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鬼杀剑
    不出众人所料,仅仅三招过后,落兮白就落入了下风。

    在同等修为之下,凌尘比落兮白的实力明显强出许多。

    “与他一战,说不定能够让我的剑法造诣更上一层楼。”

    “鬼杀剑”血惊风目光盯着擂台,发现落兮白连凌尘的衣角都碰不到,完全被凌尘压制。

    就算凌尘闭着眼睛,落兮白都是毫无办法,不能取得任何突破。

    “此人的确是一个剑法高手。”血惊风的心中更加坚定与凌尘一战的信念。

    这种级别的对手,才值得他全力以赴。

    “咻!”

    凌尘终于睁开双眼,一剑挑飞了落兮白的折扇,强大的力量从剑中传出,将落兮白震飞出去,被轰下了擂台。

    没有使太大力道,落兮白的腹部只是被划出一道小口子,并没有受太过严重的伤。

    “怎么可能?”

    若是败在血惊风的手中,落兮白没有任何怨言,可是却败在了凌尘的手中,而且还是完败,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落兮白的双眼有些呆滞,嘴里不停的念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哪里……”

    这次他的失败,败得太简单了,这一战,甚至还不如林默和凌尘之间的比试激烈,难道说,他连林默都不如了?

    凌尘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对方失败的原因,如果单纯地比武学招式,落兮白和他之间的战斗,不会这么容易结束,可是对方非要动用真气,这一下子给了凌尘巨大的优势,安有不败的道理。

    一时间,整个论剑大会,再也没有人敢嘲笑凌尘,就算他真的自称自己是天下第一剑客,大家也不会觉得可笑,只会觉得他是一个十分自信的人,因为当一个人的实力得到认可的时候,他便拥有狂傲的本钱,反之,他就是个不知死活的蠢货。

    三招击败落兮白,顿时间,那观天阁之上,一只只比翼鸟飞了出来。

    足足有着二十多只比翼鸟围住凌尘,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似乎都渴望着被凌尘选中。

    这些比翼鸟身上,写着一个个大家闺秀的名字。

    其中,竟然有三位公主,只要凌尘一抬手,便可立刻成为泽之国皇帝的乘龙快婿。

    不过到最后,凌尘还是选择将比翼鸟尽数驱散开来,没有留下任何一只。

    庭院中早已热论了起来。

    “看来能够和这无尘一战的,只有血惊风了。”

    “若血惊风再败,我泽之国的天才,可就全军覆没了。”

    “今天,无尘在论剑大会上战遍群雄,败尽各路的青年才俊,不久之后,必定名扬武林。”

    “无尘能不能扬名武林,还差最后一战。若是他败给了血惊风,那么他先前赢下的所有荣耀,全部都将转移到血惊风的身上,届时在武林中声名大振的,就是血惊风了。”

    “血惊风乃是天榜第六,成名已久,是天虚宫的天之骄子,比起“天心剑客”风飘零,他只是略逊一筹,而且修为早就达到了武师九重境的巅峰,在剑道上造诣非凡,无尘败在他的手中,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是啊,就是不知道两人的比试是什么个比法,这可是本次论剑大会最顶级的一场比试!”

    ……

    一众天才俊杰纷纷翘首以盼,心中十分期待接下来的一战。

    击败了落兮白,凌尘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那血惊风的身上,恐怕此刻就算是他想退下擂台,这气氛也不会允许了。

    他和血惊风之间,必有一战。

    唰!

    血惊风将手中的鬼杀剑拔出,然后一脚踢在剑柄位置,将鬼杀剑踢飞出去,下一刻,他身形猛然掠起,落在那鬼杀剑之上,踏剑暴射而出。

    这一幕,立即就引起了一阵惊呼之声。

    落到擂台上,血惊风盯着凌尘,笑道:“我本来是不想在论剑大会上出手,但是,见到阁下的精妙剑法,心中佩服,也想与阁下切磋一翻。你已经连续战斗了数场,精气神想必都有损耗,你先休息半个时辰,我们再战。”

    凌尘点了点头,刚刚的那几场交手,真气的消耗还是在其次,主要是心神的消耗。

    血惊风不是一个轻易就能击败的对手,凌尘自然也不会掉以轻心。

    约莫一盏茶工夫之后,凌尘恢复到巅峰状态,站起身来,盯向血惊风,道:“你打算如何比试?”

    “规则和之前一样,你我各自将真气压制至武师一重境,公平对决。”血惊风道。

    然而让血惊风十分意外的是,凌尘竟然拒绝了他的提议。

    “不可,这样还是不能完全发挥你的实力,并不算是公平对决。”

    凌尘摇了摇头,“依我看,我们各自以最强的状态出战,血惊风,你是武师九重境的修为,那么你便还是以武师九重境的修为与我一战,这样,才能发挥出你的完全战力。”

    “什么?”

    不仅仅是血惊风,连台下的诸多青年才俊都是吃了一惊,凌尘提出这样的要求,那无疑是给自己增加难度,两人一个是武师七重境修为,而另一个已经是九重境修为,修为上的差距可不小。

    凌尘此举,无疑令人费解。

    “哈哈,我知道了,我终于明白了。”

    突然间,那二皇子大声喊叫起来,生怕别人听不到他的笑声。

    “二皇子殿下明白什么了?”旁边的公孙止连忙问道。

    二皇子这才故作神秘,大声道:“这个无尘,自知自己不是血惊风的对手,所以才提出让血惊风以完全实力一战,这样一来,即便他输了,也有借口,到时候他可以说,论剑法,他不一定不如血惊风,只不过是对方修为胜过他,才能赢得了他。这位无尘兄,在失败之后,却仍然可以自称自己的剑法天下第一。”

    “原来是这样,此人好重的心机。”公孙止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被这二皇子这么一说,有不少人顿时沉吟了起来,显然他们是有点信了。

    “我看不尽然,无尘竟然敢发出这样的豪言,恐怕他一定是有着与之相匹配的底气,这一战的胜负,还很难说。”林默摇了摇头,和凌尘交过手的他知道,对方并不是一个浮夸之人,更不会是二皇子说的那样,欺世盗名。

    擂台之上。

    “好,既然阁下如此有信心,我就以全力一战。”

    血惊风深深地看了凌尘一眼,从凌尘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嘲讽,轻视,而是十分认真的神色。

    既然如此,他便无需要再多想,只管全力以赴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