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盛会
    从这几人的口中,凌尘得知了这小论剑会的时间,便是今天晚上一更天的时候。

    而地点,则也正是在这座酒楼中,不过是在酒楼的最顶层,那里是一座空中花园,而小论剑会的地点,便是设在那里。

    到了初更时分,凌尘便来到了酒楼顶层,他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仍然是戴着面具,以无尘的身份示人。

    “来人止步。”

    但是当凌尘来到那空中花园入口时,却是被酒楼的侍从给拦了下来。

    “请出示论剑帖。”

    侍从冷冰冰地道。

    “没有论剑帖,便不能参加了么?可有其他方法?”凌尘皱了皱眉头。

    “那是当然,连论剑帖都没有,还想参加我们的论剑大会?”

    那侍从尚未开口,不远处,一名穿着华丽的青年便是哂笑一声,看着凌尘的眼中满是不屑的神色。

    这名华衣青年,是泽之国的一位皇子,在诸多皇子之中,排行第二。

    “就是,论剑大会是泽之国天才的交流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参加的。只要是泽之国内有一定名气的年轻俊杰,都会收到论剑帖,你没有论剑帖,那就证明你没有来这里的资格。”

    二皇子身边的,也是一名长相阴柔的白衣青年,这名白衣青年是泽之国宰相之子,名为公孙止,他看凌尘的眼神,也是高高在上,充满着厌恶和不屑。

    “快滚吧,这里不是你这种角色该来的地方,不要碍我们的眼。”

    二皇子冷冷一笑,随即便是衣袖一挥,准备进入论剑场所。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香风突然袭来,凌尘不由侧目,只见得在身后不远处,出现了一名身穿素裙的绝美女子,冰肌玉骨,秀美绝俗,那张精致得让人窒息的面庞,却是十分熟悉。

    来的不是别人,却正是徐若烟。

    凌尘吃了一惊,却又并不太吃惊,毕竟这小论剑会邀请了整个泽之国的青年俊杰,所以徐若烟出现在这里,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徐师妹。”

    那二皇子一双眼睛骤然亮起,仿佛要放出绿光一般,两步走到徐若烟的面前,笑容灿烂地道:“怎么来了也不跟师兄说一声,我还以为,你不会参加这次的小论剑会了。”

    “师兄乃是一国皇子,自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我就不叨扰了。我还有事情,就不奉陪了。”

    徐若烟俏脸上神色淡漠,这二皇子也在天虚宫拜师学艺,又年长许多,所以才会称呼她为师妹。

    不过对于这二皇子,徐若烟显然也仅仅只是认识而已。

    她来到凌尘的面前,脸上浮现出一抹动人的笑容,“无尘兄,别来无恙。”

    “没想到徐姑娘还认得在下。”

    凌尘拱了拱手,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徐若烟并没有认出他来,只当他是无尘。

    “师妹,你认得此人?”

    二皇子皱了皱眉头,目光有些不善地望着凌尘,他可是知道,这个徐师妹,向来对大部分男人都是冷冰冰的,更不会主动和一个男的说话,而眼下徐若烟却竟然主动和凌尘搭话。

    “当然认识。这位无尘兄曾经对我有救命之恩。”徐若烟淡淡地道。

    “救命之恩?”

    二皇子眼中的冷色愈甚,早知道许多女子,就是因为救命之恩而以生相许,虽说徐若烟不是寻常女子,但是搞不好也有这种发展趋势。

    “那真是要好好感谢一下这位无尘兄了,不过徐师妹,论剑大会就要开始了,我们快进场吧。”二皇子收起阴沉的脸色,而后笑眯眯地道。

    “好。”

    徐若烟臻了臻首,“无尘兄,不如随我一道进入,如何?”

    “恐怕不行,我手上没有论剑帖,这论剑大会,怕是与我无缘了。”凌尘摇了摇头。

    “没有论剑帖,便不能进入了吗,”徐若烟看向了二皇子,“那我也没有带论剑帖,这论剑大会,我是不是也没办法参加了?”

    “这……师妹你何等身份,寻常人岂能与你相提并论?”

    二皇子干笑了一声,道。

    徐若烟摇了摇头,“既然是论剑大会,那理应有实力的年轻一代都能参加才是,这位无尘兄是风之国的人,所以才没有收到论剑帖。”

    “好吧,既然徐师妹为他说话,那便一同入场吧。”虽然心中十分不愿意,但是二皇子最后还是妥协,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小小的凌尘,惹徐若烟不高兴。

    走进入口,视线也是随之开阔了起来,这大片的豪华院子隶属于酒楼,是招待贵宾用的,每一座院子占地面积极广,内部场景别出新意,假山绿水,亭台楼阁,一样不缺。

    在庭院中央,是一个池子,其中种了不少品种的草药,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味,此刻,很多天才俊杰已经来到池畔,不仅仅只是泽之国王都的青年才俊,整个泽之国的大家族、大宗门的人杰,大部分都出现在了这里,每一个都是年轻一代的高手,没有一个长得丑陋,没有一个是庸才。

    就在这时,凌尘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是在天榜上排名第十七位的天才,“奔逸绝尘”黄神逸。

    黄神逸坐在一处雅座之上,穿着一身白色武袍,显得俊朗神丰。仅仅只是看他坐的位置,就可以看出,在这论剑大会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重要地位。

    除了黄神逸之外,凌尘看到在那其余比较显赫的位置,坐着另外三个年轻男子。

    那三个年轻男子的身上都散发出强大的气势,每一个都不比黄神逸弱。

    尤其是其中的一名黑衣青年,散发出来的气息格外凌厉,凌驾于众多天才之上。

    随着徐若烟在一处雅座坐下,凌尘就坐在和徐若烟相邻的位置,虽然座次并不靠前,但却也是十分显赫的座次。

    就算是二皇子,按照座次排序,都只是和凌尘平起平坐而已。而那位宰相之子公孙止,则是坐在了凌尘的下首。

    “这个人是谁,他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个位置?”

    “就是,来到这里的,哪一个不是泽之国颇具声名的青年才俊?此人的名号基本闻所未闻,难道就凭借着徐若烟少宫主的裙带关系,便能凌驾在我们之上?”

    “没办法,谁让人家攀附上了徐若烟少宫主,不过靠着这种歪门邪道,终究成不了气候,他如果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只怕等会他就要被狠狠羞辱了。”

    “也是,现在恐怕在场的许多年轻天才,都想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一下天高地厚。”

    不少参加论剑的青年俊杰私底下议论着,他们时不时地瞥向凌尘,无疑都是对后者十分不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