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落兮白
    “你只提防着我手中的剑,却未曾提防我腰间的剑。”

    凌尘停了这来,淡淡地道,

    “不是我没有提防,而是根本提防不了。”

    林默揉了揉疼痛的脖子,感觉到脑袋发昏,依旧从地上站了起来,道:“我败了!败得心服口服。你的剑法不仅仅巧妙之极,而且并不缺锋芒霸气,只是你素来将其隐藏着而已。”

    “天下第一剑客有点浮夸,但是在场的人当中,或许只有‘鬼杀剑’血惊风,才能够在剑法上与你一拼。”

    “武林何其大,高手何其多,年轻一代中,也是卧虎藏龙,像我们,能做的只是不断探索进步而已,而不是妄自尊大,沉溺于自己的那点小成就当中。”

    凌尘面色淡然地道。

    “说得好。无尘,希望在武林大会上,还能有机会和你一战。”

    林默向凌尘拱了拱手,而后纵身掠下了擂台,如蜻蜓点水般踏过了池面,回到了座次上。

    下一刻,观天阁之中,便一连飞出了十数只比翼鸟,五彩缤纷,都是飞到了擂台上,围绕住凌尘。

    在那此翼鸟身上,赫然有着一个个名字。

    “赵氏门阀,赵莹莹。”

    “大将军之女,鲁云琪。”

    “长公主,沈凝。”

    ……

    看着密密麻麻围绕住凌尘的比翼鸟,那些年轻天才全部都嫉妒的发狂。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无名之辈,居然能够连续战胜他们泽之国有名的天才俊杰,就连林默都是败在了凌尘的手上。

    现在他只需要随便从地上捡起一张金玉叶,今后就能得到一个庞大的势力的支持。这种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

    二皇子面色阴沉,他原本还想着之后要对付凌尘,如果被凌尘投靠了一个门阀世家,那么连他都不敢再动凌尘分毫。

    然而对于这些比翼鸟,凌尘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弱水三千,他一瓢不取。

    “如此多的美女向他传情,这无尘居然全部无视,难道说,他对美女没有兴趣?”

    “轻狂书生”落兮白摸着下巴,笑着道。

    “他并不是没有兴趣,之所以迟迟不收饵,只怕是为了钓更大的鱼而已。”

    血惊风依旧是一副冷淡的模样。

    “更大的鱼?”

    落兮白不由向徐若烟的方位望了一眼,旋即便知道了这大鱼指的是谁,脸上的笑容变得灿烂了起来,“那这样我可不能让他得逞了,今天的这条大鱼,是我落兮白的。”

    说罢,落兮白也是身影一动,施展出一种身法武技,体内真气运转,身体就像是踩着一道激流一般,跃起了二十多米高。

    ”“落兮白,你就替我好好试试这小子的深浅吧。”

    看着落兮白掠上擂台,血惊风也是眼神微微闪动。

    轰!

    落兮白看似脚步很轻,但是他落到擂台上的时候,脚下发出一声巨响,将擂台震得颤动了一下。

    一股真气浪,从脚下向四面八方涌去。

    落兮白人生得俊俏,加上手持折扇,风度翩翩,风流倜傥,他一上台,那观天阁之上,也是响起了一阵阵尖叫之声。

    “一介书生落兮白,想向无尘兄讨教几招。”

    落兮白面带微笑,向着凌尘拱了拱手,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天榜第九,落兮白,传闻你最擅长轻功,来无影,去无踪,配合你手中的‘逍遥扇’,在泽之国年轻一辈中,没有人能够将你击败。”凌尘对着面前的这位轻狂书生,也是有所了解,淡淡地道。

    “江湖传闻而已,不可尽信。”

    落兮白嘴角掀起了一抹弧度,道:“具体我的实力是深是浅,咱们比试一场,不就全知道了。”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却不以为然,他若全力施展轻功,就算“天心剑客”风飘零都赶不上他,他等于说是立于不败之地,自然其他人也就无法击败他。

    “出手吧。”

    凌尘无动于衷,立于原地,伸出手掌,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落兮白卓然的站在擂台的中央,将剑抱在手中,盯着站在对面的凌尘,道:“不急,真正的武学,需要使用真气才能发挥出来。无尘兄,莫不如咱们都将真气修为压制在武师一重境,这样一来,既可以动用一定量的真气,又能保证比试的公平,你看如何?”

    经过前面三场的战斗,落兮白看出凌尘在剑法招式上的造诣极高,就算是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将凌尘击败。

    所以,他才提出要将使用一定的真气进行一战,这样一来,他将凌尘击败的机会就会更大。

    要知道,他修炼的可是天级上品的功法——三天青莲功,修炼出来真气无比浑厚、强大,质量和纯度都高于常人数倍,在这方面,他有巨大的优势。

    “你确定要如此?我可不想占你的便宜,咱们还是不动用真气,公平一战吧。”

    凌尘摇了摇头,若他真的将修为提升至武师一重境,以圣级功法《凌天剑经》的修炼出来的凌天真气,在这武林中,恐怕没有哪一种真气能够比得上。

    若真按照落兮白说的做,恐怕对方在他手上根本撑不了几招。

    “不用了,我愿意吃这个亏,再说,无尘兄未免太看不起我了,动用真气,也未必对你有利。”

    落兮白只道是凌尘心虚,这才说这样的场面话,反而让他愈发坚信,若是动用真气的话,他的赢面会更大。

    “好吧。”

    凌尘点了点头,对方已经认定了动用真气对自己有利,那他也没办法。只是这场比试,对他来说会变得更轻松。

    “小心了!”

    落兮白脚踩步法,施展出一种天级下品的轻功,速度快得惊人,他的身后,呈现出三道幻影,同时手中的折扇向凌尘扫了过去。

    唰!

    就在他身形暴射的同时,在那折扇的顶端,仿佛有着机关运作,猛然延伸出五道利刃,寒光闪闪,全都指向凌尘的咽喉。

    然而凌尘看着扑面而来的三道人影,依旧一动不动,反而闭上了双眼。

    嗖!

    凌尘向左微微迈出一步,闪过其中一道人影的攻击。随后又向右横移两步,躲过第二道人影的攻击。紧接着,他向后退了一步,躲过第三道人影的扇子。

    在台下看去,落兮白身影如幻,手中扇子急速挥斩、连刺,每一招都精妙绝伦。

    但是凌尘却更加夸张,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却能够准确地判断出落兮白攻击的位置,仿佛对方的所有攻击,都已经被他看破。

    “落兮白已经动用了真气,他的实力也是随之而暴涨,然而这种情况下,他的攻击居然全部被看破,这个无尘,他是怎么做到的?”一名青年才俊感到十分疑惑。

    旁边,另外一名年纪稍长的天才眼睛一亮,似乎看出了其中的端倪,“是心力,据说强大的心力能够凝聚出心眼,看得比肉眼更远,更准确。这个无尘,多半已经凝聚了心眼,所以就算他闭着眼睛,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判断和反应。”

    “心眼?”先前那名青年才俊愈发诧异,“这不是心力至少达到十级以上,才能够凝聚出来的东西么?这个无尘,竟然还同修了心力?”

    “是啊。”年纪稍长的天才摇了摇头,注视着擂台的眼中闪过一抹光芒,“我本来还以为落兮白赢定了,现在看来,结果尚未可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