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幕后黑手
    “你?”

    那三名大宗师强者皆是望着凌尘,眼中浮现出一抹惊愕之色,不过旋即就变成了讥讽。

    “年轻人,这姑获鸟连我们三人都对付不了,你一个小小的武师,竟然敢口出狂言?还不快退下。”

    一名大宗师强者呵斥道。

    “区区姑获鸟,弹指可杀之。”凌尘淡淡地道。

    “狂妄!”

    “不知天高地厚!”

    两名大宗师老者皆是面色一沉,在他们看来,凌尘简直狂妄至极。

    也不答话,凌尘直接身形一动,轻轻落在了城墙之上。

    “把你的弓借给我。”

    凌尘看向了旁边不远的一名卫兵。

    “哦……好。”

    卫兵不知道凌尘要干什么,但还是把弓箭给了凌尘。

    接过弓箭,凌尘目光随即锁定半空中的姑获鸟,然后张弓搭箭,瞄准了姑获鸟。

    咻!

    凌尘将弓箭拉至满弦,陡然一松,箭矢陡然暴射而出,指向空中的姑获鸟。

    噗嗤!

    箭矢尚在半途,便被姑获鸟喷出一口黑色气息,彻底被腐蚀成了铁水,完全被溶解掉。

    “小家伙,这就是你的本事?”

    一名大宗师老者嗤笑一声,一脸的戏谑之色。

    下一刻,那头姑获鸟便是发出一道凄厉的叫声,对着凌尘俯冲而下。

    “飞蛾扑火,不自量力。”

    另一名大宗师老者也是不屑笑道。

    “准备出手救人吧,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

    那名三重境的大宗师摆了摆手,他不是个见死不救的人,看在凌尘是个有潜力的年轻人份上,他可以伸出援手,救后者一命。

    然后他话音才刚刚落下,凌尘的身体已经飞掠而出,暴掠而起,一剑暴刺而出。

    那姑获鸟能够感受到凌尘的修为,并没有把凌尘放在眼里,它张开嘴巴,喷出一口极为森冷的黑色气息,黑色气息在半空中倾泻开来,将空气中的水蒸气都是冻结成了冰晶,洒落而下。

    “破!”

    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将真气蓦然注入剑体之中,凌尘的剑意爆发到了极致,手中云隐剑刺出,一道凌厉的剑气,猛然飚射而出。

    空气犹如布匹一般被撕裂,凌尘的剑气,在半空中直接延伸了一倍,一举将姑获鸟的黑色气息洞穿,而后轰在了姑获鸟的身上。

    噗嗤!

    剑气破空而出,洞穿一切,在那诸多震惊的目光中,竟是直接命中了姑获鸟的身体,将其身躯给生生洞穿。

    “什么?”

    看到这一幕,那三名大宗师强者皆是面色震惊,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砰!

    姑获鸟巨大的身体从空中摔落而下,重重地摔在城外的地面上,掀起了一道惊人的土浪。

    “一剑击杀了姑获鸟?”

    先前还一脸讥讽的那两名大宗师强者,此刻都是不由面面相觑起来。

    这头刚刚还将他们堂堂三名大宗师弄得焦头烂额的异兽,转眼间,竟然被一个修为连大宗师不到的小辈斩杀。

    “此子深不可测,必定是哪个大宗门的绝顶天才。”

    那名三重境大宗师也是面色凝重起来,彻底对凌尘改观。

    城墙上,只有田单面色如常,没有丝毫诧异,因为之前凌尘斩杀黑水玄蛇的时候,就表现得十分轻松,所以即便如今对方斩杀了姑获鸟,也不是什么值得稀奇的事情。

    “太好了,姑获鸟一死,西门的压力就小多了。”

    守门的将领松了一口气,相对于庞大的异兽潮而言,三品异兽的威胁,要比一千头普通异兽的威胁都大的多,特别是像姑获鸟这种飞行异兽,如果没有被击杀的话,若是冲进城内,必然带来一阵恐怖的灾难。

    然而凌尘却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异兽潮,只怕并不只是天灾,总给他一种早有预谋的感觉。

    现在凌尘的功法境界,处于“凝剑心”中的“剑气无疆”层次,已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预料吉凶,如果将境界提升到“剑心通明”的层次,那便真能够做到预料祸福,料事如神。

    此时,正门外面,那耿长老也是将火眼金猿给一掌轰飞了出去,虽然没能击杀火眼金猿,但是却成功击退了对方,但是在那同时,这耿长老身上也是出现了多处伤势,看上去真气耗损十分严重的样子。

    异兽潮已经被暂时抵御了下来,攻势比起一开始的时候减弱了很多,但是城内的守军和武者都伤亡惨重,而且城墙的防御设施被毁掉了大半,多处塌陷。

    收起了云隐剑,凌尘的目光也是眺望向了城外远处,只见得那里,赫然有着数十道黑点突然出现。

    “果然没这么简单。”

    眯起了眼睛,凌尘也是看得十分清楚,这些人,皆是乘坐着飞行异兽,恐怕足足有着**十人的样子,而且,这些人个个气息强悍,身形矫健,显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是魔门的人。”

    看清楚了来人身上衣服上的独有标志,凌尘也是眼瞳微微一缩,这一拨人马,竟然是清一色的魔门高手。

    在那其中,凌尘看到了那“虎王”许超和“勾魂使”魅姬的身影。

    “不好,看来这次的异兽潮,恐怕就是魔门的人故意搅起来的。”

    凌尘心如明镜,很快也是猜出了一些端倪,这种事情,绝对不会是巧合这么简单。

    “那些是什么人?”

    旁边不远处,田单望着那迅速靠近过来的飞行妖兽,眼中也是浮现出一抹凝重之意。

    “魔门十秀来了两个,最前面的那个黑衣青年,还不知道是谁,不过实力绝对不简单。”

    凌尘望着那飞行异兽背上的人影,他的目光随即落在了那魔公子楚天歌的身上,从后者身上,凌尘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东荒城可是有耿长老坐镇,就算是魔门十秀,一时半会也别想攻进来吧。”田单脸色有些难看,心里没底地道。

    “难说,做好逃走的准备吧。”

    凌尘远远地瞥了那耿长老一眼,以后者的状态,想要抵御这群来势汹汹的魔门高手,怕是很难。

    这东荒城,怕是要陷落了。

    一念及此,凌尘也是没有打算继续呆下去,那魅姬和许超都认得他,若是被这两人发现,他再想走,恐怕就走不掉了。

    就在凌尘正打算悄悄离开的时候,在那飞行异兽的背上,魅姬却是捕捉到了凌尘的身影,那妖艳的脸上,蓦然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糟糕。”

    在魅姬发现凌尘的瞬间,他也是心中一沉,暗叫不妙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