    只要能够在武林大会中夺得前十,便都能够获得十分丰厚的奖励。

    而且进入武林大会前三的人,名字将会被镌刻在武林丰碑之上。到那时候,那就真是能流芳百世,名传千古。

    武林大会的第一,不仅在武林丰碑之上享有独特的位置,还能够获得大量资源奖励,除此之外,更是能够取得与天下四杰坐而论道的机会,这一点殊为珍贵。

    天下四杰,每一个,都是当今武林中年轻一辈的翘楚,百年不出的天才人物,能够和他们坐而论道,交流武学经验,无疑对自己的武学修为会有巨大提升。

    当然,现在想这些还太过遥远,武林大会,在明年开春,距离现在,还有少说也还有七八个月去了。

    “是既然你已下定决心历练,我们也不拦你了。在外面要小心一点,生命只有一次,不要轻易露底。”

    “凡事要三思而后行,确保万无一失。”

    知道凌尘心意已决,再劝无用,众多长老也没有什么话好说,唯有希望叶尘能平平安安离开,平平安安归来,至于他的成就根本不用担心,只要不死,日后至少有七八成几率,能够踏入天极境。

    “谨遵各位长老教诲。”

    凌尘对着众长老抱了抱拳,他知道这些长老劝他不要冒险,出发点都是好的,他自然不会因此而心生反感,反而会感到有些温暖。

    自从他父亲离开后,凌尘对神意门已经没什么感情了,此时的一丝暖意,十分难得。

    走出大殿之后,大长老上官宏看向了凌尘,道:“凌尘,在走之前,我希望你随我一起,去祭拜一下你的父亲。”

    “好。”

    凌尘点了点头,这一层他倒是差点忘了,他已经许久没有去替他父亲扫墓了,此行历练恐怕要耗费数月时日,临离开前,是应该去祭拜一番。

    “走吧。”

    上官宏在前方带路,两人下了大殿的台阶。

    神意门后山。

    一座墓碑前,凌尘和上官宏立于其前,那墓碑之上,赫然写着“武林至尊凌天羽之墓”九个大字。

    蹲下身体,凌尘将一沓纸钱点着,开始焚香祭拜。

    这墓中,并非真是凌天羽的尸首,据说神意门大变当日,燃起了大火,尸首已经被烧掉了,眼前的,是一座衣冠冢。

    一番祭拜之后,凌尘也是重新站了起来,望着面前的墓碑,他的心中也是难免有些触景伤情。

    “你父亲在黄泉之下,见你成长至如今这个地步,一定会非常欣慰的。”

    上官宏拍了拍凌尘的肩膀。

    “嗯。”

    凌尘点了点头,他再度拜了拜,正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瞥见那墓地之侧,那里的石墩有些不对劲,似乎凸出了一大块,根据凌尘的机关术经验,这看起来像是一道机关。

    “怎么?”上官宏也看出了凌尘的异样,不由问道。

    并未回话,凌尘便来到了那石墩之前,在稍加摆弄之后,他将那凸出的石墩蓦然一扭转,“轰隆”一声,墓碑前面的石板竟然向两边裂开,出现了一道暗格。

    暗格之中,赫然摆放着一个黑色的盒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