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小论剑会
    就在这时候,从人群之中,忽然冒出了一名麻衣中年人,这名中年人其貌不扬,但是出手却十分犀利,眼看朱宏就要死在魏涛的手下,却被他给救了下来。

    砰!

    两人对了一掌,魏涛直接被震飞了出去,凌空喷出一口鲜血。

    “什么?”

    船上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了一惊,面色震惊地望着那麻衣中年人,此人的实力居然如此之强,要知道连朱宏都在魏涛面前一败涂地。

    可魏涛,竟然挡不住这麻衣中年人的一掌?

    “你是什么人?”

    魏涛从地上爬了起来,面色惊恐地望着麻衣中年人,此人真气雄浑无比,恐怕是他的数倍有余,他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快滚,否则你的狗命难保。”

    麻衣中年人略显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敢继续多呆,魏涛便是连忙转身,跳进了江中,头也不回,迅速逃窜而去。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朱宏等人,立刻向着麻衣中年人拱了拱手,面露一丝感激的神色。

    “你们不必如此,我只是路过而已。”

    麻衣中年人摆了摆手,语气淡漠地道。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朱宏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是铁掌宗前辈。”麻衣中年人尚未开口,旁边一名江湖武者却仿佛将他给认了出来。

    “铁掌宗?”

    凌尘也是不由愣了愣,铁掌宗的名声,他也略有耳闻,据说是个修炼掌法的江湖高手,武学自成一派,远近闻名,没想到真人竟然如此其貌不扬。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铁掌宗,难怪能够一掌击退魏涛。”

    “铁掌宗救人不留姓名,果然是侠义之士,令人敬佩。”

    其他江湖武者和船上的商客,都是纷纷向麻衣中年人抱拳道谢。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危扶困,乃侠义之本,这是本宗当做的事情。”铁掌宗淡淡地道。

    听的这话,凌尘也是微微一讶,铁掌宗这话,说的有些深得凌尘的共鸣,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本是江湖正道的本分之事,然而现在世风日下,人人的眼睛都瞄准的是利益,是回报,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寥寥无几,像铁掌宗这样的人,已经很少了。

    一念及此,对于面前的这位铁掌宗,凌尘心中也是有了几分敬意。

    凌尘现在虽然修为一日千里,一直在提升,但是他的观念,却还是和以前一样,并且将一直恪守下去。

    “下船了,下船了,改换船只路线,去对岸登船。”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见了龙骨船主人的声音。

    “为何要去对岸。”

    凌尘有些诧异,好端端的,为何无缘无故地要换路线,他的目光随即落在了前方的江面上,那里隐隐有着一股十分凌厉的气息散发开来,这股气息直冲天际,时不时地在江面上搅起一阵阵漩涡。

    “前方是断剑湾,那个地方不简单,我们还是不要靠近为好。”前方传来了铁掌宗的声音。

    “为何?”

    凌尘有些诧异,不过是一个河湾而已,即便有些古怪,也不至于能够将他们阻挡得改换路线吧?

    “据说此处曾经是一个叫天风剑豪的绝世强者葬身之地,他为情所困,相爱多年的妻子却和他人有染,最后那**之人连同他的妻子都被他杀死,在那之后,天风剑豪便将佩剑折断投于江中,自刎于江上。”

    “如今数百年已经过去了,天风剑豪已经成为了传奇和历史,但是这个河湾,却始终被一股强大的气息充斥着,天极境以下,没有人能够靠近断剑湾。”

    “原来如此。”

    凌尘点了点头,对于这天风剑豪也是产生了一丝好奇,这个人究竟有多强的实力,竟然能够在死后造成一道这样的奇观。

    真是有种生当为剑豪,死亦为鬼雄的意味。

    突然间,毫无理由的,一股可怕凌厉的气势从断剑湾方向弥漫过来,笼罩住龙骨船。

    唰!

    在这股气势的笼罩下,众人脸色一白,忍不住倒退几步。

    出人意料的是,凌尘比那些粗通武学的江湖客还要不如,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洒落在甲板之上。

    “小兄弟,你可要当心,我早就说过,这断剑湾不同凡响。”铁掌宗见凌尘受伤,也是连忙提醒,还以为是凌尘修为不够所导致。

    “这是剑意,而且恐怕至少是宗师级别的剑意。”

    刚才凌厉气势弥漫过来,凌尘一下子就知道是剑意,毕竟他本身就拥有着近乎小成的剑意,比起众人更为了解,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接触到这天风剑豪残留的剑意时,凌尘的剑意一下子粉碎,使得他喷出一口鲜血。

    这股剑意中,蕴含着天风剑豪的杀意,愤怒,越是拥有剑意,修炼剑道的强者,受到的针对也就越强烈。

    “这天风剑豪还真是个可怕的人物,这漩涡底下,恐怕不会空穴来风吧,怕是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凌尘露出一抹心有余悸的神色,刚刚那一下,已经让凌尘明白了这断剑湾的可怕之处,没有足够的实力,贸然进入其中,只怕是必死无疑。

    恐怕只有等日后实力强大时,再来这里,进入这断剑湾下面一探虚实。

    心中如此想着,而凌尘此时已经和铁掌宗等人换了船只,继续向泽之都行驶。

    两日后,商船顺利抵达泽之都。

    凌尘下了商船,同铁掌宗等人告辞之后,也是来到了城中最大的酒楼。

    “小二,来壶最好的新茶。”

    凌尘对着店小二招了招手。

    “好嘞,客官请稍等。”小二笑容满面,不一会,茶壶便端了上来。

    泯了一口茶水,凌尘打算先在这泽之都逗留几天,然后再继续往北出发。

    就在此时,从旁边的桌上,传来了几名王公贵族的议论声。

    “你们听说没有,这次由泽之国皇家举办的小论剑会,时间就在今天晚上了。据说来自整个泽之国,甚至还有一些其他国家的青年才俊,都会参加这次的聚会,可谓是天才云集。”

    “是吗?那这可是个露脸的大好机会,即便拿不到什么名次,但是能见识下这些天才高手的风采,也是一件幸事啊。”

    “不行,这次小论剑会十分严格,我等虽然身份尊贵,但是没有论剑帖的话,恐怕连这论剑会的大门都进不去。”

    几名王公子弟纷纷摇头叹息,面上露出遗憾的神色。

    “小论剑会?”

    凌尘面色微微一凝,恰逢这等盛会,倒是可以参加一下,切磋交流,提升自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