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强敌
    泽之国东北部,一座荒凉的小镇中。

    凌尘跨越崇山峻岭,在小镇中的茶馆中暂时落脚。

    此处距离泽之国王城已经有着千里之遥,就算是那二皇子发现了追杀失败,一时半会,恐怕也无法找到他的位置。

    叫了一壶上好的龙井茶,凌尘准备小憩片刻。

    从天府戒中取出一张地图,凌尘研究了起来。

    “距离此处不远,就要进入足足五千里方圆的东泽大荒野了,整整方圆五千里内,异兽纵横,只有一座东荒城,屹立在荒野的东边。”

    分析着地图上的地形,凌尘对于下一步的路线,也是有了打算。

    穿过这片东泽大荒野,进入东荒城中。再由东荒城走东北方向,进入雷之国地界。

    盘算好路程和时间,凌尘便将地图收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凌尘忽然感应到了一抹杀机。

    这一抹杀机,来自于五百米外。

    凌尘悄然张开心力,向着杀机传来的方向望去,那里,赫然有着四道气息不弱的身影,正骑马向着他靠近而来。

    其中一人,气息格外强悍,比起之前遇到的那惊煞门护法莫风,都远远不如,此人,恐怕至少也是四重境大宗师的修为!

    “竟然是冲着我来的!”

    凌尘吃了一惊,这几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难道是那二皇子的人,但转念一想,却又不太可能。

    “小二,结账!”

    来不及细想,凌尘将一锭碎银子放在桌上,随即起身离开。

    五百米外,那对凌尘暴露出杀机的,正是那龙阳和乌先生四人。

    “这小子似乎察觉到我们了,看他的样子,好像是想要逃走。”乌先生的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而后道。

    “怎么可能,我们距离他可足足有五百米远,他是如何察觉到的?”

    另外一人震惊道。

    “有这个可能。”

    乌先生眯起了眼睛,“如果这小子心力很强,又凝聚了心眼的话,那便能做到耳闻千米之外,五百米视物,这样一来,他能够察觉到异常,那就不稀奇了。”

    “不能让他逃了!”

    龙阳神色十分焦急,“我们好不容易才掌握了这小子的行踪,如果这次被他逃走,那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他了。”

    “你放心,无论他逃到哪里,我都能锁定他的行踪。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老夫又有什么资格被评为黑市的银牌杀手。”

    和龙阳的焦急形成鲜明对比,乌先生却是十分镇定,仿佛丝毫不怕凌尘会走脱一般。

    黑市之中,按照实力,战绩和成功率等综合因素,会对杀手刺客们评定一个等级,从低到高分别是铁牌杀手,铜牌杀手,银牌杀手和金牌杀手。

    铁牌杀手只是武师层次的强者,从铜牌开始往上,那就都是大宗师强者了,能成为银牌杀手的,在黑市中都已经是拥有很高地位的,他们一旦出手,那么失败的概率便极低。

    “原来乌先生早就胸有成竹,害在下白担心一场。”龙阳这才放下心来,随即立刻道:“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追上去,尽快击杀这小子,以免夜长梦多。”

    “我先走一步,等你们到了,我刚好可以将那小子的人头交给你们,交接任务!”

    那乌先生并不废话,他身形一动,便犹如一只蝙蝠一般,施展轻功,风驰电掣般地向着凌尘所在的位置靠近过去。

    “驾!”

    龙阳三人,在后面也是猛抽马鞭,全力跟上。

    “果然是冲着我来的。”

    差距到那飞速向自己靠近过来的乌先生,凌尘也是面色一沉,显然没想到,突然会遭到这等级别的强者追杀。

    “怎么办?”

    在这种危急关头,凌尘脑海中飞速地转变着应对之策,遇上这种级别的高手,若是此时回头的话,必然会被对方所杀,但要是不回头的话,却又迟早会被对方追上,仍然逃不过一死。

    在这种情况下,凌尘忽然眼睛一亮,他想到了一样东西,或许能够救他的性命,也说不定。

    下一刻,他身形一转,便是在一片空地中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再往前跑。

    仅仅是过去了不到一盏茶的工夫,那乌先生便追了上来。

    “怎么不跑了,小家伙,你还可以跑的再远一点,为自己寻找一块合适一点的坟地。”

    乌先生目光盯着凌尘,脸上浮现出略显森然的笑容,仿佛在他的眼中,凌尘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不跑了,反正横竖都是个死,我又何必浪费力气。”

    凌尘嘴角也是掀起了一抹弧度,“不过在临死之前,我想知道,你是如何找到我的,我明明已经摆脱你们了。”

    “愚蠢。”乌先生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愈发地森然,“老夫自然有老夫的办法,想套我的话,小子,你还太嫩了点。”

    他之所以能够知晓凌尘的位置,是因为他掌握有一种驱虫之术,能够驱使一些独特的异虫,来追踪目标,这种异虫十分奇特,自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几乎可以忽略,但是它们却可以清晰地感应到目标的位置,并将讯息以独特的频率传递回给乌先生,基本上对手不可能察觉,万无一失。

    这种东西,他自然不可能说出来。

    “小子,有人花钱买你的命,下了地狱,可不要怨恨老夫。”

    乌先生咧嘴笑道,他的衣袖之中,亮出了一截鱼肠短剑。

    “暗影楼的人。”

    凌尘眼神微微一凝,旋即道:“是谁要买我的命,我出十倍的价钱,你替我杀了他,如何?”

    “暗影楼的买卖,都可是立了生死契约的,且不说,你出不起高他十倍的价钱,就算你出得起,我也不能够违背契约,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说到最后,那乌先生直接是身体暴掠而出,犹如鬼魅一般,靠近向了凌尘。

    在乌先生话音落下的瞬间,凌尘也是撤身暴退,但却比对方慢了一步,只见得眼前寒芒闪烁,那一柄鱼肠剑,竟然已经向着他的咽喉袭来。

    铛!

    凌尘用云隐剑挡住了神出鬼没的鱼肠剑,然而在那鱼肠剑中,却是蕴含了乌先生雄浑的真气,彼此一交锋,凌尘的身体就被震飞了出去,胸中气血涌动,喉咙中一阵腥甜。

    “死吧!”

    乌先生森然一笑,眼中浮现出一抹残酷之色,左手伸出,虚空一按,顿时,一只炽烈无比的真气手掌破空而出,轰向凌尘的头顶,那等凶猛气势,仿佛要将凌尘的天灵盖给生生轰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