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合璧剑法
    “没想到连血惊风都败了,这次论剑的武魁,非无尘莫属了。”

    林默摇了摇头,这个结果,让他也是十分惊讶。

    “不知道此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拥有这等本事,咱们这些泽之国的天才,竟然全部都败给了他。”

    落兮白也是摇了摇头,有些惭愧。

    凌尘收剑入鞘,他的战斗已然已经结束,现在,这场论剑也该落下帷幕了。

    “无尘公子,按照约定,待会等论剑结束后,你可以和我们徐师姐赏花论道。”

    凌尘正欲回到座位,突然,旁边却传来了一道女子声音,凌尘循声望去,只见得视线当中,赫然是一名天虚宫的女弟子。

    目光落在徐若烟的身上,凌尘停留了片刻,旋即点了点头,“好。”

    他若在大庭广众之下拂了徐若烟的面子,不太合适,以后者的脾性,如果自己不给她面子,对方肯定会大发雷霆,甚至无理取闹,这一点他早已经领教过。

    就在凌尘刚刚答应下来的下一刻,那二皇子突然看向了徐若烟,笑道:“徐师妹,你可是和那神意门的凌尘有婚约的人,如今却和这无尘赏花论道,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会有损你的清誉。”

    “我只是和无尘公子赏花论道而已,怎么就有损清誉了?”

    徐若烟有些似笑非笑地看着二皇子,“况且连凌尘本人都没说什么,二皇子怎么知道,他会在意?”

    “是个男人都会在意,除非他凌尘不是个男人。”

    二皇子摇了摇头,显得十分地义正言辞,“这赏花论道,我看还是算了,无尘兄连续战斗数场,想必也已经累了,我已经为你安排了客房,无尘兄,你现在可以去休息了!”

    “二皇子!”

    徐若烟的眼中浮现出一抹冷光,“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现在论剑大会已经结束,闲杂人等,都可以离开了。”

    被徐若烟这般大庭广众地呵斥,二皇子的面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他自然不会将怒火发泄到徐若烟身上,而是把所有的怨恨都转嫁在了凌尘的身上。

    “我们走!”

    二皇子愤怒离席,临走之前,他深深地看了凌尘一眼,似乎蕴含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怎么,嫌之前的教训还不够?”

    凌尘嘴角泛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你!”

    二皇子面色一沉,勃然大怒,却又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凌尘,因为刚才,他确确实实地输给了凌尘,被后者给轰下了擂台。

    “你等着。”

    凑到凌尘的耳边留下一句狠话,二皇子和公孙止等人,也是径直离开了庭院。

    对于对方的狠话,凌尘直接无视掉了,这种狠话,他听得多了,这个二皇子气量狭小,却又盲目自大,他若真来找自己麻烦,凌尘自信还应付得来。

    “他和你说什么了?”徐若烟看着凌尘,问道。

    “没什么,他说预祝我们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晚上。”凌尘淡笑着道。

    听得凌尘这话,二皇子却是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个跟斗。

    “这个好色无耻的卑鄙小人,徐师妹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家伙。”二皇子叹了一口气,心里面替徐若烟感到不值。

    “是啊,二皇子何等地英姿勃发,人品端正,徐少宫主竟是全看不见,看来,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因素,人品什么的,都可以被实力掩盖。”公孙止也是略有感慨地道。

    “我一定要努力提升修为,找机会击败这凌尘,让徐师妹知道,她的选择是错的。”二皇子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面色肃然道。

    随后,二人方才离开了这空中花园。

    他的这些话,凌尘和徐若烟却听不到了。

    “你这人好不正经。”

    徐若烟听得凌尘这话,也是不由俏脸微微一红,看得旁边的天虚宫女弟子都是愣了愣神,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徐若烟在一个男人前表现出这般小女儿态,就算是素来关系好的风飘零师兄,都是从未有过。

    与这个无尘不过第一次见面,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此时,空中花园之中,青年才俊们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今天的论剑结果,无疑会很快地传遍整个王城,整个泽之国,最后传遍整个武林。

    无尘之名,恐怕就要扬名天下了。

    不过以万象门和黑市的情报能力,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查到无尘就是自己,将无尘和凌尘两个名字对应起来,到时候,他的真实身份也会曝光。

    但这些事情,估计还得是有一段日子后才会发生了。

    人影渐渐稀疏,周围的雅座,也是纷纷撤去,整座庭院之中,最后只剩下凌尘和徐若烟二人,他们各坐一桌,相对而坐。

    “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徐姑娘有什么话要对在下说,可以尽管直说了。”

    凌尘在座位上坐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预感,徐若烟似乎早就知道他会夺得这次论剑的魁首,这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与论剑的武魁赏花论道。

    当然,这仅仅是凌尘的感觉而已。

    “你别多想,我只是想在剑法上,有问题想向你讨教而已。”

    徐若烟淡淡地道,随即她拍了拍手,一名天虚宫的女弟子,便走近前来,双手将一副图卷献给了凌尘。

    “这是?”

    凌尘神色有些诧异。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徐若烟道。

    没有扭扭捏捏,凌尘将画卷接过,然后在面前摊了开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气势磅礴的武学真意图。

    凌尘之前在灵武殿中便看过武学真意图,所以当他看到这幅图的时候,也是瞬间知道,这是一幅武学真意图。

    而且还是一幅不简单的武学真意图,这一点,从画卷中传达出来的气息便可知晓。

    “这是一门什么级别的武学?”

    凌尘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是一门王级剑法,它的等级,可以王级下品,也可以说王级顶尖,甚至超越王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徐若烟道。

    “不是固定的?”凌尘吃了一惊,难道武学的等级还会浮动不成?

    “你想对了,”徐若烟似乎知道凌尘在想些什么,“这门剑法,十分独特,它并不是一个人修炼的剑法,而是需要一男一女两个合力修炼,这门剑法的等级,就取决于这两名修炼者之间的心灵契合程度,若他们的契合度高,这门剑法的威力自然就就强,反之,就会越弱。”

    闻言,凌尘也是点了点头,旋即便有所有的注意力集中起来,很快,他的脑海中便出现了四行大字,光彩夺目。

    “以前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