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青蛇湖
    砰!

    一座盆地之中,烟尘滚滚,凌尘和一头长得像狮子一般的异兽,正在拼力搏杀。

    凌尘的云隐剑,远远插在盆地的边缘,他怕他按捺不住,用剑斩杀了面前的这头巨狮兽。

    剑客对于剑,有着一种特殊的牵绊,更有剑痴,嗜剑如命,就像吸毒一样,无法离开自己的佩剑。

    凌尘虽然还远没有达到剑痴的地步,但是他对于剑道,宝剑,同样十分痴迷。

    吼!

    巨狮兽是一种二品巅峰异兽,力量很大,而且十分敏捷,若是徒手格斗的话,只怕一般的大宗师强者都不是对手。

    砰!

    巨狮兽的利爪朝凌尘狠狠拍下,落在凌尘身侧的一块石头上,将石头拍成了粉碎。

    凌尘避开了巨狮兽的爪子,然后一掌打了出去,这一掌,是一招地级上品的掌法武学,五雷掌。

    犹如雷鸣般的掌劲轰在巨狮兽的肚子上,将巨狮兽的肚子打出五个手指的黑印,大片的毛发被烧焦。

    痛呼一声,巨狮兽愈发疯狂,一双巨爪不断地拍向凌尘,将整个盆地搞得地动山摇。

    两旁景物化为模糊黑影快速倒退,巨狮兽利爪带起的劲风如同刀子一样,不断地切割凌尘周身的真气,将凌尘的身上割出一道道细密的口子。

    但是对于这些伤口,凌尘却直接无视,在巨狮兽在他身上留下伤口的同时,他也不断地在巨狮兽的身上留下伤口。

    凌尘的打法,完全是不计代价,以伤换伤,只要不危及性命,一点皮外伤,完全可是忽略不计。

    经过一个月的磨炼,凌尘的身体素质迅速提升,现在他的身体,皮肉,骨骼的强度都大幅度增强,否则的话,和一头巨狮兽正面搏杀,无疑是找死的行径。

    轰!

    面对着巨狮兽的又一记重击,凌尘左拳轰出,将那巨爪格挡而住,然而在那凶悍的冲击之下,凌尘的身体却是极速倒退,显然在单纯的力量方面,凌尘和巨狮兽之间还是存在一定差距的。

    将真气催动到极致,凌尘一掌狠狠拍在巨狮兽的头部。

    这一掌,直接将巨狮兽拍的晕头转向,身体撞在几棵大树上,连续地将大树撞断。

    凌尘整个人也是飞了出去,撞断了一棵大树,胸中气血翻涌不止。

    然而遭受这等重击,凌尘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惧意,脸上的战意反而愈发浓郁。

    “痛快,再来!”

    豪气冲天,凌尘向巨狮兽勾了勾手掌,示意继续。

    然而巨狮兽的兽瞳中,却是有着一抹异样的神色浮现,此时的它,牙和爪牙都被打断了好几根,身上多处伤痕,疼的它龇牙咧嘴。

    眼前这个人类,受到的伤势绝对不比他轻。

    可这家伙,居然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莫非这小子是个神经病不成?

    “你不来,我可要上了。”

    凌尘歪了歪脖子,将指关节捏得啪啪作响道。

    嗖!

    就在凌尘话音落下的后一霎,那巨狮兽却是撒开了四条腿,在凌尘以为对方要全力以赴的时候,却突然拔腿一溜烟,向后方的山林狂奔而去。

    “跑了居然?”

    凌尘瞪大了眼睛,这素来以凶猛著称的巨狮兽,竟然主动跑了?

    看来今天和巨狮兽的一战,他虽然乐在其中,但是巨狮兽,却好像被他给打怕了。

    “可惜啊,我还没有到极限。”

    凌尘有些可惜,人的身体,往往到了极限的时候,才会有爆发的可能,才能有机会变得更强。

    不过想想,这段日子体质的进步也是明显的,加上凌尘服了不少这山中的草药,身体比起以前,至少强横了一倍有余。

    做人不能太贪心。

    “在这山中呆的也够久了,下一站,该进入雷之国了。”

    凌尘盘坐在地上,吞下一枚恢复真气的丹药,开始恢复起来,他的目光,则是眺望向了北方远处,那里再走十来里路,就是雷之国的地界了。

    此次武林大会,就是在雷之国举办。

    恢复了约莫半个时辰,凌尘也是身形一动,消失在了林海之中。

    ……

    雷之国的西南境,连通着泽之国的五千里东荒,而且比泽之国更加荒芜。

    整片区域,最出名的,便是方圆千里大小的青蛇湖。

    在青蛇湖范围内,有着许许多多的势力,星罗棋布,分布在这青蛇湖的周围。

    这青蛇湖的势力,庞杂无比,而且有很多异兽存在,和人类交错在一起。

    曾经在青蛇湖有个美丽的传说,一头美丽的女蛇妖爱上了一名江湖侠客,两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几十年,可是到最后,侠客的寿命即将耗尽,可女蛇妖却可以青春常驻,最后女蛇妖为了保住爱人的性命,牺牲了自己,她将自己的全身精血灌输给了那位侠客,从此之后,那位侠客活了三百多岁,成为武林中的传奇。

    而传闻中,那位侠客便是青蛇湖林家的先祖,而这个林家,是这青蛇湖周围一带的霸主之一。

    葱葱郁郁的山林中,一条大道上,一支黑压压的车队正在前行。

    马车车厢内,坐着一老一少,老的白发苍苍,少的年纪轻轻,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

    “公子,这次林家长房突然传我们三房过来,肯定有阴谋,这次我们一路上,一定要万分小心,不能有半点大意。”

    车厢中,身穿长袍的老者提醒少年。

    少年体型修长矫捷,不算太俊秀的相貌透着一种独特的气质,眼珠子黑漆漆的,他摇了摇头,“余长老,你多虑了吧,听说家主这次传唤我过去,是要把家主的位置传给我,因为我才是林家血脉最纯正的人,完美继承了爷爷的三头蛇血脉,按照林家的家训,本来就应该把家主的位置传给我。况且大哥都说了,家主的位置一定是我的,他不会和我争。”

    “公子,你太天真了。”

    老者叹了一口气,“天底下哪里会有这等好事,就算现在的林家长房中,有希望你继承家业的人,但是恐怕想要你死的人更多。”

    在雷之国,长房和其他二房,三房的地位天差地别,只有长房才是妻子,嫡子,其他房,都是卑贱的妾室,庶子。

    而妾室和庶子,是根本没有继承权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少年的神色有些慌张。

    “这次我们的行踪,我已经力求保密了,只盼不要被长房的人发现,只要我们能安全地抵达林家,那我们就算度过危险了。”

    老者再度叹息。

    只要能够安全抵达林家,那他们便算安全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车队的后方,若是突然两道黑影,鬼鬼祟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