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仗剑天涯
    “居然有机关?这不可能。”

    上官宏愣了愣,当初这墓可是他亲自督造的,怎么会藏了机关,这根本不可能。

    凌尘来到那暗格之前,摇了摇头,“这机关和这墓地不是一体,是后面有人故意加上去的。”

    “会是谁?”

    上官宏眯起了眼睛,谁会潜入到这后山墓地,还在这墓中设置了机关。这个人如果是宗内之人还好,如果是宗外之人,那这个人是如何悄悄潜入这里,又悄无声息地留下机关的。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人有什么用意,这盒子里面放了何物。”

    凌尘取出了云隐剑,小心翼翼地用剑尖挑开了盒子,顿时间,那盒子里面的东西,也是暴露了出来。

    在打开盒子的瞬间,凌尘身体反射性地后退,以防那盒中藏有凶险。

    见没有什么东西射出,凌尘这才看向了盒中之物,那其中赫然是一根火统般的武器,只不过又并非火统,在那管口的位置,堵着一个金属的盖子,将这此物的口子给密封住。

    凌尘见这东西有些奇特,也是忍不住想将那盖子打开。

    “别打开!”

    突然间,耳边蓦然响起了上官宏的喝声。

    “怎么了?”

    凌尘愣了愣,不知道为何对方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此物名为真气筒,是用来储存真气的宝物,此物中储存有狂暴的真气,若是贸然打开盖子,里面的真气会瞬间失控暴冲而出,爆发出惊人的威力。”上官宏面色凝重地道。

    “只是狂暴的真气,应该不至于有说的那么恐怖吧。”

    凌尘有些不太相信,这真气筒看上去体积不大,平平无奇,能有多大威力。

    “非也。”上官宏摇了摇头,“这要看制造这真气筒的人是什么修为,若他是大宗师,那么真气筒的一击便相当于大宗师的全力一击,若他是天极境强者,那就相当于天极境强者的全力一击,你说可不可怕。”

    “天极境强者的全力一击?”

    凌尘面色震惊地望着手中的真气筒,这看上去如此平庸之物,竟能有这等惊人的威力么?

    “那依大长老看,这真气筒大概是什么级别的?”

    “不知道。不过一般使用真气筒的,应该至少也是顶尖大宗师的修为吧,否则没有必要这么麻烦,这种东西,一般是用来保护宗门的天才后辈,我倒是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把这真气筒放在此处。”

    上官宏还是十分好奇,是何人将此物放在这里,看这样子,应该是故意想要将这真气筒给到凌尘手上,却又不愿意现身。

    “可能是宗门某位高人吧,既然人家不愿意现身,咱们又何必去深挖。”凌尘倒是心宽,不过也没办法,光凭这么一个真气筒,想知道它的主人是谁,无疑是痴人说梦。

    “说的也是。”

    上官宏点了点头,“这真气筒造价高昂,就算是我,都只有一个,不过已经给了秋水,凌尘,此物能在关键时刻救你性命,替你化解危难,击退强敌。”

    “我明白了,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我不会动用此物。”

    见大长老上官宏如此重视,凌尘就算没见过这真气筒,也是知道了这东西的重要性。

    “走吧,你明天不是要出发吗,今天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最好星夜离开,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离开的事情。”

    上官宏面色凝重地道。

    “好,明天一更时分,我便下山离开。”

    凌尘知道上官宏的用意,现在叶南天恐怕还在关注着他,如果他大摇大摆地下山,难免引人注目,必须要悄悄离开,才能避开耳目。

    大长老点了点头,“遇上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记得飞鸽传书。”

    收起了真气筒,凌尘随着上官宏离开了后山。

    第二日星夜。

    一更时分,凌尘收拾了一下,便悄然下山。

    他的离开,没有惊动太多人,除了大长老,凌音两人外,其他人一个都不知道。

    至于那些长老,只是知道他有出门历练的意思,并不知道他何时起行,又哪里能料到他会星夜离开。

    很多人还以为凌尘在宗门内闭关苦修。或许,时间长了,他们才能发现问题。

    骑着一匹普通的白鬃马,凌尘为了不引人注目,这才没有骑真传弟子专属的玉狮子,这样一来,很容易引人注目,不是凌尘的本意。

    离开了神意门附近,凌尘开始加快马速,向北行去。

    苍茫大地,一望无际,凌尘骑在马上,驰骋于天地之间,顿时,一股豪情在心中滋生而出,雄心万丈。

    一人一剑,逍遥天下。行侠仗义,济世安民。

    凌尘心中十分感慨,此情此景,有侠客,有宝剑,有骏马,唯独缺了美酒,缺了诗意。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一直向北走,凌尘的目标是五国之中的泽之国。

    云出之地五个国家中,以土之国的国土范围最大,其次便是泽之国,都有着数百万里辽阔,不过泽之国很多地方都是荒无人烟,到处是一些沼泽泥地,沙尘荒漠,人口并不稠密。

    在风之国和泽之国的国境之间,有着一座大草原,这座大草原,名为北风草原。

    残月高挂,狂风凛冽。

    北风草原的夜晚向来是凄凉的,方圆数千里数万里罕见人烟,有的是无穷无尽的草原异兽,还有那令人惊悚的兽吼声!

    不远处,一块房子大小的巨石挡住狂风,巨石背后,有篝火在跳动,给这凄凉的夜晚带来一丝安全感。

    擦了擦嘴上的油腻,凌尘靠着一块乱石,他的面前搭起了旺盛的篝火,他的手中,正烤着一只足足有着狼崽般大小的异兽,经过香精和调料的辅佐,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

    这异兽名为北风鼠,是这北风草原的独有异兽,肉质鲜美,是一种弱小的异兽,但同时却又是少有的几种能够食用,而且味道鲜美的异兽。

    他现在的生活,便是以天为被,以地为衣,历练历练,正是要在艰苦的环境中修炼,克服万难,修成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