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嘲笑
    两位武师七重境的青年才俊,同时登上池中央的擂台,开始比剑。

    他们比的都是剑招,并没有使用真气。

    也就是说,论剑其实就是在比谁的剑术更加高明,与修为的强弱倒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两位青年才俊,实力都很强,拥有跻身天榜的实力,总是能够施展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剑法。

    这两人,一个叫百里越,另一个,叫做杜少秋。

    擂台上,邀战的两人已经各自出了一招。

    杜少秋手握重剑,他的活动区域很小,基本上步伐就在一个圆圈内走动,不会出圈,但是他的防御相当了得,每一剑,势大力沉,剑法走的是刚猛的路子。

    对面,百里越长发飘扬,他的青色宝剑仿佛夹杂着一阵旋风,风助剑势,让他的剑变得无比之快,异常犀利。

    “这两人实力相差不大,也不知谁能更胜一筹。无尘兄,你对此战可有什么见解?”徐若烟面带微笑,看着凌尘。

    “不好说。”

    凌尘面露一丝沉吟之色,而后道:“百里越的剑法飘逸凌厉,如同暴风,按理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他是占据上风的。”

    “但是杜少秋的剑法十分稳健,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亮点,但是却无破绽可循。两人实力相当,但如果迟迟分不出胜负,那比拼的便是体力,耐力,这方面,杜少秋占据优势。他的赢面应当更大一些。”

    闻言,徐若烟目光转向场上,但是她看来看去,也没看出所以然,同级别武者很难分析,能这般有理有据地分析,那都是慧眼如炬,对剑法真的有精深造诣之人。

    “一派胡言。”

    就在这时候,旁边却突然响起了那二皇子的声音。

    只见得他摇头晃脑,对凌尘的分析大为不屑。

    “二皇子有何高见?”徐若烟嘴角掀起了一抹弧度,问道。

    “刚才无尘兄弟所言,真是愚夫短见。”

    二皇子一副已经看穿一切的表情,他望着那擂台之上的切磋,指点江山道:“两人实力相当不假,可是你不知,杜少秋使用的是重剑,久而久之,他的体力肯定会先不支,所以最后取胜的人,一定是百里越。”

    “二皇子说的很有道理,果然是真知灼见。”

    二皇子刚刚说完,那公孙止便连忙叫好。

    对此,凌尘只是暗暗一笑,这二皇子,明明对于剑道知之甚少,却非要装作一副很懂的样子,殊不知,对于杜少秋而言,重剑和普通的宝剑,用起来已经没什么两样,因为对他而言举重若轻,并不会因武器受累。

    擂台上,两名争斗的青年才俊,已经临要分出胜负。

    “杜少秋,给我败!”

    百里越大喝一声,一瞬间,数十个影子围绕着杜少秋刺杀,凌厉剑光,仿佛要将杜少秋戳个千疮百孔。

    这是他在体力耗尽之前的最后一波攻势。

    “败的人是你!”

    杜少秋原本岿然不动的身体,突然动了起来,他的重剑穿过重重影子,落在了百里越的身上。

    砰!

    百里越一直以为压制住了对方,却没想到对方也在找他的漏洞,此时正是他旧力已尽,新力未出的间隔,动作不由慢了一分,来不及闪避,下一刻,他凌空倒飞出去,嘴角泌出鲜血。

    “承让!”

    杜少秋收起重剑,对百里越抱了抱拳。

    对于这个结果,很多人都措手不及,在他们看来,百里越才应该是胜者才对。

    “怎么可能!”

    二皇子面色铁青,没想到他居然料错了,而且居然还被凌尘给说中了。

    “无尘兄的眼光果然犀利。”徐若烟对凌尘有些佩服,她想起当初凌尘在赤羽山庄的时候,对方便临场指点过萧沐雨,帮助后者战胜强敌,看来凌尘的武学造诣,真的是惊人。

    “哈哈,无尘兄的运气不错,这结果,竟然被你猜对了。”

    二皇子哈哈一笑,但是说话却不怀好意,凌尘的分析,到了他这里,就成了运气好的猜测。

    听得这话,凌尘却是微微翘起了嘴角,道:“此间胜负稍加分析便能够料定,为何要猜?难道说,二皇子殿下是靠猜的?”

    “你!”

    被凌尘当面嘲讽,二皇子面色也是难看无比,但是在这里,却又不能直接发作。

    “二皇子稍安勿躁。无尘兄的剑法造诣,恐怕在场的人中没有人能胜得过,放眼整个武林,都属于佼佼者,你与他相争,自然只有输的份。”徐若烟看着二皇子,道。

    凌尘闻言,却是不由皱起了眉头,怎么听这话,徐若烟像是故意想挑起他和这二皇子之间的矛盾,不这么说还好,对方越是吹他,只怕是会招来越来虐多的嫉恨。

    “在场的人没有人能胜得过,武林中的佼佼者?这么说来,在我们年轻一代中,无尘兄的剑法是全武林第一了?”二皇子嗤笑一声,在他看来,凌尘真是个牛皮大王,这些话,肯定是凌尘在徐若烟面前吹的,这小子,还真是不怕把牛皮吹破了,这种狂妄的话也能吹得出口。

    “原来天下第一剑客就在我们眼前,失敬失敬,那今天的武魁,岂不是非无尘兄莫属了。”

    那公孙止也是故意大声嚷道,生怕别人听不到他这话。

    听到这二人的话,整个空中庭院中都炸开了锅。

    要知道能够进入空中庭院的年轻武者,没有一个是弱者,全部都是泽之国顶尖的青年才俊。

    无尘,区区一个无名之辈,竟然敢自称是天下第一剑客?

    不知天高地厚!

    在场的年轻天才全部都被激怒,想要亲手将凌尘击败,然后狠狠的羞辱他一翻。

    “这个狂徒,竟然也敢如此狂妄!”

    “就算是‘天心剑客’风飘零,也不敢称自己是天下第一剑客,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此人怎敢这般口出狂言?”

    “估计是哪个乡下来的井底之蛙,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坐井观天。”

    ……

    无数矛头纷纷对准了凌尘,让他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两人带节奏的人能力还真是强,徐若烟还只是说,在剑法造诣上在场的人中没有人能够胜得过他,到了这两个人的嘴里,就成了剑法天下第一了。

    此时此刻,凌尘的处境十分不妙。庭院中的那些天才俊杰,全部面带冷笑的盯着凌尘。而坐在阁楼上的那些皇女郡主和世家小姐,也都发出哧哧的嘲笑声,等着看凌尘的笑话。

    而这个时候,徐若烟却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她就等着看,在这种情况下,凌尘要如何应对,接下来,这小论剑会,只怕就很有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