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被困
    哗!

    在凌尘完全接受了这吸功**的心法和口诀之后,他手中的画卷,也是完全化为了灰尘。

    “如何?”

    林雅有些惊诧地望着凌尘,她也能够猜到,这一幅画不简单。

    “这是一门奇特的秘法,大宗师以下,可以吸收别人的功力,化为己用。”

    凌尘如实地说道。

    “居然有这种秘法?”

    林雅也是吃了一惊,这种秘法,恐怕任何一个人都想看上一看,学上一学,但是眼下来看,画卷已经化成了灰烬,想学似乎已经不现实了。

    除非凌尘把这秘法学会了,再手把手地教她,才有可能成功。

    “我既然得了秘法,那么其他东西,便都归你了。”

    凌尘能体会到林雅现在的心情,他已经已经得了天大的好处,其他东西,便不会再染指。

    听得这话,林雅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其实算起来也不能怪凌尘,同样是宝物,她先关注的是那储物镯子,而凌尘却看中了那功法图卷,或许这就是天意。

    两人将墓室中的东西扫干净后,方才准备离开墓室。

    就在他们出门的时候,一道人影,也是出现在了二人身前。

    正是柳逸。

    “柳逸,怎么只有你一人?其他人呢?”林雅看了下柳逸身后,却是瞥见那莫风的身影。

    “少主小心,那莫风来了,我们拜月商会的人,都已经死在了此人的手里!”

    柳逸目光微微闪烁,连忙道。

    “你退后。”

    林雅眼神微微一沉,这莫风可不好对付,不过她和凌尘二人联手,应该可以一战。

    “无忧少主,将你在这金沙古城中获得的宝物交出来,我可以放你安然离开。”

    莫风已经进入了地宫,他注视着林雅,旋即目光转向了凌尘,“不过你旁边的这个小子,是我们惊煞门的仇人,他今天必须死!”

    “莫风!我黑市的东西你也敢打主意,惊煞门,就不怕把自己给撑死?”

    林雅自然不可能将东西交给莫风,她身为黑市少主,自然有自己的傲气,再者,她在这金沙古城得到的东西,价值连城,怎么可能交给别人。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莫风冷笑一声,似乎早已料到是这个结果,随即他身形一展,而后一掌狠狠拍出,那等磅礴掌劲,震得空气都是隐隐扭曲了起来。

    唰!

    林雅衣袖舞动,她的手中多出了一根火红色长鞭,这根长鞭在挥动的同时,还能够变幻形状,生长出一根根极为锋利的尖刺,无坚不摧。

    长鞭尚在半途,在她身后的柳逸突然夹起了手指,在他的两指之间,赫然夹着一根黑色毒针。

    “小心!”

    凌尘发现了柳逸的小动作,但是他只能管的了他自己,却救不了林雅。

    噗嗤!

    稍晚一刻,毒针刺入了林雅的体内。

    “柳逸,你想造反?”

    林雅有些猝不及防,显然料不到柳逸的突然反水。

    “贱女人,老子对你青睐有加,追了你那么久,你却始终从骨子里鄙视我!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

    柳逸不惊反笑,那笑容看上去略显扭曲。

    “干得好,没有浪费本护法的那一枚煞血丹。”

    莫风哈哈一笑,本来林雅和凌尘联手的话,对他威胁不小,现在最大威胁得林雅中毒了,剩下一个凌尘,根本不足为虑。

    “没事吧!”

    凌尘连忙扶住了林雅,对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否则的话,单凭他一人,可不是莫风这个三重境大宗师的对手。

    “快离开这里。”

    林雅的眼神十分迷离,显然毒性已经开始扩散。

    毫不废话,凌尘便抱起了林雅,身形一闪,向着旁侧一道小门暴掠而去。

    “想走?”

    莫风不慌不忙,凌尘还带着一个人,根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他脚掌一蹬,整个人便飞速逼近了凌尘,而后他眼中浮现出一抹森然杀机,掌心磅礴真气凝聚起来,打出了一道黑色光柱,轰向凌尘背后。

    感觉到身后的危机,凌尘陡然加快速度,掠进了石门内侧,然后手掌拍在门后面的机关上。

    轰隆!

    石门被启动,在那黑色光柱轰中凌尘前,封住了大门。

    砰!

    莫风的一掌打在了石门上面,只是轰出了一点点的碎屑,连一丝裂缝都没有出现。

    “怎么可能?”

    莫风面色陡然阴沉,这石门,居然连他都打不破。

    煮熟的鸭子,居然在他的眼前飞了。

    顿时间,他感到十分后悔,若是刚才在林雅被暗算的瞬间,他就全力以赴出手的话,现在凌尘二人已经束手就擒了,没想到现在宝物没到手,还被这两个人逃进了密室里面。

    心中怒不可遏,莫风一拳狠狠打在了石门上面。

    “莫风,你个蠢货,磨磨唧唧的,要不是你反应迟钝,他们怎么可能会逃进这密室里面。”

    柳逸也是脸色难看地盯着莫风,要是后者早点出手,怎么会被这两个人逃掉。

    如果林雅不死,回到了黑市,将他的事情禀报上去,他就死定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我指手画脚?”

    莫风本来就心中憋火,被这柳逸一阵叽叽歪歪,顿时一把抓住了柳逸的脖子,将后者的身体给提了起来。

    只需要一使劲,莫风就能轻松扭断柳逸的脖子。

    “莫风护…护法,我错了,请饶我一条狗命。”

    柳逸面露惊恐之色,以莫风的实力,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

    “哼!”

    莫风一把将柳逸的身体给甩飞出去,撞在一根立柱上,摔的头破血流,鲜血狂喷。

    “多谢莫护法不杀之恩。”

    柳逸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脸上也是露出一抹狂喜之色,旋即开口道:“这密室是死的,只有这一个出入口,他们躲在里面,能保得了一时平安,却保不了他们一辈子。”

    “莫护法你只需要守株待兔,在这里守着就行了,等到他们的干粮耗尽,一定会打开石门,自投罗网。”

    “这个我当然知道。”

    莫风语气冷漠,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他倒是要看看,凌尘和林雅,能在这密室中支撑几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